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国者治港不是新要求,而是基本底线

 

maxresdefault

“爱国”是出任公职基本条件

 

底线,是确保思想和行为不发生质变的红线,“爱国者治港”既是底线标准,“爱国”本身是一种自然情感,建基于“爱国”之上的效忠国家则是特区所有公职人员必须遵循的基本政治伦理,是其安身立命之本。 “一国两制”框架下的“爱国者治港”从来不是一个虚泛概念,爱国者治港是一国两制的设计初心,一国两制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当年提出“港人治港”是以“爱国者治港”为核心。

 

近年来,一些反中乱港分子和本土激进分离势力,在美西方反华势力支持煽动下,利用现行选举制度漏洞进入特别行政区治理架构,肆无忌惮进行反中乱港活动,散布“港独”主张,抗拒中央管治,阻挠特区政府施政,甚至与外部敌对势力勾连,企图通过操控选举夺取管治权。这些行为和活动,严重损害香港宪制秩序和法治秩序,严重挑战宪法、香港基本法和香港国安法权威,严重危害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严重破坏香港社会大局稳定,严重损害香港民生福祉,充分表明现行选举制度已经存在明显漏洞和缺陷,必须采取坚决措施予以解决。正本清源、筑牢屏障,在制度安排上确保“爱国者治港”,是维护“一国两制”制度安全的迫切之举,也是确保香港特别行政区依法施政和有效治理的当务之急。

 

“爱国”与“爱港”并非对立选项,而是统一的整体。只有坚持二者统一,爱国主义才是真实的、具体的、可行的。“爱国爱港”是每一位爱国者的原则信条,又是所有“治港”者的行为规范。爱国者的一切思想与行为,必须从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保持香港长期繁荣稳定的根本宗旨出发,做到坚守“底线”、不碰“红线”。因为香港从来与祖国同前途、共命运,只有爱祖国,才能真正爱香港;只有在爱国者管治之下,香港才能有长远的安定与发展。

 

国家宪法明确规定:中国公民有维护祖国的安全、荣誉和利益的义务,不得有危害祖国的安全、荣誉和利益的行为。这是宪法在公民个人与主权国家之间建立的政治与法律联系,是“爱国者治港”的法理依据。“港人治港”要以爱国者为主体,是一个主权国家对于本国公民和公职人员的最低层次要求,因此称之为“底线标准和政治规矩”。坚持以爱国者为主体的“港人治港”,就是确保治港团队必须以爱国爱港的香港人为主,特区管治权力必须牢牢掌握在爱国者手中。从治理主体的角度来看,以爱国者为“主体”的“港人治港”必须落实于中央赋予特区的行政管理权、立法权、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等权力运行的每一领域。

   

香港处于历史发展的关键时期

 

长期以来,行政权方面,基本法规定行政长官、行政会议成员及政府主要官员由香港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国公民担任,但是部分公职人员早已取得“居英权”或持有英国公民(海外)护照,部分公职人员政治理念完全与“爱国者治港”的宪制要求相悖离;立法权方面,以往立法会中揽炒派势力猖獗,部分议员公开宣扬“港独”主张,拒绝承认国家对香港拥有并行使主权,寻求外国或境外势力干预香港事务;司法权方面,基本法规定终审法院以及高等法院首席法官应由没有外国居留权的香港特区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国公民担任,但是现实当中不少法官拥有“隐性双重国籍”,外籍法官更是扮演着微妙角色,导致针对黑暴案的审判偏离了专业公正的立场。种种乱象的根源,在于“香港有些人只尊重原有法律制度的基本不变,而漠视特别行政区宪制基础的根本改变”。

 

当前,香港进入由乱向治的关键时期,中央和特区政府在各领域、各层面的正本清源、拨乱反正工作方兴未艾。爱国爱港者治港,反中乱港者出局,正在由“政治规矩”上升为“政治共识”,由“政治共识”上升为法律规范。有如香港国安法一样,相关规定必然转化为日趋完善的制度机制,成为广大市民自觉遵守的行为准则,得到行政执法司法机关的切实执行;“爱国者治港”也将随着时间的推移,最终落实于香港治权的各个角落,成为一种与“一国两制”制度相适应的政治文化。爱之切,则为之计深远”,完善香港特区的选举制度、确保“爱国者治港”,是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确保“一国两制”行稳致远的必然要求,是香港社会早日停止政治争拗、心无旁骛谋发展,维护香港长期繁荣稳定的必由之路。做好这项工作,功在当今,惠及长远。

HKNews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