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派钱与送钱

自古以来,当权者和在野派都极难融洽相处。无他,两者存在天然竞争关系,为了争夺权力而战。虽然不一定斗得你死我活,但是难言可以和衷共济。

 

因此,当特首出席民主党的晚宴,并在席上捐款三万,便惹来不少抨击。反对派固然认为林郑月娥别有用心,想用金钱打好关系,方便具争议性的项目如一地两检、国歌法等顺利通过。建制派则觉得,刻意修补与反对派的关系,只会引起社会的疑虑。

 


纵然,林郑否认“送钱点唱”是基于政治目的,亦不存在“大和解”的考虑因素,但是单是高调出席晚宴的做法,已经令人难以相信这个说法。

 


众所周知,民主党是反对派内其中一个最有实力的政党,立场相对其他反对政党温和,加上过去不乏与政府合作的经验如通过政改方案,一般相信该党是政府可以争取亦应该争取的势力,以改善行政立法关系及提升管治效率。

 

 

然而,在位与在野是互相竞争的关系,一方支持度上升,一方获得的公众认同便会下跌。所以,不论在位者如何向在野派的伸出橄榄枝,在野派也会难以接受。

 

 

史上最成功处理与在野派关系的政治领袖,是前美国总统克林顿。克林顿提出“三角理论”,认为为了改善行政立法关系,需要将政治势力分成三部分,即总统自己、民主党和共和党。虽然他是民主党出身的总统,但是他选择与民主党切割,立场不会紧靠该党,反而选择站在中间,平衡两党的声音,尝试找出得到最多两党国会议员支持的方案。

 

 

但是,即使成功如克林顿,共和党人亦不会轻易放过放大总统缺失的机会。当克林顿陷入性丑闻及疑似妨碍司法公正时,共和党人一样提出弹劾动议,企图将他置诸死地。若非民主党力挺,加上民意认为“罪不至死”,克林顿可能面对下台收场,可见在野派永不可能与在位者和平共存。如果克林顿在平衡在野关系上也陷入麻烦和困难,不难想像极为依赖建制派支持的特首,根本无从解决与反对派的僵局。

 

 

因此,问责团队应该具备竞逐民意的意识,积极与反对派争夺群众支持,而不是天真地相信单方面释出善意,对手的态度就会有所改变。当特区政府的民望上升,就意味打着民主旗号,背后其实表达对施政不满的反对派支持者有所减少。反对派势力减退,议会的建设声音就会加强,对政府工作更为有利。

 


以派钱为例,原本财政司拒绝派钱,而是以一次性纾困措施,向中产及基层施惠,被批评忽略一群N无人士。及后,在民怨沸腾及政党压力下,才有条件地向280万名在财政预算案中受忽略的市民派发四千元。

 

如果财政司具备竞逐民意的意识,就会索性在初版预算案中提出派钱,避免过去一段日子被骂得狗血淋头的尴尬,变相助反对派一臂之力。要知道,财政预算案是立法会补选前公布,如果一早提出派钱,建制派的成绩可能更进一步,一方面打击借被DQ捞取政治资本的反对派,一方面亦使立法会有更多做实事的盟友。

 


即使现在回心转意,使绝大多数市民可以享受财政预算案的好处,财政司以至整个特区政府已经伤痕累累,成为政治博奕落败的一方。

 


虽然,派钱可能不是公共理财的理想原则,但是,在这个民粹日增的社会,当权者考虑民粹的因素不会“蚀底”,有时对执政更为有利。反而完全跟随原则和理论的官员,才与现实脱节。

 


笔者并不鼓吹梁振英年代,政府与反对派剑拔弩张的关系,但是同样否定特区官员对反对派存在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以为放下身段,加强沟通就会令反对派有所软化的想法。如果特区政府没有争夺民意的意识和行为,那么,真正阻碍政府施政的,就是政府自己。

黄远康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