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威院急症室翁“等到死” 弟指3个钟无人治理

死者弟弟认为,及时发现哥哥情况变差,或可救回兄长一命。

“本来起码有一次机会,有多一次机会可以救回。”69岁的黄伯去年10月底因呕吐及全身无力入院,分流护士仅列其为次紧急类别后,再未有监察黄伯的情况。黄伯在急症室等候逾3小时后,直至其弟发现面色转黑及没有呼吸,才获医护前来急救,惟最终仍宣告不治。其弟黄先生认为,及时发现哥哥情况变差,或可救回其兄一命。关注病人权益的社区组织协会干事彭鸿昌表示,患者病情可以在短时间内恶化,促护士应定时诊视急症室病人,及接驳监察仪器掌握病情变化,以免同一悲剧再次发生。

威尔斯亲王医院。资料图片

早前一名广华医院男患者在急症室等候区期间死亡,惹来市民哗然,但原来此并非单一事件。69岁的黄伯因生前患有抗磷脂症候群,加上曾出现缺血性中风,而需服用抗凝血药华法林(warfarin)。

威院急症室翁“等到死” 弟指三句钟无治理

威尔斯亲王医院。资料图片

其病情一直稳定,直至去年10月23日晚上8时突然呕吐3次,故弟弟黄生随即致电召唤救护车。黄伯在送往急症室期间,已全身无力,需要医护抬其上担架。

据当时急症室的纪录显示,护士有指黄伯当时有头痛、头晕及曾有呕吐,但未有纪录其有服用抗凝血药华法林,故于晚上9时列其为次紧急类别(第四级别)。黄伯在等候诊症期间,多次表示非常尿急,但因四肢无力无力自行前往洗手间,需护士协助。当时护士未有察觉患者异常,并应弟弟黄先生要求为黄伯穿上尿片。黄伯等候逾1小时后,在晚上10时被推到候诊室,等候医生诊症,等候期间一直没有医护人员到候诊室观察,“个位置都近护士站,但因为护士帮他拉了帘,所以护士是看不到。”

威院急症室翁“等到死” 弟指三句钟无治理

社区组织协会干事彭鸿昌(右)与威尔斯亲王医院医疗事故死者胞弟一同会见传媒。

“当时哥哥瞌埋眼,我以为他是不舒服所以想休息下,就一心等医生来。”直到晚上11时许,黄伯仍未获医生诊断,惟当时面色已转黑,并没有呼吸,故弟弟黄生随即通知护士,并获医护即时前来抢救。黄伯经脑扫描确定脑部严重出血,脑科医生表示黄伯脑部大量出血,难以进行手术救治,最终在凌晨3时48分宣告死亡。

据死因条例规定,死者死亡前14日内并无得到诊治,则属须予报告的死亡个案,需要转介死因庭。不过,当时医院并没有提出相关选项,仅着家属为黄伯办理身后事,变相家属无法透过死因研讯了解整件事件,“从来无讲过可以有什么权益,到现在知道已不能回到过去做解剖调查。”

黄生批评,医管局做法离谱,病人由入急症室到死亡都没有医生为其治疗,但局方却未为此事联络过家属。他又指,哥哥入了院两个小时都没有医护前来为其检查,直言如护士可以及时发现哥哥情况变差,或可救回其兄一命,“我事后上网查才知道原来哥哥头痛、无力是已中风的先兆,但当时护士并没有察觉到,直至我与他们说哥哥没有呼吸才来看。”

医管局再向其家人致以深切慰问。病人关系统筹正安排与黄先生家属会面,解释黄先生治疗过程。资料图片

社区组织协会干事彭鸿昌表示,现时急症室依赖患者及家属自行向医护报告情况转差,医护才会据最新情况为患者重新分流,惟家属及患者未必会有医学知识,可意识到患者情况转差并寻找医护协助,促护士应定时诊视急症室病人,及接驳监察仪器掌握病情变化,以免同一悲剧再次发现。医管局指,考虑到病人短时间内恶化及离世,院方理解黄先生家属会感到非常难过,谨此再向其致以深切慰问。病人关系统筹正安排与黄先生家属会面,解释黄先生治疗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