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澳洲总理陆克文被误当Uber司机 忆当年中澳关系密切陆克文爱讲普通话

前几天看到一个新闻,是关于澳洲前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的趣事。

话说陆克文的女儿于社交网站指,她与父亲到达昆士兰州的餐厅用膳,她先行下车,而陆克文则到附近寻找车位。当她下车后却发现有不明人士登上了父亲的车,起初她还以为自己认错车,但仔细观察后才发现真的是父亲的车。

原来是4名醉酒青年误认陆克文为Uber司机,而陆克文竟然照开车载他们到目的地,成为当地网上热话。

陆克文的女儿于社交网站分享该则趣事。

陆克文的女儿于社交网站分享该则趣事。

看到这个消息,我有点感慨,也想起了这位“中国通”的澳洲前总理陆克文。

陆克文中文非常好,是少有能说流利普通话的外国领导人。在我采访外交新闻的时候,常常也会碰到他。因为香港记者也算是中国代表团的成员,我们都会用普通话去向他提问,而他第一次还尝试用英语,但后同他比较熟稔了,我们用普通话问他就直接用普通话回答。

陆克文近照。

陆克文近照。

我还记得因为电视台或者电台都有英语频道,有次在澳洲有电台英文台的记者亦在现场采访,当我们都很兴奋地问完了普通话的问题后,陆克文就离开了现场,这位英文台的记者就哭丧著脸跟我们说:“有没有搞错啊,一个以英语为主的国家领导人,我竟然问唔到一个英语的sound bite(短语评论),我点向老细交代?澳洲的总理讲了多嘢,但是我无一个sound bite可用!”

2008年陆克文出席澳洲奥运代表团升旗仪式。

2008年陆克文出席澳洲奥运代表团升旗仪式。

说起陆克文,再想起了一个北京奥运的故事。当时他是以澳洲总理的身份出席了开幕式,而他经常去的是游泳馆,因为澳洲在游泳方面是强项,表现得比较好。

有次我在水立方游泳馆里看到陆克文来了,就放弃不采访比赛(比赛有直播讯号,现场采访的其中一项重要工作是揾自己角度的新闻素材),拉了我的摄影队到他上车的地方等。

按照当时的安保安排来说,记者是不能这么近距离去采访这些国家领导人的。中国的保安人员就走过来,和我商量让我们站远点,我就说:“这个澳洲总理是中国的好朋友,他又会说普通话,让我们站得近一点吧,问问他对北京奥运的感受?”

几位保安人员给我说服了,所以让我们站得非常近距离,几乎就是面对面的采访到了陆克文。然后我第一个问题就是问他,“有些外国媒体觉得这次北京奥运的保安过分严密,你自己感觉怎么样?”陆克文就笑笑用普通话说:“我没有感觉很严,我觉得北京在安全和方便观看比赛之间的平衡,做得很不错。”。然后他又讲了一些自己对北京奥运的感觉,说规模很大,北京的观众很热情,各方面他都觉得非常满意,然后就上车走了。

确保2008年京奥运绝对安全,武警出动防弹车,奥运会专用道路的巡逻、处理突发事件、反恐任务。

确保2008年京奥运绝对安全,武警出动防弹车,奥运会专用道路的巡逻、处理突发事件、反恐任务。

这时,那几位中国保安人员,听完我访问脸都黑了,质问我:“我为你安排了一个这样好的采访机会,竟然第一句就问保安严密,你是不是在打我们的脸?”我就笑着回他说,其实我就是想通过问题挑动他,来说明你们的保安工作不错呀,“作为一个西方领导人,能说出这样的话,对于你们来说不是最好的宣传吗?”那位保安人员想了一想,面也宽容了一点:“好了,够了,今天你够你独家的了!”

陆克文在北京参加奥运会期间,在王府井书店买了本《陆克文——总理是位中国通》。

陆克文在北京参加奥运会期间,在王府井书店买了本《陆克文——总理是位中国通》。

今天回想,当时的中澳关系非常紧密,经贸合作往来频繁。可惜时过十几年,今天的澳洲领导人选择了一条与陆克文相反的路线,跟中国对抗,在五眼联盟中表现得最积极。中国也不会客气,对澳洲进行了一些反制措施,包括中国需求比较大的澳洲葡萄酒,这个对澳洲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损失。

而相比之下,隔壁的新西兰总理就表现得非常聪明或者说是“蛊惑”。新西兰并不是事事都跟足美国的对华政策,而是有松有紧。但是澳洲比新西兰大那么多的国家,却表现得事事都跟着美国尾巴走,但经济利益受损时澳洲就首当其冲。

另一方面,澳洲其实很多出品跟新西兰都很相似,比如说羊排、牛排,这些都是中国市场需求很大的。如果因为政治上的一些偏见,或者是因为跟美国走得特别近,尤其是充当了反华的马前卒,除了威威水水之外,这对于澳洲来说,到底有多少利益呢?!

微观中国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