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谭惠珠:选民同源可体现行政主导 要增加熟悉大湾区功能组别议员

与其追逐选票,不如真正为香港打一条出路。

围绕“爱国者治港”这一完善香港政制的主要议题,“巴士的报”今日(2月26日)举办“香港政制论坛——初心与路向”网上研讨会,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强调,香港政制设计不是抄任何一个西方国家的三权分立,而是行政主导,行政长官领导三权分治、三权分工。

另外,对于有人行政长官和立法会的选民部分要有同源性,以及议事厅内应当增加熟悉大湾区的议员,谭惠珠表示认同,她认为立法会要增值,就需要有更多能够带来新思潮,真正为香港打一条出路的议员。

“巴士的报”举办“香港政制论坛——初心与路向”网上研讨会。

有关夏宝龙主任提到的回归“一国两制”初心的问题,谭惠珠有感香港政制过去走偏,从2014年非法占中后,中央给了831普选方案却被立法会否决,再到2019年、2020年差不多有11个月的暴动,直到国安法出台才平息下来。大家都担心,为何香港会变成这样,为何香港为了政治方面的问题,令经济民生都受到影响。一国两制,港人治港要回到正轨,我们就要明白,一国两制的初心是什么。

谭惠珠回忆香港1997年回归,国家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制定基本法的构想时强调,设计香港的政治体制就是行政主导,当时完全没有抄任何一个西方国家的三权分立,或是政党轮替的制度。“我们就是用以前行之有效,行政长官有实权的方法,去处理香港的政治架构是由谁来领导。根据《基本法》第43条,行政长官是唯一一个向中央和特区负责,其下面领导的是政府、司法机构、立法会,我们是三权分治、三权分工,而不是三权分立,行政长官有实权领导特区,我们称之为行政主导。”

谭惠珠。

谭惠珠表示,基本法容许普选产生行政长官,但必须符合几个原则:首先是符合香港的实际情况。经典的解释就是,无论如何,香港都必须是中央人民政府直辖下的地方政府。另外,选举制度要兼顾各阶层的利益,使香港资源各方面的分配不能倾斜。最后是循序渐进一步一步来,最终才达到普选目的。

港澳办主任夏宝龙指中央在完善香港选举制度问题上有主导权。被问及中央是否可以单方面决定香港的政制,不用按以前香港的政制改革五部曲行事。谭惠珠表示,由于现在立法会不足三分之二的议员,“五部曲”其中一步已不可能实行。但这不代表中央束手无策,宪法62条第14款讲明全国人大可以制定特别行政区的制度。中央主导之下,一种可能亦为一个合法的渠道,即不经过“五部曲”,而是经过全国人大完成改革。

基本法规定香港按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原则发展香港的普选。不过谭惠珠指出,现在香港的实际情况和中美关系都发生了重大变化,是否不应该推普选,而是对香港的问题做检讨和反思,看看有什么漏洞需要堵塞。谭惠珠特别指出,靠什么样的人去港人治港,一定要是爱国爱港的人,他们要明白一国两制的初心,有自发性,懂得去保护国家的利益和香港的繁荣稳定,否则无论什么制度都不会成功。

谭惠珠认为,其中一个重要的把关方法,就是宣誓要求,执行和违誓相关的法律,宣扬“港独”、勾结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危害国家安全的议员就不允许当选立法会议员。

另一方面就是选举制度的改革。有人认为,需要检讨目前功能组别。谭惠珠认为,政制改革要体现行政主导,有人建议让部分立法会议员的产生方法与行政长官产生方法接近,甚至“同源”,令行政长官在立法会有部份票数支持,让真正为香港发展的政策得以通过。

主持追问回归之初有10位立法会议员是由选举委员会产生,谭惠珠认为这是一个可能性,值得探讨。

至于要如何令香港能够繁荣稳定,谭惠珠认为,香港未来最明显的发展路向就是大湾区,和中国内地的融合。“如果立法会里功能组别的结构,可以多一些可以帮助推动香港融入大湾区发展的人就更好了。”她表示,与其去追逐选票,不如推举出一些做实事的人,而不是变相直选。希望未来新的安排能够带来新的思潮,立法会要增值,真真正正为香港打一条出路来。

至于香港政制改革之后,是不是要选出清一色支持中央的议员?

谭惠珠话并非如此,行政立法互相配合,互相制衡,夏宝龙主任讲,不是要清一色,只要能够和危害国家安全的人划清界线,欢迎各方面的人为国家为香港出力,“爱国者不是一班三头六臂的人,不是话中央话黑就黑,话白就白,爱国者系路人甲,路人乙,只需要尊重自己的民族,不做损害自己国家利益的事,已经是爱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