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7“揽炒派”案 锁定戴耀廷等5人是主犯

反对派55人参与去年7月中“35+初选”涉嫌违反《港区国安法》,今年初被捕。政府最后落案起诉其中47人,包括初选发起人港大法律学院前副教授戴耀廷、在囚的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等,他们全被控一项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案件昨日(3月1日)西九龙裁判法院提堂。

47“揽炒派”提堂,控方详数颠覆罪状。

47“揽炒派”提堂,控方详数颠覆罪状。

47名被告这样多,究竟如何分主次?

原来控方有分出5名主犯,头5名被告是: 1. “35+初选”倡议者、前港大副教授戴耀廷,2. “35+初选”倡议者、大学客席讲师区诺轩,3. 东区区议员、民主动力成员赵家贤,4. 西贡区议员、民主动力成员钟锦麟,5. “三投三不投”联署发起人吴政亨合作。控方指上述5人串谋其余42名参与初选的共犯,透过“35+”初选在立法会选举夺取大多数议席,以拒绝通过财政预算案、逼使特首根据《基本法》第50条解散立法会,以及令特首因立法会解散,以及重选的立法会拒绝通过财政预算案而根据《基本法》第52条辞职。

控方指头5个主犯有不同角色,戴耀廷透过在《苹果日报》和自己的facebook专页撰文,提倡民主派初选“35+”的计划,他形容这个计划为“大杀伤力宪制武器”,其后再提出“揽炒”的议题。

区诺轩其后与戴耀廷合作,推动整个民主派初选“35+”的计划。

而赵家贤和钟锦麟则透过民主动力这个组织,去协调民主派候选人,又推广众筹,招揽义工,安排物资,组织整个“初选”计划。

而吴政亨则发起“三投三不投”行动,指示选民哪一些候选人应该投,哪一些候选人不应投。

其余42名被告则参加初选,又同意及提倡戴耀廷和区诺轩“35+和揽炒””计划。

控方又把这个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的计划总结为3个阶段,分别为1. 宣传“35+和揽炒”方案,与各方协调;2. 安排推广和物流、发起众筹以及制定协议;以及3. 在国安法实施后,遵从初选的目标和结果。

首阶段是在去年6月30日国安法生效前,戴耀廷发表《立会夺半 走向真普选重要一步》、《齐上齐落 目标35+》等文章。而区诺轩亦在传媒访问宣称“35+”能取得更好的谈判能力,争取“五大诉求”或达至“揽炒”,并与戴耀廷于去年4至5月举行多次协调会议。

到第二阶段,控方指称戴耀廷、区诺轩、赵家贤和钟锦麟举行记者会公布初选计划,然后呼吁大众透过众筹计划捐款,吴政亨亦曾转帐13.5万元予苹果日报有限公司,作为宣传初选头版广告费用。控方指,根据警方后来从赵家贤办公室搜出的初选提名表格,参选者须签署声明,以及缴交1万元按金。

案中另一个关键是候选人承诺会无差别否决预算案的“墨落无悔”声明。控方指,梁晃维、张可森及邹家成于去年6月9日发起“墨落无悔,坚定抗争,抗争派立场声明书”声明,包括黄之锋、朱凯廸和袁嘉蔚等20名被告,曾签署这个声明,并在个人facebook专页发布,另有8名被告签署声明,但没对外发布。公民党和新民主同盟的参选人亦有签署有关声明,公民党更在facebook发布声明内容。

在最后一个阶段,戴耀廷、区诺轩和香港民意研究所两名职员举行记者会,解释“35+”方案,以及投票安排。控方表示,初选最终在去年7月11至12日举行,收集超过61万张选票。

至于55人参与初选,最后只有42个参与初选者被起诉,相信主要因为部份人在参选时既不签署“墨落无悔”声明,亦无承诺会否决预算案,所以不构成“串谋颠覆国家政权”行为。

Ariel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