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建制派要如何回应“爱国者治港”

中央港澳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国务院副总理韩正日前分别接见我们港区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在讲话中突显两大要点,一是不能容忍反中乱港分子,通过选举平台和勾结外国势力破坏香港繁荣安定,挑战宪法和基本法,危害国家安全和损害中国主权;二是“爱国者治港”不是一句口号,希望建制派在调整完香港选举制度后,要集中精力解决经济民生的深层次问题。我今天看到一篇文章,特在此向大家推荐,全文如下。

 

建制派要如何回应“爱国者治港”

日前,路透社以“梁振英不排除复出做特首”为题的新闻报导,引起全城关注。

其实,梁先生是在被问会否复出做特首回应,“会尽一切努力为香港、国家服务”,仅这一句表达他个人一贯立场和信念的话,即被赋予了新的含义。

看来,新一季的特首黑马猜谜,又开始了。

然而,当大家热衷于猜测下任特首时,我们还是要先回到“爱国者治港”这个近期焦点上。

1

中央港澳领导小组副组长夏宝龙早前发表的讲话,是“爱国者治港”最新及完整的一套论述。

此番话一出,社会上自然有不少反响,然而当中有多少是在断章取义?又有多少是各取所需?剩下有多少能够完整解读?

这次“爱国者治港”的论述基本上可以分为两部份,前半部是说给“反对派”听,重点在于重申若要进入治港行列,必须是“爱国者”。

夏宝龙此处所提的,与邓小平当年“爱国者治港”的说法一脉相承。

一些人误解以为这次说法将“爱国者”的定义收窄,限制了参政空间。实际上并非如此,非但不是收窄,而是更为清晰明确。

何以清晰明确?因为这次不只对“爱国者”的定义作了具体的阐述,更是用了对比方式,反面解释什么“不是”爱国者,使“爱国者”的定义更为完整。

在这种清晰界定之中,有意从政者可以更易知道自己的定位与路向。夏宝龙更特别提到“不搞清一色”,正是反映爱国者治港制度下的多元包容。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有关什么“不是”爱国者的阐释甚为具体。

这次负面清单不是凭空想像,而是针对香港社会已经发生的情况作出归纳,如利用各种手段歇斯底里地攻击中央政府,公开宣扬“港独”主张,在国际上“唱衰”国家和香港,乞求外国对华对港制裁施压的人,挑战国家根本制度、拒不接受或刻意扭曲香港宪制秩序者,“揽炒”派等等。

这些言行,反对派在过去若干年比比皆是,充斥着整个香港政治场所和媒体,令中央政府与社会大众切实体会到,香港的“爱国者治港”会面临如此明目张瞻的威胁,修补、调整、完善相关的制度,已经到了捍卫政权不能倒的时刻。

所以,夏宝龙演辞前半部份的内容,说到底就是为了正本清源、以正视听,强化“治港者必须爱国”的铁则。

以上部份是针对反对派而说的,让他们好自为之。

近日不少建制对夏宝龙发言的回应都聚焦于此部份,表示“爱国者治港是理所当然及天经地义”。

然而,对于建制派而言,更要好好理解夏宝龙的后半部内容。

2

如上文所述,前半部发言,是上承邓小平所提出的“爱国者治港”,后半部却是对“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政权架构中,身处重要岗位、掌握重要权力、肩负重要管治责任的人士”有“更高的要求”,更是别具时代意义。

夏宝龙提出4 个具体条件,
      一是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方针;
      二是坚持原则、敢于担当;
      三是胸怀“国之大者”;
      四是精诚团结。

只看放在第一点中的“要深入系统地学习领会‘一国两制’方针的精髓要义,并善于运用‘一国两制’理论,分析、解决香港面临的各种困难和问题。”建制派中目前有多少人可以拥有这个条件?

再看第三点”要站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高度和国家发展全域,谋划香港的未来,办好香港的事情,推进‘一国两制’实践”,能堪大任之人又有多少?

建制派应好好反思为何夏宝龙会有“更高的要求”?

远的可看香港多年的贫富差距、住房问题、产业结构等深层次问题,近的可看过去一年的疫情管控。

“治港者”要“爱国”,但”爱国者”未必足以”治港”是即将要面对的问题。

所谓”治”,基本可分为”管治”、”政治”两类,前者要对熟悉公共政策,解香港深层问题;后者要贴近群众,争取香港人心回归;这两方面的能力,目前的建制派可以达到多少?

在”爱国者治港”制度完善之后,反中乱港者绝迹治港舞台之时,”爱国者”站在”一国两制”的C位,其表现会完全展现在广大香港市民眼前。

夏宝龙的话自然是希望”爱国者治港”能够充份全面落实,使一国两制得以行稳致远。

3

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建制派过去十年下了多少功夫,未来十年又要下多少功夫?

建制派应积极地思虑,未来怎样做才可以建立达标的管治团队?

如何吸引有志者加入?加入后如何培训、历练?

这些都是”爱国者”落实”港人治港”时的重要课题。

建制派要深明”治港”的必要条件是”爱国”;”爱国”却不是”治港”的充份条件;这次不只要正本清源,也要固本培元,才能不负国家所托,不负”爱国者治港”。

因此,当大家关心下任特首是谁时,还是要先了解中央对“治港者”的基本要求和四大条件,这不但是中央的要求,也事关香港长远稳定和发展的时代呼唤。

 

作者:一国两制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杨云

周春玲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