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叶国谦指田飞龙“忠诚废物”论无礼 或令人觉得他是“废柴学者”

叶国谦直言对田飞龙这番言论“很反感”。

两会召开前夕,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田飞龙在报章撰文,指新制度下对建制派提供更多席位,对他们的要求也升级,更指中央需要的“不是橡皮图章或忠诚的废物”,而是“贤能的爱国者”。

叶国谦指田飞龙“忠诚废物”论无礼。

“忠诚废物”论矛头直指香港建制阵营。从政30年的叶国谦直言对这番言论“很反感”,“当然各人有各人表达的自由,但用上这些字眼……什么‘忠诚的废物’,这是很无礼貌、侮辱性的说话。”叶国谦质疑该学者,有不满可以严厉批评,但有关字眼不是学者应该采用的语言,“用上这样的论述,可能别人也会觉得你是‘废柴学者’。”

叶国谦指田飞龙“忠诚废物”论无礼。

他强调,每个人参政议政都有其个人理念主张,无论由地区直选或有功能组别、选委会产生,必然要通过授权机制,“他出到线,其能力是否符合,大家都会有理性的评价。”他坚信议会内没有免费政治午餐,“大浪淘沙,做得不好的自然会被淘汰。”

有意见认为,有关论述反映有声音怪责建制派过去数年未能在议会内成功压制民主派。叶国谦认为很多内地学者甚至香港学者都未明白立法会本身存在的问题,指建制派在议会内占多数,不代表可以任意而为,“愈是占多数,你一打横嚟,社会反应会好大;相反少数派发烂渣,社会容忍度会很高。”

叶国谦(右)指田飞龙“忠诚废物”论无礼。

他又指,市民对直接选举及间接选举有自己的看法,泛民在地区直选成绩往往赢过建制,“你人数比较多,对家指其民意授权比你大,这个矛盾吵来吵去解不开。”

叶国谦指,市民对直接选举及间接选举有自己的看法。资料图片

他认为今次政改可以彻底根治这个问题,只容爱国者治港,否则放一班为反对而反对的人入议会只会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