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扶助初创忌药石乱投 宜拆墙松绑

有说,未来就是初创的世代。

根据政府统计,香港科技初创公司在2019年9月已达3,184间,聘用员工1.2万,公司增长数足足是2017年的一倍,原是“丁财两旺”。一场疫症,各行各业饱受打击,有顾问公司于2020年中向初创公司进行问卷调查,发现所有受访者均对本地发展前景不感乐观,甚至希望撤离香港市场。引述科学园科培网络荣誉会长邹健宏的一句:“在香港,初创的死亡率其实很高。”不过,他们都并非死得不明不白。

Tink Labs是被喻为“独角兽”的初创企业(即市值10亿美元以上),创办人郭颂贤是90后香港人,其一次旅游使用手机的经验,令他研发了Handy Phone,为酒店客人提供不限通话时间及免费网络的智能手机服务,短短几年间,业务覆蓋全球,可是,Tink Labs在不断争取投资者注资的同时,并未作出适时转型,后来更被上网卡、WiFi蛋等技术取代Handy Phone的功能,变相失去竞争力,2019年更传出拖欠薪金、变卖Handy Phone手机等消息,现时更几乎绝迹于市场。为什么在此要提Tink Labs?因为创办人郭颂贤在2016年曾表示,其实港府从公司成立,直至新加坡政府向他们招手迁册时,一直都没有接触过他们,情况实是极不理想。

而8年前在港成立的GoGoVan,相信香港无人不晓,其为电召客货车及物流业掀起翻天覆地的变化,同时间,这个初创企业亦招来的士业界的嫉妒。就在2015年,的士业界超过40个团体伙同香港理工大学发表《有关轻型车辆不受规管载客取酬的研究》,表示必须加强对“非法载客取酬”的执法行动,更声言要加重罚则,但从来不就自己的服务质素、态度等检讨,而政府亦未见愿意就《道路交通条例》中的货车载客取酬部分审视,以致后来类似GoGoVan的物流应用程式,均很难有发展。

另一个例子是Airbnb,这个市值864亿美元的巨企,最初是由2位设计师租出家中的空间予几位旅客而衍生的“共享经济”概念,时至今日,相信但凡自由行、背包客都曾经是Airbnb的用家。但这个在世界各地发展日趋成熟的科企,在香港却遇到了滑铁卢。上年6月中,立法会通过修订《2018年旅馆业(修订)条例草案》,以打击无牌旅馆为由,进一步收窄Airbnb在港生存空间。事实上,本地旅馆发牌制度守旧、程序冗长,大部分Airbnb住宿提供者均没有这样的法律知识及资源申请相关牌照,再者,Airbnb本身亦主动与政府及业界洽谈规管共享住宿,惟同样碍于既得利益者的阻挠,不单是共享经济、甚至初创企业亦在香港裹足不前。

创科局及投资推广署声称在2016-20年间投放1,000亿支援初创企业,但另一边厢却对于故有法规一成不变,难怪初创企业一直处于初创阶段,难以成长。唯有拆墙松绑,香港才可迎接初创大未来。

齐嘉治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