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港交所牛市的喜与选人的忧

借香港天王级歌星刘德华《恭喜发财》一曲吉言,“我恭喜你发财,我恭喜你精彩,最好的请过来,不好的请走开”。

这一曲成了牛年的主题歌,刷红了香港以及内地股市。

16日大年初五,香港先敲锣开市,牛年首个交易日恒生指数高开,全日在30497至30793点间波动,新旧经济成分股齐涨,收报30746.66,升1.9%,突破2019年和2020年两年内的高位,显示出市场对经济在今年第二季度逐步恢复的信心和预期。

2021.02.22-1

1

香港牛市显示三大亮点:

一是科技指数盘创新高。

众安在线上领涨升32.16%,平安好医生获美国基金ARKF建仓后再涨8%,舜宇光学、小米均大幅拉升。

小米集团副总裁兼Redmi品牌总经理卢伟冰于个人微博透露,集团今年重点发力全屋智慧领域。可见科创股有强劲的发展潜力。

二是大市不但靠腾讯、美团和港交所等有限成分股拉动,传统经济也回暖,有利后市的发展。

恒指成分股普涨,其中三大内油股领涨,中国石油升13.17%,中海油升9.5%,中石化升8.1%。

三是受内地春节档影视热潮推动,内地影视娱乐股集体拉升。

猫眼娱乐、IMAX中国、阿里影业受内地创下史上单日最高票房纪录影响,无一不被追捧。

香港投资内地影业的环亚、英皇娱乐,股价也往上翻了个滚,连长期跌在低谷的无线电视股,也被带携向上冲。

牛年首日大市表现令人满意,显示资金开始活跃布局。有分析员认为恒指今年第一季度仍有机会冲高至2018年的历史高位33484点。

牛市可喜,与内地新经济蓬勃发展息息相关,他们是拉动香港经济的动力。

主要来自两个方面:

首先,香港建立了亚洲最蓬勃的科技及新经济公司金融生态系统。

2020年港交所推出各种新产品及计划,持续市场创新、提升竞争力。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港交所改革上市制度后,香港市场更有动力、更多元化,吸引了内地多家新经济公司来港上市,实现香港金融市场结构转型。

有资料显示,去年新经济公司在香港的上市集资额比2019年同期上升逾61%。新经济公司占上市新规实施以来,香港整个新股市场集资总额近60%,每日成交金额占比也不断增加,由2018年的4.1%增至2020年11月的22.8%。

在这短短的两年,港交所先后迎来了47家医疗健康和生物科技公司在主板上市,使香港成为全球第二大生物科技融资中心。

其次,中概股把香港当作第二上市,带动了香港股市的发展。

根据德勤中国发布2020年香港首次公开招股(IPO)市场分析,有145只新股上市,总集资额3973亿元,同比增长25.9%,创2010年以来新高,紧随美国纳斯达克跻身全球集资额第二位。

新股九成八的集资额来自内地企业,其中不乏明星企业,除了一些大家熟知的农夫山泉、快手等爆热外,还有回港二次上市的京东、网易,股价破港股新高的新东方等。

2

股市上扬,皆大欢喜。但幸福不是必然。

香港股市离不开内地素质好的大型企业来港,中资已经撑起了香港股市的基本盘。

当然,中概股来港上市也是双赢的,香港既为内地融资集资创造平台,也为内地资本走向海外提供重要通道。

正如前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说,港交所的定位是立足中国、连接全球、拥抱科技;战略规划是把握增长机遇,审慎控制成本和管理风险,巩固香港成为亚洲金融中心的地位。

由此可见,港交所虽然是一家上市公司,又不同于一般的上市公司,它是香港金融业的重要公共产品,也承担着稳定香港金融安全和国家金融安全的职责,是巩固香港保持亚太地区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重要保障。

按照这一经营定位,港交所全球招聘新的CEO接任人选,是否立足在其原有的发展定位作慎重选择?

前不久港交所公告,摩根大通亚太区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欧冠升(Nicolas Aguzin)将为新一任的香港交易所CEO,正待香港证监会做最后审核。

这一公布,引起市场有不少猜测和议论。

客观而言,欧冠升可能在投资界名声远播,是金融业的翘楚,对于运营一家外国的投资企业,相信是能力有余。

但任何人都有其长也有其短,或许正因为他长期生活和工作在西方国家,熟习普通法下的金融规则,这是他的长处。

但正是这一背景,他是否了解一个新兴的市场,特别是一个兼容东方与西方两种不同政治制度、法律体系的金融市场,他仍可以驾轻就熟?

即使他抱有学习的态度,愿意接受新的事物,迎接新的挑战,但香港正面对着复杂的国际政治经济环境,面对着国家在金融加速改革发展,大湾区新市场需要更创新的两地融合,欧冠升若要应付这些,恐怕需要一个过渡期。

若一旦接任,希望他加把劲学习港情国情,不要误判市场。

3

国家改革开放已经走过了四十多年,内地以及香港熟悉普通法下的金融法律和会计准则的人,应该不乏人才。

大批从美国、英国及普通法地区留学的精英,在香港汇聚越来越多,他们了解中国国情、把握国家在金融改革方面的节奏和进程,不少人士还参与了国家有关政策的制定和撰写,为国家的金融改革和金融安全设计付出很大的努力。

还有不少职场人在内地投资了众多的新经济企业,并推动到香港上市,为活跃香港市场作出很大贡献。

这些人才是香港之福,也是国家之需。

说一句塘边鹤的话,香港相关部门在遴选港交所CEO人选时,即使是采取通用的国际招聘方式,请不要忽略身边包括来自内地的优秀人才,他们懂国家市场,掌握国际市场动向,必定会给香港注入更大的发展动力。

周春玲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