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香港”的诞生,新时代的远航

2021年3月11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高票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人民大会堂内掌声雷动,经久不息。

此掌声,因为一路走来的不易,因为一锤定音的决断,因为一往无前的希望。

翌日,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就此讲话,他说:“这(完善香港特区选举制度)是一个微创手术。微创手术的特点就是创口小、探入深、术后恢复比较快。我们也坚信,这次香港的选举制度动了手术之后,香港民主制度的肌体会恢复健康,香港社会的活力会充分释放,香港居民会更加安居乐业!”

“一法霹雳安香江,选规厘定护远航。”晓明主任的比喻很生动,但“微创手术”给香港带来的影响,既系统且深远,既在政治上也在政治外,必将逐渐显现其立体性的作用,与制定施行国安法一道,加速完成香港的“蝶变”。

或者可以说,自香港国安法+完善香港选举制度始,“一国两制”香港实践的前半程结束,“一国两制”香港事业的后半程启航,香港现代史、香港回归史、特区发展史上已经留下里程碑式的一笔。

这是“新香港”的诞生。

 

完善香港特区选举制度,是以点带面,以事谋势,以一域而定全域。

决定全文九条,条条关键,直指香港问题主要是政治问题的核心,无一不贯穿、体现著中央对港全面履行管治权的系统思维和整体安排。

——《决定》所解决的不仅是“爱国者治港”的问题,还有行政主导体制不健全不稳固的问题,特区政府施政过往步履维艰的局面将自此扭转;

——《决定》所解决的不仅是选委会的问题、行政长官选举的问题,还有立法会的问题、区议会的问题、民主进程“循序渐进”发展的问题,特区行政立法关系将自此重塑;

——《决定》所解决的不仅是选举投票的问题、政治参与的问题,还有全物件管理的问题、全流程监管的问题,特区政治秩序、政治伦理将自此夯实。

择内容要者,不难看出《决定》的厉害:

——选委会由原来的4个界别1200人调整为5个界别1500人,规模扩大、结构优化,将确保选委会中的“爱国者”为绝大多数,确保今后选出的行政长官为“绝对的爱国者”;

——参选行政长官由原来需要有150个提名到需要有188个提名,且需要在选委会五个界别中每个界别参与提名的委员不少于15名,门槛更高、要求更严,将彻底摧毁反对派的“造王”能力和干扰力,确保反中乱港分子以及“伪装者”和政治投机分子出局;

——立法会由原来的70个席位增加至90个席位,且增加选委会选举界别、调整地区直选数量,构成多元、品质可控,将一举实现立法会2/3以上立法会议员是“爱国者”的目标,达到基本法规定的通过重大方案的门槛,确保香港特区政令、法令畅通和治理效能;

——将原来选举资格审查职能由民政部门担负改为设立香港特别行政区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担负,层次更高、公信力更大、组织力更强,将确保特区无论是行政长官候选人,还是立法会候选人乃至区议会候选人,都符合基本的从政标准,具备基本的政治伦理,把反中乱港分子挡在政权机构门外

另有一个重要的影响是,完善香港特区选举制度后,建制派、政治参与各方乃至香港全社会,将从选举乱象和纷争中解放出来,告别撕裂、内耗,迎来和谐、有序,将更多精力投放至推动香港发展经济、改善民生上,不再“泛政治化”。

所以说,完善香港特区选举制度,将要重塑的不仅是香港的政治局面,还将重塑香港的社会局面,撬动并牵引香港的方方面面。

 

评价完善香港特区选举制度,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用了两句话:

这是继香港国安法出台之后中央治港又一重大举措,在“一国两制”实践进程中具有重要里程碑意义。

重大举措,意义重大,而方向始终如一。

此前,2月21日,夏宝龙在一个讲话中说:

有一个老调还得唱,这就是“一国两制”不会变!无论是制定实施香港国安法,还是完善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以及我们所做的其他一切事情,都是在坚持和完善“一国两制”,都是为了坚定不移地让“一国两制”实践沿着正确的方向行得更稳、走得更远!

这也是靖海侯反复强调的一句话:

变是为了服务于不变。

对于完善香港特区选举制度,香港社会有共识,也有些许疑虑。有人可能会问:香港“反对派”的出路在哪里?香港民主的进程会怎样?普选的目标还要不要?

在《香港反对派的“重生”之路》一文中,靖海侯曾作相关分析。今天,我们再看看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12日答记者问的一些表述,能发现更多资讯。

关于反对派

——中央强调“爱国者治港”,不是说要在香港的社会政治生活当中搞“清一色”

——我们讲不爱国的人不能进入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权架构或者管治架构,不等于说他们不能在香港正常工作和生活,只是说他们不能够参与管治。

——把不爱国的人特别是反中乱港分子排除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管治架构之外,不等于说把所有的反对派或者范围更广一点的“泛民主派”全部排斥在管治架构之外

——反中乱港分子和反对派特别是“泛民主派”是不能简单划等号的,反对派特别是“泛民主派”里面也有爱国者,他们将来仍然可以依法参选、依法当选。

关于普选

——此次全国人大决定对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修改完善是一个小切口,对基本法第45条、第68条没有改一个字、一个标点符号。因此,这两条所确立的香港行政长官和立法会议员选举最终达至普选的目标不会改变

晓明主任的讲话很直白,国安法+完善香港特区选举制度后的香港,反对派可以继续存在,反对派里也有爱国者,还可以参与管治,行政长官和立法会议员选举最终将达至普选。

在全面落实“爱国者治港”原则下,香港的政治前景清晰明朗。

 

“一国两制”方针不会变,“新香港”却就要诞生。

这一“新香港”,是“两制”不再凌驾于“一国”之上,是香港对宪法的拥护和遵守;是中央履行全面管治权更生动和具体,是中国共产党在香港社会得到尊重。

这一“新香港”,是坚持和继续完善“一国两制”制度体系,形成一套符合香港实际情况、有香港特色的新的民主选举制度;是“爱国者”的全面崛起,是反中乱港分子的全面出局。

这一“新香港”,是行政长官真正全面领导特区行政、立法、司法;是立法会的高效运行,是区议会的“去政治化”。

这一“新香港”,是聚焦发展经济和改善民生,是聚精会神解决香港各种深层次问题;是香港贯彻落实“十四五规划”,积极融入国家发展大局,投身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这一“新香港”,是非法“占中”不会再发生,“旺角暴动”不会再出现,“修例风波”不会再重演;是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不会受冲击,是香港的长期繁荣稳定。

这一“新香港”,是绝对不能允许任何危害国家主权安全、绝对不能允许挑战中央权力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权威、绝对不能允许利用香港对内地进行渗透破坏的活动,是“三条底线”绝对能得到捍卫。

这一“新香港”,是国家的新香港,是香港市民的新香港,是香港的再出发,在新时代的真正起航和远航。

凡是过往,皆为序章。

那个街头充斥暴力的香港已经一去不复还了,那个立法会里乱象不断的香港已经一去不复还了,那个新闻里社会政治法律纷争频发的香港已经一去不复还了。

 

2022年,香港将迎来回归祖国25周年,恰是“一国两制”在香港实践的中期。

而今天中央所做的一切,已为“一国两制”香港事业确定分水岭。

经历了太多风雨挑战,历史会记住这一切,在国家和香港的历史中高亮显示。

东方之珠,我们守护了你的光彩。

靖海侯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