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葛珮帆怒骂法援乱批不合时宜 要求堵塞漏洞 窒到法援署署长邝宝昌口哑哑!

在4月23日(上周五)立法会财务委员会会议上,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葛珮帆连珠炮发,怒轰法律援助署混帐,提出多个问题,法援署署长邝宝昌答到口窒窒!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葛珮帆连珠炮发。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葛珮帆连珠炮发。

法律援助本意是确保不会有人因欠缺经济能力而没法打官司,影响其权益。然而,近年申请法援个案高企,开支大增,已引来社会不少质疑的声音。根据法援署的统计,法援费用总支出由2014/2015年度的5.67亿元,急升至2019/2020年度的11.33亿元,支出庞大而且大增,令不少常被法援申请者指定选用的律师团队,更加猪笼入水!因为被选择的律师行,来来去去都是那几间。

葛珮帆质问法援署署长的问题包括:

1. 乱批法援,官司谁胜谁负,都是由政府公帑埋单!例如“爆眼女”可以因为鸡毛蒜皮的事情,申请法援,请大律师公会主席夏博义打官司?

2. 点解鸡毛蒜皮的官司,法援仍然批准申诉人选用昂贵的资深大律师?为何不能由法援署委派指定律师?好似市民去公立医院睇医生,都唔可以指定要某一个医生主诊,那为何申请法援可以指定用某律师,这个漏洞实在是太大了!

3. 申请法援竟然可以指定用某律师!变相鼓励相关律师怂恿申请者滥用法援,令律师团队们猪笼入水。

4. 人地有亿元“612人道支援基金”,点解仲要批法援?

5. 有冇限制一个律师每年可以接几多单法援嘅案件?点解有啲律师做到唔停手,有啲律师永远冇生意?

6. 知道修改法例唔容易,但系几时先肯先填补咗法援漏洞,不再任由申请者去指定律师?然后再去修改不合时宜的法例,与时并进。

其实,早在今年3月1日的立法会司法及法律事务委员会上,周浩鼎及葛珮帆议员曾经提到,坊间有612基金支援反修例运动的被告,质疑已获此基金支援的人士,为再获批法援全数款项,明显现时法援被滥用。但政府至今仍无改变。

法援署署长邝宝昌当时解释,如案件较为复杂,法援署会安排两位律师处理,并指法援申请者有权选择律师,但法援署其实有监管,有最终决定权,会衡量相关律师曾处理什么案件、有否不良记录等作决定,又指每位法援署的律师每年只会处理最多20宗民事案件,以及最多25宗刑事案件,而通常处理民事诉讼的律师不会重复处理刑事案件。

邝宝昌亦提及,的确有少量法援的申请者,是同时获批法援和取得612基金资助,但基金其实是资助年资较浅的大律师,跟随法援署委派的大律师“学师”,相关资金并非直接批出予申请人,又指“学师”做法是培养大律师的惯常做法,已存在多时。

早前退休裁判官黄汝荣大律师指出,在反修例运动的案件中,被告或倾向选择与自己政治理念相同的律师,在法援“自选律师”制度下,或形成一个专接反修例案律师的圈子。黄汝荣透露,一个由来已久的传闻指,部分刑事案件存在“中介人”,一方面协助诉讼人申请法援,而另一方面联络特定律师,从中抽取佣金作为回报。政府是否应该深入调查下,传闻是否属实?甚至转介廉署调查,因为这是牵涉每年超过10亿元的公帑!

转眼又两个月了,近来爆出爆眼女诉讼败诉事件,又由纳税人埋单,难怪葛珮帆议员怒火中烧,再度炮轰法援署。

法援署署长邝宝昌。

法援署署长邝宝昌。

面对葛珮帆议员的质询,法援署署长邝宝昌全程答到口窒窒,非常狼狈,有时更要旁边同事协助,找寻资料才能回答。其实邝宝昌回答主要是指现时的审批法援程序,是根据《法援条例》去做,没有违规。申请法援是否获批,法援署会把关,进行经济审查及案情审查。而选择指定律师是申请者的权利,法援署会按案件的性质及复杂性来决定是否批准,亦会考虑控方所选的律师是否资深大律师,是否需要对等。而每个律师每年所处理的案件,亦有上限。

邝宝昌回答葛珮帆议员的质询,和两个月前冇乜分别,都是耍官腔,但我们却继续看见公帑似乎被滥用,法援申请者可以指定律师这个大漏洞,看来必须尽快堵塞。

小鲨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