*

理念很高洁,身体很诚实

财政司司长陈茂波改弦更张,决定补底式派钱4,000元,给予所有年满18岁以上的香港居民。周末朋友聚会,讲起这话题就充满欢乐气氛,争相议论没工作的太太,或刚过18岁小朋友可攞到钱等等。后来有朋友whatsapp问我,为什么报纸及网上还有很多批评声音,如此“离地”?

我就分析,反对派钱的主要有两类声音。第一类是理念纯洁派。这些是较理性的一群,多数是教育程度较高的中产,他们觉得政府有钱亦不应人人派,这不是良好的理财之道。即使要派亦应只派给有需要的人,人人派6,000,或者好似如今般派4,000,总会派给一些没需要的人,例如问家境好的年青人为什么要派6,000元给他们?政府高层亦一直充斥着这种反对派钱的声音,加上和政府有沟通的传媒高层,很多如此,甚至声言若政府无区别地派钱,他们就会出来闹。

不过,财爷公布无直接派钱的预算案给人狂闹后,政府高层反对派钱者,都已扯了白旗。

第二类是政治上的反对派。有些人专门反对政府,甚或专门反对陈茂波,总之政府做什么都会反对,不派钱就说你是守财奴,派钱就说你派得乱。这可顺带一书,现在派4,000元的所谓混乱,全因政府想做得比较理性,而不是一刀切地派。若然滥派,一刀切人人派4,000,不理你有没有收过其他预算案好处都派,就一定没有混乱,但就更不理性。

20180323_PO_Chen_Maobo_3

政治上的反对者虽大力批评混乱,但普罗市民关心的是可否尽早收到钱,现在政府要求填张表已可申请,一般市民大体上收货。

无论理念纯洁者又好,政府反对者也好,在财爷决定派4,000元后,反对声音已经大大降温,因为“理念很高洁,身体很诚实”,这次补加的派钱令数以百万计的人受惠,特别是家庭主妇和刚满18岁未工作的年青人,虽然他们不会站出来多谢政府,访问他们时又多数只说“有好过无”,但据我接触受惠人群的亲身感受,对“补漏方案”接受程度颇高,争相谈论自己或家人可以收多少。而政党即使不想赞好政府,亦都很难否决预算案,因为不想与民为敌。

20180301_PO_FS_Budget_2_

就我所知,财爷茂波本来和其他政府高层一样,都是理念高洁派(很多会计师亦属如此),并不赞成派钱,但坐上财爷之位后,深知不派钱就一定给人闹死,早早已想转軚,问题是政府高层反对派钱的人都很多,所以预算案就派不成。到预算案公布后,火烧到政府身上,预算案有被立法会否决的危机,大家就齐齐转軚。政府官员太过理想主义,结果会在政治现实中碰个焦头烂额。

这亦让我想起一件旧事,在政府推出最低工资前夕,在礼宾府举行的新春酒会上,我踫到一个很高级很高级的官员,他对我说,希望我支持一下政府对最低工资的其中一个具体安排,他提出的理据非常理性,我对这个理据本来十分支持,但我反问他一句,“这样好的意念,你会不会在工会的政治压力下,三日后就会放弃?若然如此,就不要叫我支持了。”那个高官无言以对,我都知道他说不准。结果三日之后,政府果然在政治压力下,转軚放弃这个安排。

这故事教训我们,如果三日后坚持不到的事,那三日前就应该放弃。财政预算案亦是如此,如果最后都是不能坚持不派钱,那何不早派呢?当政府年年千亿盈余,老百姓则面对衣食住行样样贵的年代,派下钱益下市民,其实真是无伤大雅。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