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极其同意田飞龙的“忠诚废物论” 阿爷要慎防骗子呀!

深圳学者田飞龙 ,高唱不要“忠诚废物”论。这个倡议,刻薄就刻薄啲,但是我从小,见政治人,见到大,又觉得几中肯,讲中我心坎里㖞。但是他太可爱,田生可以咁坦白,我都要,向他送上,崇高敬礼。

我要向田飞龙送上,崇高敬礼。

我要向田飞龙送上,崇高敬礼。

由细到大,政治叹得多。讲一件陈年往事,少年时,帮报馆管理发行,顺手帮忙,版房印刷工作吹吹水。有一日,多了位新总经理。他开开吓会,突然叫版房阿头,收了回佣,可以自己袋落袋,就可以喇。我听完,不发一言。左想右想,莫非他们架空我,要我不理他公司事。或者他想用公司利益,收细佬搞集团。过了不久,又换了另一个老总,当了我,是他政敌,结果我就要吃,政治鱿鱼羹啦。不久,这位新老总,玩政治赢通街,但搞报纸就斗到执笠。这就是政治,害死了,一个大集团。老板差D坐监,好彩没事,执返自己个屁股,离开公司。但是祖宗家业,已经转了给别人呀。

其实好多自命爱国者,都是政治,机会主义者,揾着数者,跟风骑墙者,搞事搞非者,争功爱国者,斗争文革者,最惨信他们,会搞到国破港亡呀。所以田学者,这个爱国者小心有忠诚废物论,真是可圈可点㗎。𠮶位叶国师叶人大,对这些批评,千万不要激动,你一定是,真正有用爱国者。在我心中,一定是崇高崇正,行正道的,爱中国爱香港的先行者。否则,早就在祖国,人大代表,给除牌喇。

1991年,华东大水灾。我与一众同业,发动香港,所有报贩发行,运输报纸同业,捐资帮助华东受洪涝灾祸同胞。竟然有个什么主席会长,在中区报纸集散地,狂骂我,话我帮什么,大陆人。不忿被闹的我,当然不理辈份,不理什么主席会长,即时还口,用我的臭口,骂到闹我的主席,差啲仆街。全行同业,受到电视及各传媒报导,见到灾祸逼惨同胞,真是个个行家报贩,人人红着眼睛,将卖报纸,得来碎银与钞票,举起双手,手执银纸,向我说: “小强,帮我忙,送点碎钱心意,帮忙华东水灾同胞。”行家蜂拥捐输,初时骂我𠮶啲所谓会长主席,见到人人响应,全行捐款,看见我,收到好多钱,大有成效,个个打电话给我,对我说: “水淹祖国大地,你小强,能够发动全行,集腋成裘,帮忙到水灾同胞,令她们可以有饭吃。可不可以,侵埋我玩呀,等我联络新华社(即今天中联办)。我是报贩会行业会长,即是你们,首长领导㗎。你们筹集得来的金钱,好等我送给领导人,转交受灾,华东地区的灾民喇。”

我一句话,没有问题。但是我说,我揾咗宣明会,香港小姐张玛莉,已经请了她,代为帮忙救同胞呀。呢啲人就是,机会主义,忽然爱国者哪。怎样分配善款,就不讲哪。最开心,当时的张俊生副主任,为了多谢同业,对华东水灾,的同胞善心,对祖国的关心。张主任与宣传文体部周姗姗部长,由晚上八点钟与我们同业代表吃饭,坐到凌晨近一点,给我赶,才依依不舍告别。张与周,都是挂念香港人的国家好领导。当年帮忙代表捐款,的报贩发行,领导主席,却为了税务问题,都走路天涯,永不回家喇。

如果这些,会长主席们,是真正爱港爱国,他就不会,税务出现问题,不会因税务出事,要远走异乡,不理至亲。香港税务,又平又简单,咁都出现问题,就不是爱港喇。讲开税务局,就想起我,十多廿年前,税局查我税,查了差不多近四至五年。查到当年帮我们,上门核数的,会计公司员工讲,这个是政治,我从来未试过,查四至五年,咁鬼耐,都无証据起诉,但不撤销案件。听完政治,两个大字,毛骨悚然。过了不久,突然有两条,税务主任,走入我公司,走进我的送报纸生意仔的主席房间。两条查税阿哥,好似电影,CID查案镜头,兜口兜面,查问我税事,及经营收入,与私人财富来源,接近两小时,我打开心扉,答得坦荡荡,丝毫没隐瞒 。临走两位,税务主任,送上名片给我,笑容满意,开心离开。但是税局,最后都要,话我们计漏数,要我们,补回十多万。我坚决不给,我对当时,我的关少敏总经理说,我的人生,不能有污点。其后关少敏,不断打电话给我,不断要求。说税局,开咗个文件快劳,查我们公司,四至五年,他们的成本最少二至三百万。要我们,补十多万,只是有个下台阶咋。我听完,我就说,我就不付。要俾钱,妳揸主意喇。我想了很多年,这个应该,是政治,邀功之辈。目的是打击那些为了三餐帮肥佬黎工作之人,不理好丑,乱义咁搞。我的爱国心,不会因这些,擦鞋邀功小人,之歹毒之徒的伤害而改变,不会忘记自己的爱祖国之心。其后,每次国家,发生灾祸。我都带头,邀请现今,壹传媒叶一坚主席,更带头捐数以,十万计以上金钱。更一起筹款,捐助祖国同胞,包括四川地震,汶川地震后,我更与我挚爱二儿,包车带备嘉顿糖果,大大袋,亲送给灾后儿童。当时去到,灾祸边缘,本来是整幢大楼,只见到的倒塌,大厦瓦砾沙石,深感自然灾祸,伤害同胞之心,不禁为灾民,掉落伤心之泪。

𠮶啲擦鞋,见风骑墙,机会主义者。今天见到,国家富强,就排队奉承,更不择手段,献上不世之功。记得动乱初期,大公报整版,报导我,是黎智英左右手。看完,真是又头痛,又心寒。大公报呀,大公报啊,我岑小强,只是帮壹传媒,送报纸杂志咋。我都曾经,发行过国家报纸,点解你们大公报,不说我,是习近平胡锦涛左右手呀。其实我,只是报纸仔一名,揾餐饭仔吃,是又左手又右手呀。怪不之,无情情,俾啲擦鞋仔,斩中左手。不是懂点轻功,应该死了,在天堂与父母团敍啊。其实我没有,帮黎先生,穿内衣穿内裤㗎,又没有,上厕所,递厕纸,给黎智英呀,更没做伤害香港,祖国事情嘅事㖞。点解作为,大公无私,的香港大公报,全社人员,不来问问我,作出公平报导哪。虽然这个,近十年动乱,我给擦鞋仔斩,员工给人拉。我没有丝毫,改变的心,改变我爱,祖国的心。看完大公报,胡乱文章。我即时电联,南京军事大学毕业,许世友老部下,关世伯领导。将我的不安,尽告世伯。

关生电话传来,替我不忿的声音。你透过我,九十年代,以今天币值,捐近五百万元,去山区建贫穷学校,更婉拒,用任何名义,放在学校展示作纪念。更自费,请近十位朋友,亲自从广州,睡7小时,硬板火车到梅县,再坐小货车上山区,与师生联欢,竟然话你不爱国?写手与编者,及决定登报者,生坏心立坏肠,更无眼珠。听完关智者斯言,我即时释怀。我内心肯定自己,比当年,大公报内,大部分人,更爱国。由我在天天日报,给刚刚入报社,的总经理,叫我同事收回佣,有架空我的感觉。到自发筹款,给什么主席会长,骂我多事,筹善款,捐献同胞。到主席邀功,往新华社,见张浚生副社长。 呢啲跟风骑墙,机会主义者,最惨就是,动乱期间,𠮶条大只衰,冇脑民主党,立法局议员,市区游行完,更预早通告,将会带队新界示威。𠮶啲邀功乡亲,竟然跟二百多年前,抗英战士上身,与大只衰等,打成一片。本来我们,睇住大只衰议员搞事,好望差人哥哥,逐个捉,他们回警署,吃皇家饭。但是乡亲一出动,民意就变了,他们是受害人。最惨是警员叔叔,成为了,代罪羔羊呀。

最近有位,在苹果日报,名采版的专栏作家老友,给我电话。说有个身兼娱乐界的“自然疗法医生”要求他,不要帮苹果日报,专栏写作,更WhatsApp 向我求証,叫我回复。

看完即时火起。乱吹乱作,这位自然疗法医生,他将大话,传给名作家,真是将自己,专业医生地位,一手揸碎,一手毁掉。这位仁兄自己捧,自己做医生,又可以捞了十多年。他初初,在铜锣湾开档,叫我做白老鼠。我当时,听了他的迷言,当他是神医。吃了他,一星期维他命。就发烧到晕陀陀,急忙找,张灿勋老中医。张老师,摸住脉搏,内脏火烛,问诊于我,你吃了什么呀。我就说,吃了一个星期,维他命。怪不得喇,你开夜送报纸,常常不够睡眠。身体阴烧就火旺,越吃维他命,就等如火上加油,越烧越旺,火烧全身。再吃维他命,烧干身体水份,没药可救呀。好彩得张伯处方,饮药饮了近二星期,身体才恢复过嚟。

这位自然疗法医生,最近不断传WhatsApp ,叫我老友,不要为苹果日报,写专栏。又话他当年介绍岑德强,给当时壹周刊总编辑梁天伟,帮黎智英,发行壹传媒,报纸杂志。其实梁天伟,都不是负责发行部。看巴士的报,我的专栏。就知是,前资本杂志,发行黎总监,及前壹传媒总裁何国辉,关照我,做壹传媒发行㗎。

其实阿自然疗法医生,人家写专栏,都是揾餐晏仔啫。如果你要,向国家,表忠心,为立功。应该要令受听者之作家,不要受金钱,及任何损失。人家才有机会,接受你呀。你只是,自然大师咋。你不是,李居明大法师大相师大预言家㖞。再者,你应该,劝说大作家,不要受你影响,专讲大话。手写良心,才是正道㗎。不要,无情情,叫人不写稿,谁人养作家全家,谁人给他,大作家开饭啊。

小强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