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批发及零售界个人票消失 高人:个人票鼓励“种票”不可取

批发及零售界在今次的新政制中同饮食界一样,取消了个人票。在这个界别中,无论是选委会还是立法会选举中,过去个人票都占有相当大的比例,泛民亦曾雄心勃勃,试图以此作为突破口之一,在立法会选举中抢滩功能组别的建制阵地。

泛民曾在2016年功能组别选举中试水温,区诺轩参选批零界。

泛民曾在2016年功能组别选举中试水温,区诺轩参选批零界。

2016年立法会选举,批发零售界选民总数是6727,当中逾7成是个人票(4874),当时自由党邵家辉以2290票对1231票,击败民主党区诺轩,即系有将近一半的选民未投票。泛民原本寄希望于动员大量未投票选民,在原定2020年举行的立法会选举抢滩,不过此后都无这只歌仔唱。

比较2016年选委会选举时,批发零售界共6706张票,有72%(4862)是个人票,有1844张团体(公司)票。而2020年批发零售界立法会选民登记,个人票减少至3,787,团体(公司)票有2,317,合共6,104票。个人票减少据说因为经济不景大量零售商结业,虽然有人种票,但整体数量减少。

在新的选举办法中,批发零售界改为指定的团体票,合共有66个团体组织有权投票选出17个选委。而立法会功能组中,取消了个人票,但保留了团体内的公司票,以2020年选举登记来计算,大约2300票。

有人话取消个人票是民主大倒退,政坛高人就指出,功能组别或选委界别划分的本意,是选出关注界别整体利益的代表,但无限扩大个人选民数目,鼓励了大家斗“种票”的行为,变成政治性投票。如今大家都不用种票了。

今次取消了选委中绝大部的个人票,功能组别中只保留了有专业资格认可的7个界别的个人票,例如律师、医生、工程师、测量师等,而其他功能组别都回归团体或公司票。不单止泛民发动的个人票被取消,有建制中人亦表示,他们在一些界别中发动登记的个人票,同样亦被取消了。

Ariel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