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控烟政策呼应国家方为上策

犹记得2003年,当政府在讨论赌波合法化时,面对重重困难,不少团体如“基督教反对赌波合法化大联盟”等极力反对,尽管他们的出发点是不希望鼓励赌博,却对当时外围赌波集团束手无策,正因为外围赌博容许“笃手指”、“赊数”等借记式投注,“赌外围”酿成家破人亡的惨剧,当年可谓“家常便饭”,而由于合法化有助政府加强规管及增加税收,结果议案在一片争议声中通过。

同样具争议的控烟政策,则由多年前一直拖拉至今,政府不外乎以加烟税、禁止加热烟等政策一刀切,惟走私私烟问题不减反加,2020年检获的私烟数更创下新纪录,完全无视新冠肺炎疫情为货运业带来的难题,不法分子无孔不入,猖獗更胜从前。反观国家在控烟方面的政策,比香港走得更前。中国工信部于上月23日发文称,他们联同国家烟草专卖局研究起草了《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决定(征求意见稿)》,是次修改主要在附则中增加“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本条例中关于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

国家官方媒体早前亦指,部分新型产品相比传统香烟有明显减害作用,而为促进行业产业规范化发展,维护公众健康,必须出台监管措施,让行业走向正规化是必然趋势。观乎全球多国,现时已有 64 个发达国家基于科学数据让加热烟产品合法进入市场; 内地对新型烟草产品“宜疏不宜堵”的态度、与国际接轨的做法,亦为港府提供良好示范作用,香港作为国家一部分,在控烟等民生议题上,应该多与国家多互动呼应,方为正途。

现时由建制派全面主导的立法会,原本已“难产”的《2019年吸烟(公众卫生)(修订)条例草案》委员会得以复活,议会上就有关草案的主流共识是先禁止电子烟,规管加热烟。诚然,食衞局官员应接纳委员会的意见,修改草案内容,一方面可以减低市民因全面禁止香烟替代品而转买私烟的可能性,二来相信也可维持政府与立法会之间友好、具建设性的关系,集中精力去完成近日中央指示的重要任务,特别是在本届任期完结前必须处理的选举法、五大政策等工作,让立法会发挥真正的作用。

既然建制派和港府的共同目标为“做实事”、“急市民所急”,从善如流就是不二法门,相信在现时的政治形势下,通过草案的难度相当低,若再拖延,又能找什么借口搪塞公众的意愿?

齐嘉治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