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大“组合拳”目的是去除劣质民主

终于,等来了全国人大代表们按下表决键,零反对票通过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这是继去年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后,国家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和政治体制的又一重大举措。

2021.03.14-1

听到高票通过的报导时,我想起了年初有一位学者写过一篇文章,叫嚣中央“放马过来”,现在又一马踏飞燕来了,反对派还会相信中央不再出手?

1

读者要注意,全国人大通过的决定,用的字眼是“完善”香港选举制度,也就是说原有选举法律有漏洞或不适应香港的现况,需要补漏和堵塞,而非如港区国安法新修一条法律,更不是反对派所指是“民主倒退”、“结束两制”的谎词。

完善法律,目的去除劣质民主,让香港管治重回正轨。

为此,我们不妨检视人大“决定”,究竟在哪些地方对选举制度作出“完善”,不全面理解这些内容,对下一步如何落实好人大“决定”,是一句空话。

一是增加了选举制度必须确保爱国者治港的相关规定。

正如张晓明主任所讲,不允许不爱国的人特别是反中乱港分子再进入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治理架构,继续堂而皇之地坐在立法会的议事大厅里面,一个都嫌多!

中央领导强调“爱国者治港”不是一句空话,过去就是因为缺乏制度保障,让一些反中乱港分子占了空子,立法会就成了他们破坏“一国两制”的舞台。

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选举制度,目的是为全面落实“爱国者治港”提供法律和制度的保障,也是人大“决定”的根本出发点。

制度上增加了审查委员会;行政长官、立法会部分参选人,须获选举委员会一定比例的提名;宣誓必须真诚等,这些条文都将成为严格的把关机制,让反中乱港分子无隙可钻。

当然,中央在划定政策界线中,明确不在香港的社会政治生活当中搞“清一色”,肯定“泛民主派”里面也有爱国者,他们将来仍然可以依法参选、依法当选,在立法会里面仍然可以听到不同的声音,包括批评、监察政府的声音。

确立“爱国者治”的政策界线,相信将来的民意代表性会更加的广泛,民意表达不受骑劫。

2

二是设立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使民主更健康地往前推进。

11日全国人大通过的“决定”中规定,将“设立香港特别行政区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负责审查并确认选举委员会委员候选人、行政长官候选人和立法会议员候选人的资格”,这是首次设立的一道机制,将过去由选举主任负责的遴选工作,提升为一个法定机构来把关。

既然在建制架构内,反中乱港分子一个都嫌多,那么“遴选”机制的设定,将是选举制度是否符合人大“决定”的有力保证。

在过去的几次行政长官选举中,因反对派曾以“关键少数”要胁中央,企图选出一位中央不接受、又或造成参选人均不获过半选票当选,人为地制造宪制危机。

中央虽然最终化险为安,但不足以高枕无忧,只有成立资格审查委员会,才可为解决这类宪制性问题提供法律保障。

我认为,既然此事涉及宪制上的重大问题,是选举制度的重中之重,组成委员会成员可考虑加入中央政府代表,以确保进入建制架构的人选。

符合夏宝龙副主席提出的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方针;坚持原则、敢于担当;胸怀“国之大者”;精诚团结的四大条件,使香港政权牢牢掌握在爱国者手中。

无疑,审查委员会具有很大的权力,特别是如何选人、如何运用权力,如何设置监督机制,需要设计配套性措施,把政策用好用足,不能等出现问题再作补救。

3

三是扩大各阶层的代表性,推进香港民主进步。

人大“决定”设立一个具有广泛代表性、符合香港实际情况、体现社会整体利益的选举委员会,负责选举行政长官候任人、立法会部分议员,以及提名行政长官候选人、立法会议员候选人等事宜。

选委会由1200人增加至1500人,立法会议席由70席增加至90席,分别增加了一定比例的数量,目的是让各方有代表性、有建设性的人士进入建制架构,使特区政府施政更加顺畅。

经历了“占中”和修例风波中的黑暴运动后,香港的所谓民主社会已发生了颠覆性的改变。

反对派不再以监察、改进政府施政为工作重点,其中不少人与国家为敌,勾结外国势力反中乱港,甚至借议员之名,游说外国政客搞什么“香港人权法案”,对香港实行制裁。

实在是荒谬!

4

回过头看,香港民主制度付诸实践的时间并不长,本身就需要在实践当中不断地探索和完善。

这次完善选举制度的重点是对具有广泛代表性的选举委员会进行调整优化,并且赋予新的职能,除了可以继续选举产生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之外,还有权选举产生立法会部分议员,并参与立法会所有议员候选人的提名。

这样做的主要目的,就是要构建符合香港实际情况、有香港特色的民主制度,使香港的民主步伐走得更加稳健。

反对派指责人大“决定”是民主倒退,如果香港社会按照他们设定的话语,只看选举议席增加与否来判断民主的发展,而不看香港已经出现了管治失效,甚至发生了2019年的黑暴运动,那么这种民主还有什么意义?本质看才是“民主倒退”。

全国人大主动修补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制度漏洞和缺陷,包括行政长官和立法会产生办法在内的选举制度存在明确的漏洞和缺陷,目的是防止反中乱港分子得以通过选举进入特别行政区的政权机关和其他治理架构,防止使外部势力得以通过多种方式深度的干预和渗透香港事务,并为他们从事危害国家的安全活动提供了可乘之机。

今天亡羊补牢,国家安全和香港特区的政权安全,才得以稳固,这才是民主进步的表现。

周春玲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