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肥仔朋友离开的故事 有时病是大饮大食食出来的…… 另外也写写凉薄的老板

珠宝肥何的嫲嫲早上起床,吃完早餐。珠宝肥何就要要求,嫲嫲去买煲汤材料,回家煲汤。

嫲嫲买完材料,回家打开大闸,推开大门。孙子已大叫,嫲嫲呀嫲嫲,爸爸喷咗好多好多血,瞓咗觉,我叫佢唔醒呀。嫲嫲走入睡房,看到自己,唯一独子,珠宝肥何,全面全身,全张双人床都是血。嫲嫲即时打三条九,话我们在泓景台,请尽快来啊。

发呆的嫲嫲,站在珠宝肥何床前,直至救护员到,才从惊愕中醒来,大声呼叫,“帮我救返我的独子呀! ”肥何太太与至亲,冲往长沙湾,明爱医院,面青面灰口唇白,站在急救室,等到医生出来,他全身大汗,好似大雨淋漓,汗从头流到,医生白色制服湿透,脚步不稳,一步一步,缓慢行出,急症室。对住所有家属,震颤地说: “对不起。我不停压,不停救,救了差不多,成一个钟头,我不停挤压,又落重救命药,但是他,动都不动,没有呼吸喇,脉搏停止,没有喇,救不到啊。”

这一天嫲嫲,喷出血话,哭天崩说: “我四十几岁,死咗老公。六十几岁,今天死埋个独子。我老公,五十几岁。就因为癌魔肿瘤,就离开我。今天我孩子,四十刚到,癌魔又在我手抢走你。肥何呀,你留下我,留下年轻太太,又遗留四岁孩子。我个独内孙,唔知我好彩,定小孩不好彩呀。好彩就话,死前生仔,令何家香灯,仍可继续,每年春秋清明,重阳二祭,还可奉上,烛火敬拜,何家祖先,及你父子。唔好彩就是,我哋两个寡妇。我老喇,仍可寄托,孙儿未来。但是我个新抱,四十未到呀,她条路点行呀,好难行,好陡峭,好崎岖难走,好难走下去㗎。我六十多岁 ,都就快,返去见,我个死了二十多年的死鬼老公啊。但是我个新抱,还年轻咋,点行完这条苦命路呀。这个是宿命啊。我老公五十多岁,癌就来。癌症遗传病,又传给我独子,四十岁不到,又系肿瘤,旧年圣诞开始发病,新抱左揾右筹,用了百多万,以为割走了肿瘤,今日癌魔,又话嚟就到,重死得咁辛苦,咁惨咁肉酸。

我在2011年前左右,认识咗珠宝肥何。同他一起食饭,我食完饭,放下碗筷。大家都停下,我以为他,都食完啦。叫酒家员工,攞个盒,包返余菜,回家益我两只宝贝洛威拿呀。点知珠宝肥何两只眼,好似我两只洛威拿,四只眼神那样,瞪住我手,打包的食物。他的眼神问我,点解要打包他,还要再吃下半场,第二次,要吃的食物。接住肥何,很不开心地说,我未食完,我仲要吃㖞。当时我即时缩开手,将盒放低,好呀,你慢慢食囉。他就好似,一条大肥猪,继续食嘞。佢当年嘅重量,超过我只洛威拿狗公,可能一倍重量。唔怪得他,可以一个人,食三个人嘅食物。

肥何的身裁十分巨型,有时病是食出来的。

肥何的身裁十分巨型,有时病是食出来的。

食完饭,我就同,我女人讲,这条珠宝肥仔,咁样食法,不健康不长命㗎。今天回想,一语成谶啦。当年我,更与我内子说,叫妳妹妹,与他同居可以,切勿生小孩,否则遗传,后果不敢想像呀。日月如梭,内人的漂亮妹妹,本来高挑娉婷,美丽可人,名牌大学,双学位,真是智慧与美貌并重,绝对有能力,可以竞选港姐入三甲㗎。漂亮妹妹,不见数月,再见竟然焕然一变,成了一座肉山,被她已逝的夫婿,养肥晒,一齐咁大大只,真是夫妻相呀。这个相,是人做,不是天然的呀。

急症室外,听完医生,宣布的恶耗,嫲嫲独子升天。嫲嫲及媳妇,再不能克制,对住天花,轰然大呼大叫,点解全能的上帝,这样残酷,不公平,对待她们全家。我脑袋转出,当时场景。天不公,地不平,肥何上天堂,妻呼天,子叫地,母亲哭断肠。肥何家姐,平日不说话,突然爆出一句话,“这是遗传病,这是天意,这是宿命,这是何家命运。但是点解,咁早到,肥何当年父归天,都有五十九岁啊。今天肥何死,得四十㖞。他的独子,只有四岁咋。莫非上帝,对何家,越嚟越收紧,越嚟越厌恶,越憎恨?”

我听完,哭,闹,怨恨,老天一切,种种对何家不公平,对他父子,种下癌肿瘤的宿命,令他父子,与她们婆媳,极早人鬼分离,肥何早登极乐,父子同相见,愤怒怨恨,对天上众神仙,大大声讨到极致。

由肥何发病,到一年后喷血死亡。我想了肥何,的一生,综合肥何,种种生活作息,工作行走习惯。再加我的,生活习惯,及我医病方法,以及自己家族遗传病的经验。吴卫平中医师说过,出生没遗传病,其后什么病,都有得医。小强,绝对相信,吴老师言。我父亲,在我十七岁,心脏病离世,父亲当时,还年轻。母亲也是,心脏病离开。当时应该,六十岁左右。

我自己四十多,开始心脏出现,翳住不舒服。曾经心脏发大,压住呼吸系统,呼吸不到。好彩当时懂得静气功,即时控制情绪,令自己冷静,舌头向上向后,一下一下,丹田深呼吸,令自己心脏回复过来。其后急忙,看张灿勋老师。老师摸完脉象说,不用怕。以后感觉心脏,翳住不舒服,十二粒靓鸡心红枣,三旧大姜,先用锡纸包住,明火烧熟,十二両生鱼,白镬煎煎两面,同炖四小时,分几次服用。自从有这汤,就平安到了六十几,心脏正常无误,去心脏专家,检测心脏,跑步上斜坡,都运作无碍啊。另外张老师说,什么都是假,最重要,都是每天,要运动啊。近年,吴卫平老师,加多一金句,过六十岁,更重要,什么都要,慢慢来,尤其吃饭,起床冲洗与行走,更要慢住做。

我自己,从小病到大。由西医看到皮肤专科,及肝脏专科,泌尿科,心脏专家,与耳鼻喉专科及眼科。痔疮开刀,由入播道医院,清除痔疮,更医到去,奥地利医院,真是周身,都是病。但是西医治疗,永远都是治标,更是循环,不断治疗,出入医院医务所,治不到本。不是医好,屁股出痔疮,眼又生眼疮,又频频屙尿,晚上合埋眼,未入睡,又要去小便,一晚五六次厕所,秘尿专科,梁智鸿,都不能根治我啊,我怎样睡呀。西医越治疗,越不堪。转看中医,绝对有改善。最终遇到,中医张灿勋老师,说要治本,就要勤运动啊。这句老师金句,当年埋入心,一生受用。再加埋,不吃难消化,的花胶鲍鱼,大鱼大肉的大餐。更定下决心,早午才吃肉,晚上只吃干果干酪,菜多饭少。身体感觉,就好起来,再加上太极,八段锦内家功夫,与静气功。我的元气,西医所谓,免疫系统,终于返回来。

近年久不久,做咗少少义工。见到好多,久病难医的病人,听到好多,病的问题。得知原因,其实成病,都是生病初期,不理自己,照食照玩,工作搏命。终于发展到,恶病纒身。继而更将病,生活习惯化,病发展到,极恶化,就魂归天国,无药可救喇。珠宝肥何,是其一。遗传病,不是出生就来,就不用怕。因为人,一出生,就有元气,有免疫系统,抑制遗传病。每个人,都有遗传病。随着天气,时辰八字,每个人,身体都有缺点。出生健康,成长就要,好好照顾,自己管理。自己身体。不抽烟,不狂酒,不大吃大食,早睡早起,多运动。病初起,早早找医生,令遗传病,及所有病魔,直至百年回天家,都不会出来,不会找自己麻烦。

我们送走肥何,依依不舍。

我们送走肥何,依依不舍。

小小的红磡殓房,被三座殡仪馆隔开。如果不是,我五十年前,帮忙过,一位小朋友父亲,办过丧事,真是揾不到,这个殓房。地方小到,从殡仪馆,一条横巷进入。但是它的历史,包括李小龙,都应该住过。因为国际,天皇巨星李小龙,死在伊医,与这个殓房,只是旁边咋。上到殓房出口,小小平台。珠宝肥何,已经瞓在棺木,包括至亲,两位热心基督教宣道会牧师,以及朋友,加埋十多廿人。做完简单,基督教仪式。我的车,就随着棺材车,直奔柴湾火葬场。一路开车,未亡人的家姐,愤怒喷出,“肥何老板,竟然不到?”肥何帮他,经营了廿多年,超过六成生意,都系肥何。半年全球跑,半年在香港揾,帮他揾返嚟。仲帮他做埋,私人事务。只系送来,包括他公司与他,共为帛金一千零一元。病了成年,一元都没有帮过。反为离职,好多同事,仲有心,亲自将送来帛金,多他好多多,以倍计。更利害,远自美国客人,送上帛金,是他老板,的70多倍帛金。网站珠宝行家,更人人贴文,赞肥何,好兄长,好大佬,祝他一路好走。作为小老板,我即时,问自己,我有冇,他老板,咁凉簿呀。

好快到了,柴湾火葬场。热心牧师话,因为肥何没洗礼,去不到,基督教坟场。但是不要担心,政府为取民心,五月政府坟场,骨灰位,大量推出,到时一定有归宿。牧师慰问完毕,按制一按,棺木随随进入,火葬处理室。一缕轻烟,卷在半空不舍不离。何堪病魔狂风吹,他飘散了,归天家了。肥何结束了,他短短一生。但是他,永记在,与他生活过,与他打拼过,与他飞翔过的母亲,妻儿,兄弟心中。肥何,好走,我们记住,你的好,你的生活,点点滴滴,你的肥,你的笑与食相容貌。

小强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