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美专家问:美愿意为保卫台湾冒核战风险吗?


东风41是中国具有核威慑力的洲际弹道导弹 新华图  

近期不断有美国专家警告,美国对台政策辩论和规划必须考虑美中可能因台湾爆发核战的风险。最新又有美国专家问:如果有核战争的“合理前景”,美国还愿意保卫台湾吗?如果为了保卫台湾,美国付出一些城市遭受核打击的代价,值得吗?

最新发出这一警告的是美国智库“国防优先”的研究员斯威尼(Mike Sweeney)。他4日发表题为“为什么台湾冲突可能发展成核战?”的分析报告指出,在华盛顿制定对台政策时,核战争风险的考量应该是首要和中心的。美中在台海危机中发生误判的可能性比人们普遍认为的要高。

作者指出,在美国国防规划的辩论,以及关于美国是否维持对台战略模糊性的政策讨论中,核战风险应是首要问题。

首先,作者从中国和美国双方可能将台海冲突升级为核战的意愿进行分析。

从中方看,斯威尼指出,并非所有美中冲突必然以核冲突告终,但台湾问题与中国外交政策中的其他问题不同。在北京看来,这是一个国内问题。对北京来说,台湾已经是中国的领土。统一不仅关乎重大利益,还关乎对中国命运的基本信念。 

美国前驻华公使傅立民(Chas Freeman)最近指出,对北京来说,一场围绕台湾的战争可能升级到核层面,以抵御中国在民族主义核心问题上受到羞辱的国内政治后果。

斯威尼指出,傅立民的观点值得深思。任何关于台湾的战争对中国而言都将不仅是为领土而战问题,而且是一场关于现代中国灵魂核心概念的战争。

斯威尼分析,对于中国民众而言,一旦台海开战,公众很可能会深深投入并支持。尤其是如果美军试图对中国大陆的空军基地、导弹发射器、雷达和其他设施进行常规打击,情况更是如此。对北京领导人来说,台海战争后果巨大,风险将是生死攸关的。

斯威尼强调,如果面对台海战场上的失败或挫折,中国可能会发现自己更愿意使用核武器,即使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中国在冲突之前并不打算动用核武。

从美方来看,斯威尼指出,考虑使用核武器也并非完全不可能,尤其是一些公开支持保卫台湾的人表达了对核选项的兴趣。 

斯威尼表示,保卫台湾不应被视为美国能轻而易举或必然胜利。尽管中国在实现两栖登陆上将面临重大挑战,但美军也必须克服巨大困难,其中包括与解放军空军和导弹部队进行近距离作战,美军在附近的基地也容易受到解放军传统导弹的攻击。

作者问:如果战局出现意想不到的逆转,美国领导层将如何应对?美国公众会怎么想?比如说出现这种情形:如果中国能够击沉一艘美国航空母舰,杀死大约5000名美国人,那么一个下午的死亡人数就比美国军队在八年的伊拉克战争中所遭受的死亡人数还要多。

斯威尼分析,美国确实有可行的战术选择,根据《2018年核态势评估报告》,美国试图让核选择更加有力。这些包括部署潜射低当量W76-2弹头和发展B61战术重力炸弹的升级版。中国观察家就明确指出,这些系统可能会使美国更有可能使用核武器,这种情况会因美国在西太平洋的常规优势减弱而加剧。

斯威尼指出,这不是说美国肯定会动用核武,甚至不太可能,但值得承认的是,有这种可能性。这是需要注入辩论的元素,不仅在关于对台战略模糊性的辩论中,也包括在更广泛的针对台湾局势的国防规划中。 

其次,作者从美中核力量的对比来分析。他指出,中国的核武库数量远不及美国,但中国拥有足够的战略力量,可能对一些美国城市造成不可接受的损害。

据五角大楼估计,中国可运作的核弹头库存在200枚出头,仅列世界第四位。五角大楼不预期中国核弹头今后十年会翻番。即便达到500枚,与美国可运作的核弹头1750枚,外加2050枚储备相比,中国的核力量相距甚远。五角大楼认为,增强核生存能力和二次打击能力是中国扩大核库存和发展新运载系统的重点。

斯威尼强调,中国可以用其陆基武器对美国实施重大惩罚。中国有东风5、东风31、东风41等洲际弹道导弹,能够击中美国本土。

作者发问:如果有核战争的“合理前景”,即使有可能获胜,美国愿意保卫台湾吗?即使中国城市遭遇更大破坏,为了维护台湾的“主权”,美国付出安克雷奇、火奴鲁鲁、洛杉矶、西雅图遭受直接核打击的代价,值得吗? 

第三,作者从美国战争风格可能引发的意外升级风险进行分析。

斯威尼指出,鉴于美国在战争中喜欢深入敌方领土进行纵深打击的风格,这也带来了核战可能性。即非核打击可能会无意中触及中国关于核使用的红线。加上中国将传统导弹与核导弹部队合并,如果美军意外打击了中国的战略资产,就会造成无意间升级的机会。

斯威尼称,在处理台湾突发事件升级的能力方面,双方可能仍存在根本的误读,其原因可能超出严格的操作事项。

斯威尼认为,无论是北京冒巨大困难和风险进攻台湾,还是华府跑到北京门前去防卫台湾,都显示出中美双方愿意采取冒险行动。谨慎的假设是,使用核武器比双方在冲突前冷静评估的意图更可行。

最后作者强调,所有试图思考美国对台政策的辩论,其起点和终点必须是美中之间的战略稳定。他说,当美国重新审视对台战略模糊和辩论防御计划选项时,核问题比其他任何方面都重要,必须成为首要问题。否则就是错误的政策制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