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瑞信因Archegos爆仓劲蚀47亿美元 高管孭镬下台 凸显欧洲投行系统性风险

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 透露,在斩仓美国对冲基金Archegos Capital的持仓后,这家瑞士第二大的银行将出现高达47亿美元的严重损失。

目前预计第一季度税前亏损约为9.604亿美元。睇番上年度2020年,这间银行纯利是27亿瑞士法郎或29亿美元。换句话说,今次管理层的失误,将银行一年半的利润报销!此前因这一斩仓丑闻,当时市场盛传这家银行亏损约为30至40亿美元,现在显然输得更多。

瑞士信贷股价过去两周下跌了两成。

瑞士信贷股价过去两周下跌了两成。

瑞信首席执行官Thomas Gottstein表示:“我们的Prime服务业务因一家美国对冲基金的失败而遭受重大损失,这是不可接受的”。银行蚀大钱,必然要有管理层出来孭镬,瑞信投资银行部的首席执行官Brian Chin和首席风险与法规官Lara Warner将立即离任。此外,瑞信宣布提议削减股息,执行董事会也放弃了2020财年的奖金,董事长Urs Rohner放弃了150万瑞士法郎的“主席费”。在4月30日的股东大会上,瑞信将提议派发每股0.10瑞郎的股息,同时提交修正后的薪酬报告,而公司亦已暂停了股票回购计划。

上周,瑞士信贷透露,在美国对冲基金Archegos Capital熔断后,该行预计损失惨重,被逼抛售大量股票。为防止股价再跌蒙受更大损失,通常银行向客户call孖展不成,便会沽货先计数,银行尽量将客户抵押的股票变现,收回现金,然后再向客户追讨损失,可惜今次这个客户Archegos Capita的资产净值已变为负数,破产机会很大。

原来早在3月,瑞信宣布对资产管理业务进行调整,并暂停发放奖金,以控制另一个客户英国供应链金融公司Greensill Capital倒闭带来的损失。董事会现已对Greensill和Archegos两件事件分开了调查,并委任第三方进行调查,表示不仅要关注每一个事件引发的直接问题,还要反思更广泛的后果和教训。

瑞信委派Christian Meissner将于5月1日起接替Brian Chin掌舵投行,他目前是瑞士信贷国际财富管理投行咨询部联席主管及投行部副主席。

本周二起,Joachim Oechslin被任命为临时首席风险官,Thomas Grotzer被任命为临时全球法规主管,三人都将向瑞信首席执行官Gottstein汇报工作。

总部位于苏黎世的Porta Advisors公司董事长兼合伙人维特曼(Beat Wittmann)周二对CNBC表示,虽然瑞信的事件并不代表系统性危机,但除非银行业的根源得到解决,否则可能会出现“更多伤亡”。“危险的是,我们总是只顾著换人,却坚持同样的商业模式、同样的激励措施,利用同样的监管漏洞”。

维特曼认为,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欧洲投行并没有像美国同行一样调整保障自己的方式。“欧洲银行只是延续了他们的万能银行模式,如果不从问题的根源上真正改变这种状况,今年我们将看到欧洲有更多的伤亡,而且伤亡会更大。然后在某个阶段,我们会看到一个系统性相关的,监管机构就会采取行动。”他还表示,在当前扩张性财政政策和宽松货币条件的环境下,随着风险资产的不断膨胀,发生系统性事件的风险正在上升。

尚风归纳了几点,究竟今次事件如何出事。首先,Archegos Capital 基金的韩国裔老板Bill Hwang似乎有着爱冒险的基因,他在2012年创立家族式基金后,当时的资产净值由2亿美元开始,到去年年底,其资产净值已升至50亿美元,完全受惠了过去中概科技股的超级升浪。踏入2020年,科技股进入最疯狂的升浪,女股神ARK investment 的Catherine Wood 声名大噪,收到美国政府支票的散户蜂拥入市,终于认来一个非常深的大调整,但Bill Hwang并无察觉危机,虽然其基金资产净值一度升至惊人的150亿美元,他没有在高位沽货获利或减磅。

第二、Bill Hwang的Archegos基金的资产净值虽然只有150亿美元,但和他交易的投资银行竟然不顾风险,借钱给他以杠杆持股,据说其投资组合高峰时市值高达800亿美元!换句话说,高盛、大摩、野村及瑞士信贷,可能合共借了高达650亿美元给Archegos,如果假设每一间的数目相等,平均就是162.5亿美元。问题就是出在这里,有分析指,这些投行根本不知道其他投行借了多少钱给Archegos,所以如果每一间投行根据Archegos有150亿美元资产净值,从而借出162.5亿美元,似乎不是太过份,因为即使股价跌一半左右,仍可以沽出所有股票套现,风险似乎可控。但如果这些投行之间完全不知道Archegos的真正杠杆,那么当股价下跌时,便会出现互相践踏、走得快好世界的现象。

第三、江湖传闻,其实高盛、大摩、野村及瑞士信贷曾经开会,看看如何有序地减持Archegos旗下仓位的股票,但明显地高盛及大摩早著先鞭,率先沽货,损失轻微,野村虽然亦慢了一步,但总算将亏损限制在20亿美元,而最迟沽货的瑞士信贷,相信以更低价格斩掉股票,导致损失惨重。

第四、Archegos透过衍生产品变相持有一只股份达到10%以上,逃过监管。令其即使持有一只股份5%以上,也不用申报。过分集中持有一只股份,剥削投资者的知情权,亦令基金过份倚赖一只股份股价的升跌,增加风险。而投行通过衍生产品和Archegos基金做生意,当然亦是利字当头,收取更高的手续费。

结论就是,投行每次出事,只会换高管,于事无补,因为每一批高管都希望做多啲生意,赚多啲钱,分多啲花红,很容易会在不知不觉中令银行承担着更大的系统性风险。历史上,我们见识过霸菱事件、贝尔斯登及雷曼事件,如今是野村及瑞士信贷,这个制度若不改变,相信只会陆续有来。

尚风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