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乐迷“饿”得耐 MIRROR郑中基Serrini疫境开骚各出奇招

各位粉丝有无抢到飞?

疫情阴霾笼罩一年多,重击各行各业,演艺界大受影响,期间近千个演唱会无奈煞停,去年仅有张敬轩在11月能站上红馆舞台,近日疫情稍作缓和,令停摆了一年多的演艺事业开始复苏,多个演唱会蓄势待发,打头阵的有林二汶的3月个唱,成为今年红馆第一人;4月更见蓬勃,郑中基、RubberBand、梁嘉茵(Serrini)等也宣布开show,令“饿”了多时的乐迷欣喜若狂,不管是索价6,000元的郑中基车辆套票、甚至上台与Serrini合唱的天价28,000元的“总理套票”皆全数扫清,RubberBand要加场迎战,5月还有全城期待的MIRROR演唱会,最贵的门票还可以看偶像彩排,誓必掀起抢飞热潮。 

【独家】乐迷“饿”得耐个唱潮反弹 MIRROR郑中基Serrini开骚疫境斗法吸金

MIRROR在九展开唱掀起抢飞潮;郑中基今次别开生面地搞户外自驾演唱会;Serrini火速冒起,以唱功取胜。

二汶献出四个第一次

快人一步的,必定是林二汶于本周六(3月27日)在红馆举行的《The Beginning of Faith Live》演唱会,门票即日售罄,欠落一身飞债的她随即宣布加开3月28日一场。今次是二汶的首个红馆处女show、亦是今年红馆第一个show、首次演出四面台、最特别之处是不设山顶座位,创下红馆统一票价680元的先河;除了献出人生的四个“第一次”,首场演唱会当天,亦是已故at17拍档卢凯彤的35岁冥寿,对她和歌迷都意义深长。

【独家】乐迷“饿”得耐个唱潮反弹 MIRROR郑中基Serrini开骚疫境斗法吸金

二汶为了找数,决心红馆开唱,门票亦一早扫光。

【独家】乐迷“饿”得耐个唱潮反弹 MIRROR郑中基Serrini开骚疫境斗法吸金

二汶的个唱日子刚巧是拍档卢凯彤的冥寿。

同样在红馆开show、同样要加场的还有《RubberBand Ciao 2021》演唱会,相隔九年再踏红馆的RubberBand,原定于4月4日及5日举行两场,门票开售于短短三十分钟内被扫光,而优先订购的音乐平台在更一度在开售一分钟后显示售完,被质疑“弹弓手”;为平息民愤,马上新增 4月3日与6日两场,合共四场以回应乐迷诉求。RubberBand今次以意大利文“Ciao”作为音乐会主题,有Hello和Goodbye的意思,因有感身边有许多不同形式的分离及散聚。

【独家】乐迷“饿”得耐个唱潮反弹 MIRROR郑中基Serrini开骚疫境斗法吸金

RubberBand相隔九年再踏红馆开演唱唱。

揸车入场看中基

论噱头,首选必定非郑中基(Ronald)为香港首创drive in户外演唱会莫属!对上一次在港举行演唱会是2019年在红馆,Ronald选择于4月24日及25日在中环海滨活动空间举行两场《Drive In Ultra – WEE are Ronald Cheng》,是全港首个户外自驾形式的演唱会,设有四人一车的车辆套票6,000元以及1,080元与880元的座位价,门票于开卖当日早上已火速扫光。

【独家】乐迷“饿”得耐个唱潮反弹 MIRROR郑中基Serrini开骚疫境斗法吸金

郑中基引入外国演唱会模式,是一次新尝试。

Ronald指今次的创新概念是沿自把外国“drive in”看戏的模式进化为演唱会;并以人人都是郑中基为主题,因一个成功的演唱会不能只靠歌手一个,正如抗疫也要全世界团结才能做到,疫情下举行演唱会,主要是希望行内人有工开,而香港亦未试过这种形式的演唱会,外国已有很多drive in,在疫情下最为适合,Ronald更特别开live亲目解答今次自驾show的常见问题及现场的防疫守则,务求大家都能开开心心欢度一晚。

与Serrini台上合唱

拍得住Ronald的贵价门票,要数独立唱作人Serrini(梁嘉茵)于4月10日和11日在麦花臣场馆举行的《SERRINI “I”M FINE, THX.” LIVE 2021》,由于反应热烈,破天荒的未开卖、先加场,加开11日的下午场,不过即使两日做三场,580元至1,080元的门票均被秒杀,就连特别安排的28,000元“总理及总理夫人二人套票”亦一票不剩,歌迷疯狂投诉一票难求,形容抢飞如去年抢购口罩一样的惨况,至于天价的2,8000元“总理套票”,Serrini笑指会安排持票人士上台颁支票及合唱而设,能与偶像同台几贵都值得。

Serrini

伍仲衡群星拱照

著名作曲兼唱片监制伍仲衡本周六(3月27日、28日)假麦花臣场馆举行的两场《搞乜花臣音乐会》,不单止门票全数售罄、更开设了网上直播的门票,供海外地区乐迷购买,而伍仲衡邀得王馨平、黎瑞恩、阮兆祥、罗敏庄、何嘉莉、石咏莉、布志纶、海俊杰、汤宝如、黄翊、韦绮珊等二十位歌手献声,估计将会成为今年人数最多的演唱会,虽然门票售罄,但伍仲衡表示收支仍未平衡,因为目前只能卖一半门票,他希望政府能够放宽至七成半入座率,多些人能够入场欣赏,同时减轻主办单位的营运压力。

【独家】乐迷“饿”得耐个唱潮反弹 MIRROR郑中基Serrini开骚疫境斗法吸金

伍仲衡找来一班好友和合作过的歌手同塲献艺。

看埋MIRROR彩排

5月演唱会就有当时得令的MIRROR,MIRROR 5月6-8日于九龙湾国际展贸中心汇星Star Hall举行三场演唱会,以目前人气声势绝对可以踩上红馆舞台,不过,MIRROR却选择了九展,令不少人大跌眼镜。早于2018年12月,刚成军个半月的MIRROR就在九展举行了一场《2018 THE FIRST MIRROR LIVE CONCERT》,当时被指“九展骚,红馆价”,门票索价780元,跟同年Supper Moment的红馆演唱会票价一样,门票都被抢购一空 。

【独家】乐迷“饿”得耐个唱潮反弹 MIRROR郑中基Serrini开骚疫境斗法吸金

MIRROR推出VIP票,可以睇埋他们的彩排。

今次三场演唱会,MIRROR的票价跟其人气成正比,分别为1,280元、780元、580元,当中最贵的1,280元为VIP套票包了一张780元门票外,还可以欣赏MIRROR彩排兼有限量版演唱会纪念品,MIRROR留言︰“MIRROR成军两周年演唱会,其实应该早点举行,但期间出现更多的考验,更多的感慨,MIRROR十二子与镜粉只有一起期待……现在我们终于可以正式宣布,珍惜这次跟你见面的机会,纵使入座率只可有50%,MIRROR都会付出120%的努力,与你一起感动,一起喝采,We are One and All,从不只你一个。”

【独家】乐迷“饿”得耐个唱潮反弹 MIRROR郑中基Serrini开骚疫境斗法吸金

Anson Lo和Edan不但唱得,近日还拍剧集《大叔的爱》玩hehe。

本身Star Hall只能容纳三千多名观众,在疫情下只能开卖五成门票,每场只有一千五百名观众,再加上内部认购,赞助商扣起的门票等,估计对外发售的门票极之少,誓必掀起全城抢票热潮,很多粉丝亦打定输数,纷纷留言“未开售已经知根本无乜可能买到”、“得50%位,好惊买唔到飞”、“三场点够呀!十场吧”、“三场……起码要红馆”,MIRROR仍有加场的空间,为粉丝们带来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