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美大斗法 钱其琛当年力阻定性两国是“战略伙伴关系”有外交远见

中美两国高层上月在阿拉斯加正面交锋后,过去一个月,国际关系风起云涌,美日、中欧、中国东盟互动,核心都是围住中美两国转。在长远战略上,美国已铁了心阻止中国强大,而中国则尽力为自身发展寻求更大空间,希望与美国斗而不破。

中美建交40多年,期间有交往紧密的时期。1997年江泽民主席应邀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当年是20年来中国国家元首首次访美。江主席同美国总统克林顿举行峰会后,双方发表联合声明,同意在三个联合公报的原则基础上处理两国关系,共同致力于“建立中美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

1997年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国事访问美国,与总统克林顿会谈。

1997年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国事访问美国,与总统克林顿会谈。

谈到这个“建立中美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两国关系的新定性,当时我还在电视台采访前线,主力更是中国的外交新闻,每每读到“建立中美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时,就觉得好绕口,尤其做直播时,成日担心读错。

之后有机会接触外交界人士,先了解原来这个定性用词有段故。自从1993年中美领导人籍住在美国举行的APEC(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国家主席江泽民赴美,并与美国总统克林顿会面,是89六四事件后,中美最高层的会晤。之后,中美领导人每年在国际场合互动不断增加,到1997年江主席到美国进行国事访问 ,更是中美关系发展的高峰时期。

当时中国方面调整了对美政策,希望进一步发展成为“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在两国外交官员为峰会做准备,讨论到联合声明的议题时,当时有一种建议就是直接用上了“中美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

据了解,当时北京最高层都考虑接纳,但主管外交的副总理兼外长钱其琛则提出异议,认为中美两国无论是发展水平、模式,都有很大差异,远未到“战略伙伴”这种亲密关系,而且,在可见的未来,也不会成为“战略伙伴”。

钱其琛不愧为资深的外交家,太了解美国,亦明白中美关系的过去,他非常有远见,预见到美国未来不会接受中国强大起来。当时,钱其琛非常坚持这种看法,但同时他也是一位圆滑的外交家,深明难以在两国关系向上发展的势头上泼冷水,于是就出了一个妥协的用词“共同致力于建立中美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加了“建立”二字,即是当时并不是“战略伙伴”,至于将来能否成为“战略伙伴”,就看双方的努力啦。

2005年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与到访的美国总统小布什会谈。

2005年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与到访的美国总统小布什会谈。

到了2003年胡锦涛主席上任后,重新定位中美关系是“中美建设性合作关系”,就取代了“建立中美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这个外交用词。

现在回想起来,钱其琛当年的坚持是有道理的,当中国发展去到一定水平时,美国作为“全球大佬”就难以接受,压制中国强大成为她的长远战略目标,这样的情形下,两国又如何能成为“战略伙伴”呢?

回看最近一周的国际风云,先有拜登和菅义伟的美日峰会后发表联合声明,对所谓中国“采取不符合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的行动”表示担忧,反对中国在东海试图单方面改变现状的做法,反对中国在南海的“非法海洋权益主张”及相关活动,并提及台湾、新疆、香港等问题。声明一出,中国外交系统全力开火,外交部、驻美大使馆、驻日大使馆齐齐还击,强烈不满联合声明对中国进行无端指责,粗暴干涉中国内政,侵犯中方领土主权。

另一边厢,美国总统气候问题特使克里到上海访问,就在中国领导人会见克里前,习近平主席则率先与中欧领导人法国总统马克龙、德国总理默克尔举行中法德领导人视频峰会,主题就是应对气候变化。习近平强调,应对气候变化不应该成为地缘政治的筹码、攻击他国的靶子、贸易壁垒的借口。新华社报道,三国领导人一致认为,将应对气候变化打造成中欧合作的重要支柱。

习近平主席与法国总统马克龙、德国总理默克尔举行中法德领导人视频峰会,讨论全球气候变化问题。

习近平主席与法国总统马克龙、德国总理默克尔举行中法德领导人视频峰会,讨论全球气候变化问题。

在中欧领导人视像会议后,正在北京的国务院副总理韩正才通过视像方式会见在上海的克里,之后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与克里在上海举行会谈。

外交界人士分析,习主席先同欧盟国家领导人讨论气候变化合作,再到美国代表克里上场,即是告诉美国不要想独大主导全球事务。想当日在全球气候变化的议题上,特朗普曾代表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美国如今又想在气候变化的议题上扮大佬,也要尊重一下中欧的共识吧。

美国对中国玩的“零和游戏”,赢要赢尽,而中国则希望两国“斗而不破”,正如副外长乐玉成今天谈到中美关系时话,中美之间应是你追我赶的良性竞争,而不是你死我活的恶性竞争。作为对世界负有特殊责任的两个大国,中美要全力避免对抗,尤其要避免人为制造对抗。至于能否做到,这不完全取决于中国,还要看美国。

微观中国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