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智障童康桥之家堕毙 家属代表律师:院舍3方面不合水平

家属代表律师陈伟彦指社署管理态度“马虎求其”。

14岁患自闭症及中度智障男童梁子骏5年前在位于葵涌残疾人士院舍“康桥之家”堕楼身亡,家属代表律师陈伟彦今于死因庭向陪审团陈词。陈甫开庭便直指子骏死于人为及系统性疏忽,而康桥则在职员培训、人手安排及院舍设施3方面低于合理水平。希望透过陪审团在死因庭提出建议,否则悲剧只会“重复轮回,不断上演”。他更直斥社署守则要求院舍护理员对院友比例为1比40,1人需照顾40名中度弱能,多种疾病的院友,“荒谬绝伦”。

自闭智障童院舍堕毙时任院长指成个天花被拆 母痛哭斥“唔好讲大话”

死者母亲江月梅(右)。资料图片

智障童康桥之家堕毙 家属代表律师:院舍3方面不合水平

死者母亲。资料图片

陈先指出康桥职员培训方面的问题,时任护理员钟伟英来港同一日已需负责照顾数十名残障院友,追问下才吞吐承认在康桥任职后才到劳工处受训,作供时亦前言不对后语;自言充满爱心的时任院长刘洁心声称曾接受培训,又有多年义工经验,但又未能提供证书。陈强调整间院舍员工均没有受足够训练,主管吴纯真回应提问时“乜都唔识、唔知”。陈批评院舍员工自私自利的态度贯切整间院舍。

自闭智障14岁童院舍堕楼亡 母作供指儿子身上不时有瘀伤

死者母亲江月梅。资料图片

当日人手安排上,陈表示社署仅根据院舍提供的更表评估人手是否充足。当中更表更显示有员工一个月从未放假,内容是否真确“大家心中有数”。陈另指社署管理态度“马虎求其”,社署职员郭永一为“橡皮图章”。

陈又提及院舍并不重视闭路电视,视为“可有可无”的设施。若涉案窗花正如司机李锦全所言,当日曾检查窗花并无不妥,安装牢固,但子骏却可徒手拆下窗花并堕楼,亦没有职员及时听到。

陈总结,现时社会对残疾人士的保障不足,希望每一位陪审员行出第一步,一同作出建议,阻止悲剧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