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田飞龙:建制有“两面派” 同时拿国家和西方利益

田飞龙直指,“两面派”很多,这样的自治给国家安全造成很大的漏洞。

曾发表“忠诚废物”论的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田飞龙接受本港传媒访问时直指,本港的建制派内部有“两面派”,同时拿国家和西方利益,却不愿在政治斗争关键时刻挺身而出,也有些人欠缺能力,不思进取,不主动作为。

资料图片

田飞龙在访问中回顾到前年的反修例风波,指出有说法“香港是个不设防的城市”,因当时除香港警队外,几乎无任何权力机构、公务员代表人物真正勇敢站出来,坚持法治的立场,止暴制乱,与中央关切的国家主权安全利益站在一起。他指出,“‘两面派’非常多,无论是立法会、法院,甚至特区政府的很多部门,包括高官,都不敢坚持原则立场,不能够表现出是‘一个坚定的爱国者’,加上香港没能力完成23条立法,这样的自治给国家安全造成很大的漏洞。”。

田飞龙指建制派有“两面派” 同时拿国家和西方利益

田飞龙指本港的建制派内部出现“两面派”。资料图片

田飞龙认为,以往的“爱国者治港”要求太宽松,既会让反中乱港势力进入管治架构,内部颠覆,也令建制派内部出现“两面派”。他称,“这些‘两面派’部分同时拿国家和西方利益,却不愿在政治斗争关键时刻挺身而出,也有些人欠缺能力,不思进取,不主动作为,不积极履行管治责任,回应民生疾苦、社会关切,加剧香港社会运动走向更激烈方向”。

资料图片

谈到中港融合问题时,田飞龙指两地融合在回归前后的较长时间,因中央认为当时香港的制度与生活方式相对优越,内地的现代化却刚起步,没有客观条件谈融合。因此,中央在香港回归初期,侧重支持香港已有制度及已有优势,以“井水不犯河水”的理念管治,及至2012年“十八大”之后,才提及融合工作。

叶国谦早前指田飞龙“忠诚废物”论无礼。

田飞龙曾在报章撰文,表示完善香港的选举制度,给建制派提供更多席位,对他们的要求也升级,更指中央需要的“不是橡皮图章或忠诚的废物”,而是“贤能的爱国者”。言论引起港区人大代表叶国谦“反感”,认为“忠诚的废物”说法无礼,具侮辱性,并反驳指,可能有人会觉得田飞龙是“废柴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