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一种真是富人税

财政预算案提出增加股票交易印花税,从0.1%增加至0. 13%,预计会在8月1日实施。新措施公布之后, 本地股民稍有怨声,内地的反对声音更大。

近年南下炒作港股的资金越来越多, 内地股民又对加增加印花税的敏感度比香港更高。 香港将加印花税看成一种增加税收行为, 内地则将加印花税看成一种政策倾向, 加印花税有压抑股市泡沫的味道,更加不受内地股民欢迎。

香港政府增加印花税,主要出于财政考虑。 政府预计下一个财政年度,仍会有1016亿元财政赤字, 财政储备下降至8010亿元,相等于13个月的政府开支, 两年前,财政储备等如23个月的政府开支,这两年储备大幅下降。

政府今年选择增加两种税项,一个是增加股票印花税, 另一个是增加私家车首次印花税和牌费, 背后是一个寻求可负担者开源的思路。私家车并非必需品, 调高有关税款,对基层影响较小。至于增加股票印花税, 由于环球央行都在印钱,水浸谷高股市。在疫情中百业萧条, 唯富股市,股民笑逐颜开,而一般做生意的人和打工仔都愁眉苦脸。 政府朝印花税开刀,有征收富人税的味道。

如果香港经济不大幅改善,政府卖地收入不急增的话, 长远而言,政府必需加税或开征新税种,以增加收入。 由于香港税基狭窄,增加税收只能够增加利得税和薪俸税, 这会直接打击商业和打工仔的荷包。如果开征新税,例如销售税, 穷人和富人买一个面包,都要支付同样的税金, 这变相是向穷人征税。

左拣右拣,财爷最终拣了向股票印花税开刀, 自然被股票投资者痛骂,指加税会压抑交易, 政府最后可能会得不偿失。但在央行继续印钱的前提下, 得不偿失的讲法有点夸张。对一般股市交易者而言, 加了印花税之后,每10万元交易,要多付30元税金, 影响其实微乎其微。只会是那些频繁交易的即日鲜股民, 会增加一点成本。

加印花税真正有影响的是高频交易,因为他们的交易次数惊人。 现时高频交易逐渐成为主要交易所的主流,有说美股70%成交是高 频交易。高频交易商通常做两种生意,一种是合法的市场庄家, 为期货期权以至股票做庄家出价,维持交易量同时赚取差额; 另一种生意是做量化交易。她们会开发不同的交易模型, 最普遍的是套利交易,高频交易员掌握资讯, 从公司消息到经济资料,再到其他股票或市场的价格波动, 用电脑不断评估股票的合理价格,抓住市场价格稍稍滞后的机会, 抢在普通投资者之前以更好的价格成交。

高频交易公司投资于尖端技术, 以最快速度处理资讯并在百万分之一秒内执行交易。 高频交易公司之间的平均竞争仅持续79微秒(1微秒等于百万分之 一秒),比眨眼的速度还快, 只有最快执行交易的公司可以得到先机。 她们最大的风险是速度落后于人。

不了解高频交易的人会觉得这是火星上的操作。 我给大家一些数字参考,看看他们赚多少钱。其中一家高频交易商J ane Street的经营数字披露出来,去年上半年公司收入80亿美元 ,盈利达到63亿美元。单是这一家公司的盈利, 已经等于全球所有最大银行同期的债券、 商品和货币交易收入总和的七分之一! 去年上半年, 由于新冠疫情令股市大幅波波动,对高频交易商非常有利, 所以能够有这样高的收益。

Jane Street在疫情期间对每个员工每周派发了7500港元疫情补 贴。Jane Street全球雇员只有800人,以这样的人手, 可以赚到这么多钱,极其惊人。另一家著名的高频交易商是Cita del,公司的交易员一年可以赚500万美元, 比投资银行家更赚得多。

香港有很多父母都望子成龙,都想子女做医生, 希望子女一入行就有4、5万元月薪。他们不知这道世界已经变了, 最能赚钱的,已不是什么专业人士, 而是那些人在高频交易商工作的人。在世界前列的高频交易商, 她们出手最低是请研究员,新入行的月薪也有4、5万港元, 交易员的工资当然更高了。在高频交易商工作的人, 主要来自名牌大学的电脑、数学或者物理的,反而不是读财务的, 因为他们其中一个主要工作是开发交易模型。 高频交易商是真正的富人。

政府增加交易印花税,要明白会影响到高频交易, 影响港交所的成交量。但对一般交易的影响,就相当轻微了。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