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评会》汤东宪:【也许爱国很难?】

全国政协副主席、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夏宝龙提出“爱国者治港”论述,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曾国衞指(在香港担任要务者)不爱国是“讲不过去”,被视为中央和特区政府接连“出招”,锐意整顿香港政治人物最基本的原则——爱国。

早在四分之一个世纪之前,香港已经回归中华人民共和国。然而到今时今日,“爱国”才正式被提上香港的日程,切切实实走进大众的视野。这也不禁令人问出一个惊讶的问题,过去的23年多,香港人不爱国吗?

探讨这个问题之前,首先要搞清楚“爱国”的内涵。这里,曾局长已经帮了我们不少忙。“爱国必然要尊重和维护国家的根本制度,即中华人民共和国由中国共产党带领……”,有留意香港时政的朋友必然可以顺着逻辑联想到某些人士必然要问的问题:“局长,爱国是不是等于爱党?”能问出这个问题的人,明显就没有听夏主任早一日的发言。“国家可以允许有不同的政见……但……绝不能允许做损害国家根本制度(即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制度)的事情”。简而言之,中央理解和包容某些人对中共持负面看法,但谋求推翻中共的人没有资格谈“爱国”。

其实中央的要求很简单,你只要不寻求推翻它,你就是“爱国”。这个要求,很高吗?

对于某部分香港人来说,这个要求确实有点困难。每一年由支联会所号召的“平反六四”游行,2019年依然叫作“爱国民主大游行”,但“结束一党专政”的口号仍不绝于耳。参与游行集会,认同支联会诉求的人,知否自己爱的是谁?

笔者听到最多的讲法,便是“爱国不爱党”。不敢妄然猜测这些朋友爱的是哪个国家,但非常肯定不是写在基本法里的、印在特区护照上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宪法是全体人民公共意志的体现,而宪法第一条已经指出社会主义作为国家的“根本制度”、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如果你朝思暮想要“中共倒台”、心心念念要“支爆”,谈何爱国?只能称之为“是但求其爱国”。

又问,是否等于“爱党者治港”呢?笔者认为不是。回归上述提到“爱国”的定义,就是不寻求推翻中国共产党。作为一个“爱国”的香港人,即使你多么的不喜欢,也起码要学会尊重中国共产党所统治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尊重14亿中国人民的集体意愿。部分香港人不明白,推翻中国共产党等于推翻整个中国的国家建设,是必然与14亿人民的生活福祉有所违背。某些香港人对“国”缺乏根本的认识,又没有人站出来纠正,变相纵容过去廿几年大规模围炉取暖、闭门造车的行径。

诚然,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一个很复杂的政治、历史和文化载体,而香港无论从任何视角出发,都必然被套进中国的框架和论述之中。不幸的是,基于各种原因,一些香港人对于中共有既定的、先入为主的反感。某些香港政治人物更以群众的负面情绪为食,一方面笼络积聚自己的政治资本,另一方面持续煽动香港人对于国家政权的仇恨和厌恶。如果这些既定的负面情绪持续发酵,又如何能创造合适的条件让大家去“爱国”呢?

笔者认为,最“仅仅熟”爱国的条件如下:1) 以客观的态度看待、接受并尊重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2) 认可并支持《基本法》第一条所列明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这不但是从政者、治港者的“最低标准”,更是身为香港人的最基本公民责任。如果能做到上述两点,无论对于中央政府或香港政府作出的任何批评,又何需担心“以言入罪”?若然真心为香港好、为国家好,又何以沦落至“点解宜家连批评下都唔得”的无奈和愤怒?

香港著名文化研究学者、岭南大学副教授罗永生在《殖民家国外》(2014)一书写道:今天当一个合格的“中国人”并不容易,想不当一个 “中国人”就更加困难。到底是学晓尊重国家、尊重共产党容易,还是一走了之、“流亡”他乡更容易?有待各位自行判断。

《青评会》成员 - 汤东宪

香港青年时事评论员协会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