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仓务员工作猝死妻儿失支柱 10岁长子:我会孝顺母亲照顾弟弟

全家重担都落在任职仓务员的死者身上。

正值壮年的仓务员,是家人眼中的孝顺仔、好丈夫及好爸爸,为独力维持七口家生计,他近年虽不时感心口痛,仍坚持上班赚钱,惟本月初疑隐疾病发,工作期间突然晕倒,送院不治,遗下父母、妻子及三名稚子,一家顿失经济支柱,殓葬费亦成问题,家人倍感徬徨,亟待援手。

猝死的谭双贵在货柜码头任职仓务员约10年。资料图片

猝死仓务员谭双贵,37岁,与年逾60岁的父母、30岁妻子周洁及3名分别10岁、4岁及2岁儿子,同住在天水围天逸邨。谭太表示,丈夫在货柜码头任职仓务员约10年,须轮班工作,工时不时长达24句钟,平均每周才返家两日,月薪约20000元。她又称,丈夫近年因心口痛须定期到医院覆诊,岂料祸不单行,幼子近年亦因腿部出现歪曲,须接受治疗,而家翁更受疫情影响失业,全家生活重担落在丈夫身上,但丈夫认为“自己有手有脚”,不肯申请综援,独力维持一家生计。

仓务员工作猝死妻儿失支柱 10岁长子:我会孝顺母亲照顾弟弟

死者谭双贵生前与妻儿合照。

虽然工作辛苦,但谭生性顾家,工余时经常陪同儿子游玩,且不时分担妻子家务,又侍奉至孝,出事前数天,夫妇更带同长子及二子畅游马湾,谭是家人眼中的孝顺仔、好丈夫及好爸爸。

事发本月9日,谭工作期间突然晕倒,送院不治,谭太带同儿子赶到医院,但已见不到丈夫最后一面,谭遗下父母及妻儿,一家积蓄仅余数万元,谭太面对生活开支及殓葬费忧心如焚。上周五(16日),她与丈夫的公司代表见面,获体恤发放少量应急钱及生活费,但不足以应付日常开支,希望社会善心人士能助谭一家渡过困境;访问期间,谭母忆起亡儿,当场伤心痛哭。

仓务员工作猝死妻儿失支柱 10岁长子:我会孝顺母亲照顾弟弟

谭母忆起亡儿,当场伤心痛哭。

谭的长子颇为懂事,他知道父亲死讯后伤心承诺“会照顾弟弟,孝顺母亲”,在班中成绩名列前茅的长子突忽发奇想称:“要努力读书,将来发明药物令爸爸复活”,童真愿望增添几分伤感,他更低头诉说怕见到别人拖着父亲,故近日不敢到公园玩耍。

工业伤亡权益会干事林静仪指出,谭家陷入零收入困境,希望各界帮手,协助他们渡过难关。

仓务员工作猝死妻儿失支柱 10岁长子:我会孝顺母亲照顾弟弟

一家顿失经济支柱,殓葬费亦成问题,家人倍感徬徨,亟待援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