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疫苗气泡”强攻 打开接种疫苗血路

特区政府终于顶住压力,推出重磅放宽限聚措施。新政策以打疫苗作为放寛限聚的主轴,政府称为“疫苗气泡”策略,亦要全力推“安心出行”应用一起配合。

“疫苗气泡”政策的背景第一是第4波疫情开始舒缓,连续3日无本地源头不明个案,开始有放宽限聚的条件。第二是打疫苗情况不理想,截至周日晚为止,已打第一针疫苗的有57.9万人,其中有25万人已打第二针,完成二针者只占人口3.3%。若无政策诱因,打5年都未打到70%(523万人)的群体免疫水平,经济难以重启。

所以未来政府的放寛限聚措施,围绕着打了疫苗者才有得放,借此鼓励接种疫苗。

以食肆为例,开始时若所有食肆员工已打了首针疫苗,所有顾客需要使用安心出行(不是填写资料),每枱客人可以由4人加至6人,堂食可以由晚上10点延迟至午夜12点。到最后食肆若提供一个只让打了疫苗者进入的“清洁区”,所有员工和顾客都已打两针疫苗,每一围人数可以加至12人,堂食可延迟到凌晨两点。一直停业的酒吧,也有类似食肆的打了疫苗分阶段放寛的安排。

如果参与者能广泛接种疫苗,在婚礼、公司周年宴会及本地旅游,都会放宽。

政府的“疫苗气泡”政策思路,是会提供一个时间表,让市民生活逐渐恢复正常。未来限制处所活动不会再一刀切,例如一间酒吧出事,不会全行业都停,反而以处所内是否所有人已接种疫苗来划界,未接种疫苗者遇上疫情仍要限聚,接种了疫苗者就不限或少限。

政府推出这些强攻措施,应可以大大增加接种疫苗的人数。以安心出行应用程式为例,之前搞了几个月只有60万人下载,后来进入食肆一定要扫安心出行应用(另一选择是手写留资料),有关应用程式的下载量就一下子增加到300多万。相信这次推“疫苗气泡”政策,也有类似效果。

政府强攻,自然亦会有骂声。第一种骂声是规定复杂,执行困难。这种初期的混乱,挨一下可以过去。

第二种骂声是限制自由。政府当日推普及检测,坊间充满毫无根据的阴谋论,说“检测偷你DNA”之类,结果普及检测只有178万人参与,半汤不水。   

如今推疫苗接种计划,政府已安排一只国产疫苗科兴及一只外国疫苗复必泰让香港人拣,既有选择,接种安排亦极方便,政治阴谋论没有市场。外国想打疫苗无得打,香港人其实已十分幸福。但可以想像,推行“疫苗气泡”计划后,政府仍会被批评为“逼人打疫苗”,“限制自由”之类。

对抗疫症,定出限聚措施,本来也限制了自由。打了疫苗者,自己感染和传播他人的风险大大降低,对这些人实施较少限制措施;未打疫苗者,感染和传染的机会较高,对他们实施较多限制,本身就是一种差别控疫方式,对不同风险度的人群实施不同的程度的限制,比较科学,亦比较公平。

若市民真是很害怕接种疫苗,他们仍有自由可以选择不接种,只是要受更多限制而矣,市民仍有自己决定的自由。选择宅在家者,就可以不打疫苗。

这个世界政府作的所有决策,都有好处,亦有代价。若政府无所作为,或许好处是多一点自由,但坏处是疫苗接种率低下,经济无法重启,大量结业裁员,最后也会杀人啊。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