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泽: 若香港还在泛政治化的道路上愈走愈远 经济社将无法正常运行

全国港澳研究会会长徐泽昨天(2月25日)在《南华早报》中国年会•东南亚虚拟会议上的发言,不止介绍了大湾区多种创新发展,他提到港澳办主任夏宝龙提到的“爱国者治港”问题。

徐泽提示香港,如果香港还像过去那样在泛政治化的道路上愈走愈远,法治社会受到严重冲击,经济社会无法正常运行,又如何能够保持其国际金融中心、贸易中心和航运中心的地位?香港能有光明的前景吗?

徐泽。资料图片

徐泽。资料图片

徐泽发言全文如下:

尊敬的各位嘉宾,各位来自东南亚和香港的朋友们:

2021年是中国和东盟建立对话关系30周年,双方友好合作已步入“而立之年”,各自发展也处于承前启后的关键时期。同时,新冠肺炎疫情的阴霾尚未散去,世界经济复苏仍不稳定。在这样的背景下,《南华早报》召开中国年会,围绕中国“十四五”规划与中国/东盟关系发展,共同探讨“疫后如何转危为机”,很有意义。

30年来,中国和东盟的关系走过了极不平凡的历程,取得令世人瞩目的进展。尤其是2013年习近平主席提出同东盟国家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携手共建更为紧密的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以来,双方不断提升战略互信,加强经贸合作,推动人文交流,各领域合作关系得到全面深化。在政治上,双方高层交往密切,各层次对话与磋商富有成效。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档的签署、《中国—东盟战略伙伴关系2030年愿景》的发布,推动双方战略互信达到新的高度。在经贸合作上,双方携手共进,双边贸易额由2013年的4436亿美元增长到2020年的6846亿美元。中国已经连续十二年成为东盟的最大交易伙伴。尤其是在2020年,东盟历史性成为中国的第一大交易伙伴,其意义更为深远。在人员交流方面,疫情暴发前,双方每周往来航班已达到近4500架次,而在抗击疫情期间,双方更是守望相助、共克时艰,率先推动复工复产合作,共同维护地区产业链、供应链稳定,共同维护和促进多边合作及自由贸易,旗帜鲜明反对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带动整个地区成为全球抗疫的示范区、经济复苏的领头羊。这尤其对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主题具有启示性,值得我们倍加珍惜和发扬光大。

众所周知,支持发展中国家发展民族经济,致力于与发展中国家共同发展,是中国党和政府的一贯主张和积极行动。习近平主席指出,“广大发展中国家都面临着加快发展、改善民生的共同使命,应该抱团取暖、扶携前行,积极开展各领域合作,实现我们各自的发展蓝图”。他还说,“伴随着发展中国家整体力量提升,南南合作必将在推动发展中国家崛起和促进世界经济强劲、持久、平衡、包容增长中发挥更大作用”。如今中国-东盟关系已成为亚太区域合作中最为成功和最具活力的典范,也成为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生动例证。随着《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落地实施,中国-东盟关系必将对南南合作进一步起到示范作用,带动更多的发展中国家参与到合作发展中来。

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经济全球化遭遇逆流,保护主义、单边主义上升,全球治理体系和多边机制遭受冲击,国际及地区经济社会发展面临严峻挑战。在此背景下,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了关于制定第十四个五年规划的建议,指出中国将贯彻新发展理念,推动高品质发展,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要“坚持实施更大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对外开放,依托我国大市场优势,促进国际合作,实现互利共赢”,要“建设更高水准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全面提高对外开放水准,推动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推进贸易创新发展,推动共建“一带一路”高品质发展,积极参与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改革”。“十四五”规划建议的提出,再次宣示了中国共产党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原则和新发展理念,全方位展示了中国未来改革开放以及经济社会各个领域发展的政策取向,为中国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提供了实现路径,同时也向世界宣告了中国将坚定不移扩大对外开放和积极参与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改革的决心。这对包括东盟在内的各国来说,无疑是重大利好。李克强总理2020年11月在第23次中国—东盟领导人会议上提出,“中国在扩大内需的同时,推进高水准对外开放,这将有利于中国和东盟两大市场更好对接,激发更多内生动力。东盟作为中国的紧密经贸合作伙伴,将首先受益。”

我在这里着重讲一下“十四五规划”提到的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我相信大家都知道,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是习近平主席亲自谋划、亲自部署、亲自推动的国家重大发展战略。按照《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的要求,粤港澳大湾区要建成充满活力的世界级城市群、国际科技创新中心、“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支撑、内地与港澳深度合作示范区,以及宜居宜业宜游的优质生活圈,成为高品质发展的典范。作这样的定位是因为大湾区是中国开放程度最高、经济活力最强的区域之一。自《规划纲要》颁布以来,粤港澳大湾区充分发挥“一国两制”的制度优势,将港澳的国际化、市场化、专业化优势,与广东珠三角九市产业完备等优势和内地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体制优势结合起来,推动规则衔接、制度对接,实现人流、物流、资金流和资讯流等资源要素的便捷流动,加快形成一体化市场,并共同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等国际经济合作,共同拓展国际发展空间,有效促进中国经济内外双循环良性互动。目前,粤港澳大湾区在医疗、教育和创新科技领域都出现了较为成功的范例。例如,2014年,香港中文大学和深圳大学合作设立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创新了“一国两制”下中外合作办学的管理模式和人才培养的新模式,经过6年的发展,这所大学已成为内地与香港高等教育融合发展的合作典范。2018年大学培养的首届本科毕业生就业率达到了98.5%,在国内知名高校中位于前列。还有,大湾区在推进规则衔接和机制对接方面也取得突破性进展。例如,在推进内地医院评审标准国际化方面,根据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的《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中明确提出的,探索建立与国际接轨的医学人才培养、医院评审认证标准体系的要求,目前,大湾区已经成立“深圳市卫健医院评审评价研究中心”,致力于制定与国际接轨的医院评审评价标准,实施与国际接轨的医院评审评价方法,推动医院评审评价体系国际化。该中心已对接受国际医疗品质协会(ISQUA)评审,列出初步时间表。

再比如,香港的注册药品在内地使用的问题。2020年11月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粤港澳大湾区药品医疗器械监管创新发展工作方案》,以香港大学深圳医院为试点医院,在取得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后逐步扩展至其他符合要求的指定医疗机构。目前,港大深圳医院已成立了跨境药品器械负责小组,开展了对54种药品的筛查工作。至于通过粤港澳合作,已经取得和很快将会见到的创新成果还有很多,我在这里就不多介绍了。

概括地说,大湾区建设呈现这样一些特点,一是以创新促发展,包括科技、规则等等的创新;二是以开放促改革,努力破除体制机制性障碍,增强发展的动力和活力;三是以不断实现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为追求,这是我国国家发展战略的终极目标所决定的。我相信,即将出台的“十四五规划”必将给大湾区建设以新的引领和助力,大湾区在我国形成双循环发展新格局中的重要作用必将更加彰显,也必将成为中国与东盟关系发展的重要合作平台。希望东南亚的朋友们多来大湾区看看。我相信你们一定会为一个发展潜力无限、想像空间巨大的世界级活力湾区所鼓舞。同时也希望大家更加关注大湾区,支援大湾区,分享参与大湾区建设的红利。全国港澳研究会一直跟进研究大湾区建设与发展,非常乐意为大家提供咨询和帮助。

最后我还想讲一下或许是大家都在关注的问题。日前,全国港澳研究会举办了“完善‘一国两制’制度体系,落实‘爱国者治港’根本原则”专题研讨会,会上,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主任夏宝龙阐述了完善香港选举制度、落实“爱国者治港”根本原则的必要性紧迫性。夏副主席的论述归纳起来是四个方面:一是“爱国者治港”是“一国两制”的初心和应有之义。二是香港选举制度必须按照“爱国者治港”的原则加以完善。三是确保香港特区的管治团队由真正的爱国者组成。四是完善香港选举制度必须严格依照宪法和基本法办事,尊重中央的主导权。他强调,这些都是老调重弹,只是把老调弹得更响亮些。也就是正本清源。我长期从事港澳工作,对此深表赞同。

邓小平先生在1984年就明确指出,回归后治理香港的人必须是爱国者,并对“爱国者”设定了标准和界线。他的这一思想完整地体现在基本法的有关规定中,所以说这是“一国两制”的初心,是确立香港特别行政区政治体制的根本原则。香港在“一国两制”实践中出现的问题,特别是2019年“修例风波”中参与“港独”、黑暴活动的,竟有为数不少通过选举进入特区治理架构的人,这说明选举制度在落实“一国两制”原则上还有需要完善之处。夏副主席还指出,按照我国宪法规定的单一制国家体制,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创设权及在特别行政区实行制度的决定权在中央,选举制度是政治体制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完善选举制度必须在中央的领导下进行。我相信大家对这些都是容易理解的。

香港、澳门融入国家发展大局,是这两个地方自回归祖国之日起就注定的历史大势。只有真正落实“爱国者治港”,从制度上解决什么样的人进入治港的行列,才能为香港的长治久安提供切实的制度保障。试想如果香港还像过去那样在泛政治化的道路上愈走愈远,法治社会受到严重冲击,经济社会无法正常运行,又如何能够保持其国际金融中心、贸易中心和航运中心的地位?香港能有光明的前景吗?我知道,东盟与香港经贸人文往来密切,在中国和东盟关系的发展中,香港已经发挥,也应该继续发挥独特而显著的优势。进一步完善香港的选举制度,就是为了使“一国两制”行得更远,走得更稳,就是为了让香港在融入国家发展大局中保持长期稳定繁荣,更好地发挥其不可替代的作用。对此我充满信心。

毛拍手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