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政制蓝图轮廓初现

港澳办主任夏宝龙一连两日在深圳出席座谈会,听取香港各界代表人士对完善香港特区选举制度的意见,以期落实“爱国者治港”。从一些重量级政界元老的发言,未来香港政制的轮廓初现。

一.   立法会的直选。现时立法会70个议席中,有35席是分区直选,分5个大区,每区议席由5至9个不等。在2016年选举,建制派在直选得16席,反对派得19席,本来预计反对派会进一步蚕食3个或以上直选议席。

前全国人大常委范徐丽泰认为,现时立法会的比例代表制,只有5个选区,选区太大,令部分未能在区内取得10%选票的参选人,也可以成为立法会议员,以致认受性不足,建议应将立法会的选区最少划分为10区,可采取“双议席单票制”的方式选举。

按范太建议的方向,假设要维持35个直选议席,又要采取“双议席单票制”的话,即每区只有2个议席,就要划成18个小区,17个是一区两席,1个是1区1席。每区两席,领先的一方至少要取得67%以上的选票,出现一面倒的情况,才可以全取两席,现实上很可能是最高票的双方各取1席。以2019年区议会选举反对派得票57%,建制派得票43%为例,若立法会直选行“双议席单票制”,两派的席位应是17席对18席,将平分秋色。即建制派会比2016年不减反增1至2席。

二.   立法会功能组别。现时立法会有35席是功能组别。2016年选举,建派派得24席,反对派得11席。

1.     超级区议会议席。范徐丽泰表示,座谈会上提及应取消5个超级区议会议席。现时反对派和建制派在超区的议席是3比2,改变后可能是0比5,建制派会增加3席。

2.     新增选委会议席。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上周五在《巴士的报》政制论坛上曾建议,行政长官和立法会议员部份产生方式如果“同源”,即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同时选出部份立法会议员,可以加强“行政主导”体制。范徐丽泰表示,在回归初期,选委会同时可以选出行政长官,也可以选出立法会议员,认为由选委会选出的立法会议员都会支持特首施政。

1998年那一届立法会选举,60个席位中有10席(16.7%)是由选委会选出。若以同一比例,就有12个新增选委会议席。那么议席何来? 可能是压缩合并现有由个人投票选出的功能组别议席。预计建制派可以全取选委会议席。

三.   立法会参选人的提名。范太亦提出一个新命题,她说将来所有参加立法会选举的参选人的提名人当中,应有若干名选委成员,才能保障当选者都是爱国爱港人士。朝范太提出的方向推想,假设每名选委只能提名一个参选人,就做成一个可提名总量的限制。2016年选委会选举后反对派得325席(估计来届会更少),若每个候选人要10个选委提名,反对派只可以提32个参选人,提名要求越高,反对派能提名的参选人就越少。

四.   行政长官选委会。上届选委会选举后,圶1200席中,反对派有325席。行政长官至少要得601票才能当选,即有276票和反对派联手的话,就变成可以左右大局的关键少数,他们通常是商界。反对派得席位越多,更少的关键少数都能“作反”了。

改制首先是取消区议会议员产生的117选委议席,以免掉入反对派手中。范徐丽泰建议改由港区全国政协担任为当然代表。另外估计某些界别的席位会被压缩,范太建议全国有香港代表的组织,例如全国工商联、青联、妇联的香港区代表,亦可以选举代表参与选委会。

粗略估计未来在1200席的选委会中,“爱国者”会占800席以上,稳握多数。

这是一场变局,触动既得利益。但阿爷已经铁了心,要走下去,不让颠覆者有可能骑刧政权了。激进反对派由2014年拒绝831政改方案开始,敬酒不饮,如今要饮罚酒了。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