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义务搜索队”指官民尽力搜救吁谅解 倡行山客免独行

一名24岁女子石乐荞于本月15日离开住所后便告失踪,3日后在飞鹅山山崖寻获证实遇难。“郊野义务搜索队”在facebook发公开信,指外间有不少揣测,甚至对政府部门搜索效率存疑。搜索队认为,包括参与的政府部门和义工组织,从开始寻找失踪者足迹,去向等资讯及确认证据真伪,整个过程都顽为耗时。搜索队希望各界宽以持平的态度了解䓢中难处。

搜索队呼吁外界理解搜救困难。“郊野义务搜索队”facebook图片

“搜索队”在社交网站发文指,搜救跟一般行山活动不同,搜索队伍要在荒地密林,以及危机四伏的悬崖峭壁进行搜索,个中艰辛并非言词能够表达。希望各界对曾经出勤的所有政府部门及义工团队都给予包容及体谅之心。而事件已告一段落,请各界给遇难者家人宁静的时间和喘息的空间。

搜索队呼吁外界理解搜救困难。“郊野义务搜索队”facebook图片

搜索队呼吁外界理解搜救困难。“郊野义务搜索队”facebook图片

“搜索队”建议,政府可以透过多个渠道,多作行山安全宣传及教育。例如于网上媒体以至学校举办讲座讲解山难成因,并且利用三维地图进行搜救分析,以及构建“智慧行山”程式让行山人士互相帮助救援等。

搜索队呼吁外界理解搜救困难。“郊野义务搜索队”facebook图片

搜索队呼吁外界理解搜救困难。“郊野义务搜索队”facebook图片

“搜索队”解释,山岭搜救不容易。就算得知求助者的大约位置,也要花费不少时间计划、准备、分配人手、安排装备和后勤补给;但却往往是无功而回。在香港大部份行山失踪的个案,不少都涉及独行或没有留给亲友路径的详细资料等等。大部份行山失踪个案最终都成为人间蒸发的例子。

搜索队呼吁外界理解搜救困难。“郊野义务搜索队”facebook图片

“搜索队”呼吁,行山人士尽量不要独行,每一次行山都做足准备,带备所需食水和装备,和家人及朋友分享行山路线、不改变预定的路线、使用“郊野乐行”或其他行踪记录程式。既可以得到安全保障,亦令家人放心。

搜索队呼吁外界理解搜救困难。“郊野义务搜索队”facebook图片

另一方面,山野垃圾影响搜救工作。行山人士留下的每一件垃圾,或者工人遗弃的工具杂物,都会吸引搜救人员花费时间去核实,甚至要冒险攀爬接触这些“证物”。把垃圾带走除了可保护郊野环境外,也对搜救工作间接做出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