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伟大斗争,需要伟大工程

看标题可能吓一跳,其实是讲一个回归前后都没有绕开的老问题。

香港工联会麦美娟议员在审议《2021年完善选举制度(综合修订)条例草案》(《条例草案》)提出,选举委员会和立法会的参选人,应在参选时披露国籍,在议会内被批评是“极左”、“语不惊人死不休”,再度引起社会对国籍问题的关注。

香港工联会麦美娟议员

香港工联会麦美娟议员

1

港人的居留权和国籍问题是一个相当复杂,且私隐性高的问题,其中既有法律方面的原因,也有历史的原因。

回归前,全国人大常委会以尊重历史、尊重现实,以宽松、灵活、务实的态度,依据我国国籍法和香港特区基本法对相关问题作出解释,并说明这是在特区政府尚未成立的情况下提出原则性规定,具体事项留待特区政府成立后,自行立法提供完善的法律保障。

由此可见,中央是十分慎重处理香港人的国籍问题,以保持港人原有的生活方式不变。

《基本法》同时也规定,即使拥有外国国籍或外国居留权也可参选立法会,但规定这部分议员所占比例不得超过全体议员的20%,新《条例草案》没有改动相关安排。

麦美娟议员提出的建议,不是因为国籍问题而限制他们参选,是要求参选人披露国籍,用意是对选委会成员提出更高的政治要求,更透明的组成方式,与设限参选是两个不同的选项和概念。

根据人大常委会作出的修订和赋权,选举委员会不但负责选出香港行政长官,还将提名参选立法会候选人,是组成香港政权的重要组织,承担中央要求“爱国者治港”的政治责任。

由此而言,麦议员的提议并非不合理,相反值得各方重视。

2

一是国籍问题要尊重历史,也要顾及时代变化。

中央政府多次宣称不承认中国公民具有双重国籍,但香港因特殊的历史原因,考虑到九七回归前香港出现大规模移民潮,为了香港的平稳过渡,稳定人心,由人大常委会对中国国籍法作出“解释”,规定只有主动凭有效证件向特区政府申报已变更国籍的香港人,才会丧失中国公民资格,变相留下了一道口子,容许香港人可享有双重国籍。

该“解释”又明确规定,拥有“英国属土公民护照”及BNO以至居英权计画下的香港人,都是中国公民,而该类证件视为旅游证件。

这是当时的历史,完全是出于对香港人的爱护和权力保障。

但是,随着香港顺利回归祖国,原有约300多万人移居外国,他们看到香港在国家的支持下继续繁荣,已经有大批人返回香港,仅余不足40万人留在海外。

说明香港人对国家、对香港充满信心,即使在海外工作,他们更希望得到国家的领事保护。这就是国家强了人民也有自豪感,双重国籍问题在大多数港人的心中,已成为历史。

选委会成员既然是爱国者,应该与时俱进,不能把双重国籍视作“两制”的体现,是香港精英天经地义的特权。公开国籍,客观上不再保护一些人拿美英等国家护照,却又堂而皇之进入重要政权架构,包括当选全国人大代表的荒唐继续下去。

二是国籍问题我方原则不变,西方承诺已变。

BNO是港英殖民管治的历史遗留品,是香港回归的过渡产物,英方当时明确该证件没有居英权,且不能由子女及后代继承。

但在《港区国安法》实施后,英国单方面为BNO扩权,“开通一条通往英国公民的途径”,强行将部分中国公民转变为英国公民,借此搅乱中国内政。西方“四眼国家”为了打击中国政府,也有意向港人招手,降低入籍门槛,公然干预香港事务。

即使中央政府善意地希望维护现有制度,而西方国家已不再信守过去的承诺。

特别是经历了2019年的“黑暴”运动,在香港沙田新城市广场的非法集会中,有一位戴黑色口罩的年轻女子在和特区防暴员警对峙时,竟高举BNO护照,要求享受“超国民待遇”的踩红线行为。

可见,无论是来自西方国家的干预,还是反对派的媚外,他们总会重复用国籍和移民来影响该地区的政治,如果我们对重要政治架构的国籍问题,继续只眼开只眼闭,那么英国撤出香港时宣称,“对香港维持三十年的影响”不会是一句诓言诈语。

三是国籍问题对从政者应严,对市民宜宽。

查阅了香港前几届政府包括立法会的组建情况,时有报导基本法规定必须是中国公民担任职位的重要岗位者,在最后一刻才放弃外国护照或BNO,甚至立法会明天要选举主席,今天还在等候英国核准其持的该国护照失效。这是何等的滑稽。

如果提前公开国籍,把事情放在阳光下,那么这些人就会自觉地提前处理双重国籍问题,不至于拖延到最后一刻。

除了选委会外,作为特区执政的核心团队,也应该起带头作用,除了放弃自己的外国证件外,家中的另一半(太太或先生)也应该放弃,学习内地公务员不当“裸官”,给其他从政者当好表率,形成社会风气。

3

伟大斗争,需要建设伟大工程。

中央下大决心完善选举制度,公开表明这是一场政权保卫战,就是要确保“爱国者治港”。面对这场保卫战,如果选委会任由不同国籍的人组成,仿如一个小联合国投票组成中国香港的政权机构,这符合人大常委会决定的立法原意吗?

无疑,这是一场伟大斗争,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建设伟大工程。人大常委会先走第一步,香港本地立法要走好第二步,包括构建好选委会。

当然,公开选委会参选人的国籍问题,对许多人精英阶层可能是复杂的,为照顾历史遗留问题,政府可考虑不一步到位,采取分阶段处理,甚至按不同的界别的特点,由本地立法明确时间表和路线图,以最终达至实现完全由香港永久居民中的中国籍来组织选举和被选举的事项,以确保香港的政治活动,不受外来干预顺利而平稳地实现“爱国者治港”的目标。

周春玲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