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内地人眼中吴孟达是立体的一个人 和香港媒体很不一样

吴孟达去世了,在内地和香港,感觉很不一样。

内地觉得吴孟达是一个很成功的喜剧演员,甚至是中青年一代成长时的一个重要记忆,那是内地的娱乐,还是被港产片、港剧、港星占据。

内媒体比较多面化去报道吴孟达,香港记者只是关注他跟周星驰的恩怨,周星驰有无来送他走,搞到田鸡都要出声话焦点是病人。又或者是网上一些恶毒攻击,针对他突出自己是中国人的表态。

吴孟达。

吴孟达。

在内地,《人民日报》也发了声,十分肯定“达叔”是中国人,他对祖国的热爱,他塑造的无数经典角色,带给观众欢乐和思考,陪伴了几代人的青春。尽管演了一辈子配角,但达叔对角色不曾敷衍,“当演员能做就拼命做”,让人看到了一位戏骨的敬业精神,也感受到了他的艺术追求。

《人民日报》的插图,附上吴孟达的最后一条微博。

《人民日报》的插图,附上吴孟达的最后一条微博。

《人民日报》说达叔也从不敷衍。他生前留下的最后一条微博写着“我是中国人”,令无数网友集体致敬。透过这短短五个字,人们读懂了他对国家朴素而自然的爱。

内地媒体过去对吴孟达的采访,也留下不少经典的话语。

内地媒体人许知远,做过吴孟达的详细访问,出过腾讯视频。吴孟达讲过,他人生最低谷时,想过跳进香港仔水塘一了百了。又说“演员真的是骗子,骗你心目中的那种感觉,我骗了两到三代人,还在骗,骗到现在号还在骗。”

内地媒体人许知远访问吴孟达。

内地媒体人许知远访问吴孟达。

许知远:后来你等于是陷入低谷了,每次想起这个,内心是什么感受?

吴孟达:越来越深的悔恨,因为随着年龄的增长,你更体会到荒唐的感觉。

许知远:什么时候清晰地意识到这种荒唐的?

吴孟达:在谷底的时候,自己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没别人能劝你的。我是属于没有智慧的人,没有人生规划,走到哪算哪,不太珍惜眼前拥有的。开心的时候,一票朋友哄着你,渐渐就沈沦了。继续玩下去当然也可以,可能一辈子就很差,偶尔赢点钱,也是用来还钱,还要到处拜托别人。当年我就是这样,连高利贷都追上门来,报纸也报道我破产了。那是最危机的时候,等于身败名裂。其实在古代,像这种情况很多人会选择自杀,无法面对的。

许知远:那时你也想过这个吗?

吴孟达:有。

许知远:你内心这么强大的人都想过?

吴孟达:有,想到绝路了。我记得那时我住在香港仔,那儿有一个香港仔水塘。我不会游泳,当时就想跳下去一了百了。但最终没有勇气。如果当时真的跳下去了,就没有以后了。那大概是 1980 年,《楚留香传奇》播出的一年后。

1979年《楚留香传奇》中的吴孟达。

1979年《楚留香传奇》中的吴孟达。

许知远:真是冰火两重天,一年前还是最顶峰的状态。

吴孟达:每天晚上一堆人哄着你,什么酒都有,身边美女左拥右抱,吃的又是“废人餐”——只要张开嘴巴,鲍鱼马上送到。

许知远:谷底的那几年是怎么过的呢?

吴孟达:那时候 TVB 真的对我不错,留薪水给我,每个月大概有两千多。当时政府规定破产之后只能留一半薪水用来生活,另一半要还债,所以我拿到手的钱其实只有一半,高利贷也只能自己想办法。

当时,我约了大概六个高利贷的老大出来,跟他们坐下来喝茶,谈。我摊牌说我现在已经死路一条了,没有剩余的钱还高利贷,你们要怎么样,要不现在就把我干掉吧。在那些荒唐的岁月里,我跟黑白两道都很熟,所以那些老大也只能说,好,那吴孟达我相信你。那时候欠了六家的钱加起来超过十万块了,也有人说难听话,说那我们怎么活,我们也是做生意的。我就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拍戏捞外快还给你们。

从那时起,我的身段开始变得柔软,也知道自己错了。虽然 TVB 那个时候不再重用我了,几年间我都是跑龙套,但幸好有这个机会可以让我沈淀。那段时间我就是重新在家好好地看一些老前辈的表演。

许知远:最低谷的时候,是谁给你精神上的支持的?

吴孟达:一个演艺圈的朋友,也是我的小学弟。我们一开始其实是臭味相投,大家一起喝酒,醉生梦死,直到我陷入低谷之后,他比我有智慧,觉得他也应该停止这种生活。

他一直很支持我,每天跟我喝酒聊天,鼓励我,说“大哥你行的,我一直很欣赏你的表演,你要重新爬起来”。但其实我那时哪懂什么表演,只是有一点虚名,他那么说,也是出于纯友谊吧。那个时候,他知道我连买包烟也不是那么容易,每次见面还会悄悄地送我一包烟,每次吃饭也总是他掏钱,我挺感谢他的。

大概三四年后,应该是 1984 年,我欠的账陆陆续续还完了。刚好这时在拍《新扎师兄》,梁朝伟、张曼玉是主演,我也有个很重要的角色。当时那部戏出来后,非常受欢迎。

《新扎师兄》,1984。

《新扎师兄》,1984。

许知远:你在谷底的时候,原本跟你合作的那些朋友,比如说郑少秋、赵雅芝、周润发,都正好是特别快的上升期。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

吴孟达:我的心态不一样,我一直都觉得他们比我高。他们的先天条件都比我好,起步也都好。我那个时候出道也不太久,什么都不懂,只会吃喝玩乐。我一直觉得他们才是真材实料。

许知远:那几年你太太对你是什么态度?

吴孟达:借这个机会我也感谢她对我的包容。贫贱夫妻肯定是不好过的,虽然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很多事情都做不了。现在心态就很简单了,给我大鱼大肉、最好的酒我也不要了,有安乐茶饭吃,能真实地跟身边的人交流,看到他们成长,就够了。我家里还有个老妈妈,希望她能长寿一点。

许知远:得到《新扎师兄》那个角色的时候,是不是还挺紧张?当时意识到这是一个可能翻身或者改变自己的机会吗?

吴孟达:其实那时我一直在等机会,经过四年的沈淀,我是充满信心的,就在等一个机会。

许知远:你什么时候感觉到这种自信慢慢回来的?

吴孟达:四年间,我一直在看一些老前辈的表演,看以前老师给我们的笔记,读了很多表演方面的书,一段段去看,一段段去思考。那个时候有点凄迷,走在马路上也在思考表演,不停地观察身边的人,正常的、不正常的、喝醉酒的,包括马路上推车捡破烂的老太太……我会尽量去观察他们的年龄、动作,揣测他们的心态。

许知远:你小时候对人情冷暖就挺有感受力的,那四年是不是让你对人情冷暖有更深的认识?

吴孟达:我从来不会思考人情冷
暖这件事。也有人问过我恨周润发吗?没有。我们以前都是一条裤子轮著穿的好朋友、好同学,我要借几十万他都不帮忙,好像是有点耍我的感觉。但我不会生气,后来也觉得他做得对。因为那时的我已经没路可走了,爬上来要靠什么?只有一个方法,就是把所有坏习惯戒掉,踏踏实实的,充实自己。

许知远:没想过放弃这个行业,去干别的吗?

吴孟达:别的什么都不懂,我又不愿意回去跟家人做药材生意,完全没兴趣,何况也还不了债,只能算糊口。我又要面子,不愿意被别人看成是没路走了才回家。既然只有一个方向,那就自己再爬吧,不然怎么办。

许知远:什么时候感觉自己完全爬出来了?

吴孟达:就是从拍了《新扎师兄》开始。我跟杜琪峰关系很好的,他那时曾经对我也非常失望。但我重新出来演戏的时候,已经对自己很有信心了,觉得自己和以前不一样了。后来拍完这部片,杜琪峰对我改观了很多,也继续找我演了很多戏,包括《天若有情》等。他们很多人都觉得,吴孟达完全是另外一个人了。

看完内地吴孟达的访问,更能了解他的起落人生。

Ariel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