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选地点开会有学问 王毅密集会见多国选在福建 牵制美国打台湾牌意味浓

如果请大家猜猜中国谁搭飞机的次数最频密,外交部的人一定会答你,不是空姐也不是机师,是我们的外长。现任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自从在阿拉斯加与美国官员正面交锋后,可说马不停蹄。可以整理了一下他过去半个月的行程。

王毅与俄罗斯外长在广西会面

王毅与俄罗斯外长在广西会面

3月23日:见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地点是广西桂林。

3月24日至30日:出访六国,包括沙特、土耳其、伊朗、阿联酋、巴林、阿曼。

3月31日至4月2日:见东盟四国外长(新加坡外长维文,马来西亚外长希沙慕丁、印尼外长雷特诺、菲律宾外长钦),地点是福建南平。

4月2日至3日:见韩国外长郑义溶,地点是福建厦门。

王毅与多个东盟国家外长在福建会面。

王毅与多个东盟国家外长在福建会面。

讲到这里就发现现一个很有趣的情况,王毅明明是在中国接待外宾,为何不在北京以逸待劳?而是见俄罗斯客人,要在广西;见东盟和韩国客人,就选在福建呢?采访外交新闻的经验告诉我,领导人或外长选择不同地点参观访问,以至于举行会谈,除了正常的首都,其他的选址都是要释放出特别的讯息。

这里可以讲一个小故事。回想近20年前,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在2002年访问德国,我也前往采访,当看到访日程安排时,就见到有半天的时间会到波茨坦访问参观,而参观的地点正正是1945年《波茨坦公告》签署地——西席林霍夫宫。当时正值支持台独民进党陈水扁上台执政,中国领导人选择到访波茨坦,自然是想传出某种讯息。

二战末期的1945年7月,苏、美、英三国首脑在西席林霍夫宫举行波茨坦会议,其后,中、美、英三国发表了敦促日本投降的《波茨坦公告》,确认了将台湾归还中国的《开罗宣言》。因此,波茨坦会议对战后国际格局的形成具有重要影响,对中国也有着特殊的意义。

江泽民2002年访问德国时到波茨坦会址参观。

江泽民2002年访问德国时到波茨坦会址参观。

当时江泽民参观快结束,有记者追问,他选择来波茨坦的原因,他简单回应了一句:“我坚信,台湾一定能与祖国实现统一。”当时外国传媒云集,显然,是要告诉外国,中国在台湾问题上的态度和底线。

而这次,王毅选择在与台湾一海之隔的福建,会见东盟四国和韩国外长,韩国媒体在报道韩国外长前往厦门会谈时,已高呼是折射出中国的政治意图,即在两岸关系紧张,美国借台湾问题对华施压的大背景下,选址在福建厦门会面,可显示中韩友好的信息,以此牵制美国。我就觉得可以再直白一些,中国希望东盟和韩国明白中方对台湾问题的立场坚定,不希望有国家和美国走在一起,越过中国的底线。

至于王毅见俄罗斯客人选址在广西,打开中国地图看看就明白,广西是面向东盟的前沿省份,中国东盟关系虽然良好,但因为南海争议,每每美国以此与东盟国家交往,以协助保护南海之名拉拢东盟国家。中国与俄罗斯的高层会晤选择在广西,也是向美国释出信号,中国会与俄罗斯加强军事合作,应对美国在南海的挑衅。

先从时序上来看,王毅同美国高层对话一结束,立即见了俄罗斯外长。美国民主党拜登上台,头号敌人应该是俄罗斯,因为在竞选期间,不少拜登相关的丑闻,幕后都有俄罗斯出手的影子。所以从美国现届政府眼中,一方面要阻止中国崛起,另一方面又要惩罚俄罗斯干预美国选举,所以美国同中俄两国关系,会愈来愈紧张。

在我跑外交新闻的十多年间,采访领导人外访的日程没有间断,护照上最多入境印章就是俄罗斯,数一数也有十次以上,加上每年国际会议上中俄领导人例必见面,那时每年国家主席都会见到普京5、6次,可见自普京上台以来,中俄关系之紧密。面对美国的步步进逼,未来中俄也只能选择走得更近。

在美国大力拉拢盟国围堵中国同时,从王毅密集式的外事活动,可见已启动反围堵计划。在中美关系愈来愈紧张之际,韩国外长可能说出了一些国家的心声:对中美两国“不是2选1的选项”。各国想选择站队前,都要为自己国家利益精打细算,一不小心,就会成为大国角力的棋子。

微观中国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