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论左右 都针对政府施政不得力

香港政制大变之后,会出现什么政局,大家都好关心。最近一些不同政见的人,都持有相似方向的评论,批评政府施政不得力。

例如《香港01》老板于品海就撰文指,无论从什么角度评价,香港政府的治理质素都是失败或低效的。他批评,无论是修例之前、骚乱过程中、疫情期间,还是应对改革要求、回应中央指示,每一个阶段或领域,政府官员都进退失据,掌握不了民情,无法知道解决问题的药方所在,故步自封,因循守旧,甚至是傲慢对待社会的合理诉求,对北京的指令也诸多推搪。

香港抗疫搞到过去一年不断限聚,民不聊生,是其中一个惹来批评的地方。

香港抗疫搞到过去一年不断限聚,民不聊生,是其中一个惹来批评的地方。

若说于品海比较亲泛民,一国两制研究中心总裁、全国政协委员张志刚就算亲建制了,张志刚对政府施政亦都有批评。他撰文指出,当中央以雷霆万钧之力去拨乱反正,去重塑行政主导,而《港区国安法》又把外部渗透和颠覆力量拒诸门外,香港特区政府只需专注于香港的内部事务,那成败得失,就由特区政府负上全责。

张志刚直言:“执政最大的敌人,就是执政团队的敷衍塞责、庸碌无能!”他又指,“为官避事平生耻”,不能“敷衍塞责、庸碌无能”,是对所有执政团队的最低成效要求,也是挑选执政团队的最低标准。

任何执政团队,都必须为其执政成效问责。张志刚就批评,过往执政者一旦遇上利益关系盘根错节的阻路大山,很容易绕道而行。他建议,特区政府执政,也必须用一组客观的KPI来考核,有客观指标去解决香港市民最关切的五个事项:房屋、医疗、社会福利,以及遏止疫情和保障就业。

上述两人可谓是不同政见的评论者,但皆指向政府施政的缺失。其实,未来除了政制改变,施政都要变,如果政制改变了,施政没有改变,只会突显建制派和政府的无能,这些评论值得特区政府三思。

小鲨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