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政权还要防坐食山空客

有媒体引述政协副主席、港澳办主任夏宝龙在座谈会上指出,这次完善香港选举制度,不是一场民主之争,而是一场“政权保卫战”

之后,张晓明副主任在多个场合发言时也公开表示,香港当前存在的主要问题是政治问题,不是有的人所说民主步伐快一点还是慢一点的问题,而是涉及夺权与反夺权、颠覆与反颠覆、渗透与反渗透的较量。

2021.03.21

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没有退让的余地。

1

看来,中央已经将这场政制改革视作为“政权保卫战”,不仅是将选举制度的漏洞作出修补、完善,更在法律法规、政治制度的基础上,广泛地动员社会力量统一认识,共同打赢这场“政权保卫战”。

既然是“政权保卫战”,就要有战斗的样子。现在中央拉开了第一战场,打响了反夺权、反颠覆、反渗透的战役。

在实施国安法后,国安部门迅速对参与上述行动的人士,无论是背后策动、前台搅动等,已经陆续依法拘捕、起诉、判刑,对违法者绳之于法,还香港于“一国两制”的正轨上。

不可否认,在这一年半的时间里,先后实施国安法、DQ违法的立法会议员、完善香港选举制度等重大举措,必然引起外国政治势力的不满,他们在国际舆论场上对香港、对国家极尽污蔑之能事,甚至采取打压、制裁等措施,并将香港议题摆上了这两天的中美高层会谈桌上。

这完全是预料之中,如果外国政客保持沉默,或者低调回应,反而不正常了,反华乱中、乱港分子也就无所依从。

对此,北京早有准备,不会退让一寸。

“政权保卫战”除了涉及主权问题外,还涉及香港自身的发展利益。

中央主管官员严重关注反中乱港分子,长期肆意阻挠特别行政区政府施政,不惜让全香港社会付出沉重代价,国际金融、贸易、航运中心地位受到动摇,居民最为关注的住房、就业等重大民生问题不能有效解决。

如此下去,夏宝龙发问,“一国两制”还能顺利搞下去吗?!因此,破除立法会内的“揽炒”行为,同样是“政权保卫战”的一部分。

与公开的敌人斗争容易,因为香港始终是中国的主场,我们占有天时地利的优势。但是如何让这场战役打得漂亮,战果持久,建制派的参与至关重要。

如果,破除立法会内的“揽炒”是夺取“政权保卫战”最直接的成果,那么在立法会内的建制派就要警醒,不能无动于衷,置身事外,而应该在斗争中学习,在斗争中提高自身素质,把“政权保卫战”的成果转变成“爱国者治港”的崭新局面。

2

在京、深、港三地近百场座谈会中,其中还透露了一个强烈的信号,主管领导反复提出,希望建制派要有共同的目标和理想,要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在爱国爱港的旗帜下,把全社会的正能量激发出来,从而形成支持人大“决定”的强大力量和声势。

客观而言,北京对香港爱国爱港力量是倍加关心,在建制政团处境极为艰难时,不但理解而且采取强而有力的举措,理顺制度,使建制派可以在回归“一国两制”的正途上,重新出发。

但从最近一些社会反响看,显然有些人未能认真学习人大的“决定”和相关解释文件,没有体会中央的一片苦心,认识不到这场“保卫战”必定给建制力量带来新思维、新变革和新格局。

不少人依然故我,最明显的陋习有:

一、懒散懈怠。

立法会有不少议员没有把立法会的工作当作第一职业,虽家财万贯,仍热衷于兼职受薪各类公司董事,每天奔波在大小董事会中,把立法会工作当作副业。

特别是当下立法会由建制派为主体,竟然在上周立法会辩论有关《支援失业和就业不足人士》议案时,在最后两分钟有一位议员匆匆赶到凑数救场,才免于辩论流会。

一旦发生了流会,我们的议员如何向社会公众解释,过去因反对派经常制造流会而阻止政府施政,现在几乎清一色仍未可杜绝该现象,这符合“爱国者治港”的要求吗?

二、山头林立。

有些人对中央完善选举制度不是看大局,在一些小圈子中,谋官位、抢议席、争选委的行动已经开始涌动。

有政党领袖更在第一时间表示,“选出德才兼备的爱国者进入政府管治架构”。

大家常说,“爱国者治港”有如“阿妈是女人”的道理一样,但“女人不一定就是阿妈”这个比喻与“爱国者不一定能治港”同样合乎逻辑。

为此,夏宝龙副主席特别指出,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政权架构中,身处重要岗位、肩负重要政治责任的人士,应该有更高的要求。

具体归纳有四项:
     一是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方针;
     二是坚持原则、敢于担当;
     三是胸怀“国之大者”;
     四是精诚团结。

这四点要求绝非故弄玄虚,而是对治港者实质性的衡量尺度。不具备这样的条件,政权能保得住吗?

三、利益至上。

一些议员在议会议政时,不是从大局出发,对政府提出的政策往往先看对己有无好处,对个人民意有无提升,对小界别需求有无冲突,如果有就想尽办法“搞瓜”政府的议案。

我们不认同反对派的议政思维和手法,现在议会内没有反对派,不等于需要有人充当反对派的角色。

如果是这样,中央下这么大的决心“完善选举制度,确立行政主导”的目标,不就是空话了吗?

当然,议会内不搞清一色,监督政府有效施政应该有不同声音,这是议员的职责之一,但出发点是在维护香港整体利益的前提下,开诚布公、我已无我的心态来议政,而不是为了制衡政府而反对。

这显然是没有全面、完整地理解中央完善选举制度的要义。

“政权保卫战”的正面战场在香港,建制派有能力在这场战役中担当先锋队和主力军,为“爱国者治港”打下坚实基础。

周春玲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