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文章
脑瘫失活动能力仅3手指能动 苏州男研发无障碍地图助残障人士出行
upload_article_image

坚持乡村办学培育留守儿童 “校长爷爷”:能照顾他们很幸运

温馨的师生情。

河南太康县有一间偏远的乡村学校,校长虽然只有39岁,却因连年为学生操劳而满头白发。他毕业后便开始乡村教育工作,至4年前升任校长后,更决心担任学童的“爸爸”,表示留守儿童缺乏父母及社会关爱,“我能照顾他们是非常幸运的”。

网上图片

张鹏程出生于1982年,自小也在农村长大,毕业后便主动返回母校太康县清集镇二郎庙小学执教,为培育师弟妹出一分力。惜两年后,他被调到其他乡村学校担任校长,至2018年9月再重返母校。

“当时全校只有不到30名学生,上级也曾有撤点并校的意向,孩子们上学就面临了难题。”为了保留学校,让学童得以继续升学,张鹏程开始修葺楼顶、改善操场硬件,加设食堂和宿舍,还开办了幼儿园,“这样村里孩子就能够从幼儿园直升小学,也保证了学校的生源”。

网上图片

不过翻新校园等开支庞大,当局一时未能拨款,加上幼儿园学费订价不能太高,每位学生每学期仅缴1000元,为了保证学生在校内的生活质素,张鹏程更自资投放14万元,“孩子们的吃喝拉撒都是我负责,经费非常紧张”。

网上图片

学校位置偏远,学生亦多以留守儿童为主,他们的父母大都出外打工,张鹏程于是将二郎庙小学改为寄宿制,代家人照顾学生,“老年人年龄大了,无法照顾孩子,作为学校校长,我一定程度上充当了爷爷和父亲的角色”。如今小学部与幼儿园共有140多位学生,张鹏程笑言,自己已是这班孩子的“校长爷爷”。

网上图片

张鹏程居于清集镇,他的家离学校仅100多米路程。但自担任校长以来,他很少回家,几乎一年到头都生活在学校,即使是周末,他也留在学校清理杂草、修理课桌、打扫厕所,坦言:“虽然事情很小,但很琐碎,忙起来就顾不上自己的事情了。”张鹏程的爸爸在退休前也是一位乡村教师,当看到儿子忙碌时,也不时到学校帮忙。

对于无暇分身照顾家务和陪伴家人,张鹏程坦承对两名儿子感到愧疚:“小儿子现在跟着我读二年级可以照顾他,唯一感到亏欠的就是在其他学校上初三的大儿子。”他表示,以往看到其他孩子都有家长送饭到学校,自己心里都会难受,“感觉对不起他,在面临中考的关键时刻,却不能为他加油鼓劲。”

网上图片

不过,他也表明放不下学校,放不下校内需要他的孩子,直言会一直坚持下去:“我既然选择了这个职业,就一定要做好。农村的留守儿童太缺乏社会关爱了,一年才能见一次父母,对家和爱的渴求非常高,所以我能照顾他们是非常幸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