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徒步深井细看潮州文化 嘉顿面包厂香气见证历史

除了名物深井烧鹅,还有阵阵面包香气!

认识不少住在新界西的朋友,从小便乘搭巴士往返屯门及荃湾,众人都表示每当途经深井时,便会嗅到阵阵香气,当中更包含啤酒、面包等浓郁的发酵味,都是美好的集体回忆。近年全港各区都面临都市化问题,幸而深井的景物虽然有变,情怀却是依旧,很值得跟导赏员徒步了解。

深井的景物虽然有变,情怀却是依旧。

深井的发展在过去30年间非常迅速,大型屋苑都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动工兴建,当中碧堤半岛的原址,便是著名的生力啤酒厂厂房,这趟邀来长春社文化古蹟资源中心的项目经理Willis带路,边走边细说深井的故事。

鬼怒坑所在位置正是深井旧村居民的聚居地。

从深井村的牌坊起步,走不多久已来到一条小溪,Willis告知这叫鬼怒坑,小溪左方昔日是深井旧村的所在地,右方则是居民耕种的田地。大约1930年,深井开始发展工业,创造大量就业机会,村民陆续到工厂打工,并把田地租予外来的同事兴建房子自住。

沿着深井村的牌坊直走,便可来到旧村落。

说来有趣,也许是当年生力啤酒厂的厂长窝拿特别喜欢聘请潮州人的关系,住在深井的新住民中便有大量潮州帮,他们把潮州文化带到深井,当中在村内的“天地父母庙”正是他们信仰的依归。后来,鬼怒坑右方的田地也建满房子,成为深井新村及当年最旺的区域,而沿着小溪伸延,就是深井大街,也是深井烧鹅的发源地。

村内的天地父母庙,展现出地道的潮州文化。

深井烧鹅如何诞生?对食家来说未必要深究,但陈记、裕记这些老字号确实有相当的历史,当地村民认为,最初的深井烧鹅是集合潮州卤水鹅及广东烧味的挂炉鸭炮制而成,酒家多使用炭炉烤鹅,吃过的人觉得皮脆肉香,所谓好事传千里,深井烧鹅顿成名物。

在进入深井的路口,设置了巨大的深井烧鹅雕塑。

香味记忆是恒久的,难怪嘉顿面包厂的香气便如从未被吹散过,一直在深井上空弥漫。Willis称如今香港尚有一家连锁快餐店的面包,是每天从深井的嘉顿厂房生产,难怪面包味仍如此浓烈。

嘉顿面包厂的旧厂房外貌仍然保留完好。

面包厂在1926年落成,深井厂房在全盛时期便有大量员工在此工作,几幢厂房至今仍然保留独特的建筑特色,红、白色外墙与巨大的招牌均教人印象深刻,最古旧的大楼至今还是屹立不倒,据Willis说以前的员工都会使用楼下的员工餐厅,厂方在餐厅外的小花园建兴喷水池,让大家觉得心旷神怡,设计如此用心,相信当年的雇佣关系应该很不错。

今日置身深井,仍经常可嗅到由嘉顿面包厂传来的阵阵面包香气。

相对面包厂,深井另一名物啤酒厂却早已迁离,不过仍留下蛛丝马迹。Willis带路来到海边,远望碧堤半岛外的海湾便有两个石墩,原来当年啤酒厂曾在此兴建码头,以海路运货减低成本。

海湾上的石墩,便是昔日啤酒厂码头的遗址。

昔日制水的情景,老一辈的人仍未忘记。(资料图片)

在六十年代,香港曾经发生过两次旱灾,政府便想到运送珠江水到香港以解决水塘供水不足的问题,当年深井便成为其中一个卸水地点,政府除征用了啤酒厂码头,更加建可停泊大型运油轮的设施,正是如今海湾外的石墩。虽然啤酒厂的码头已被拆卸,但石墩仍然保留,以作备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