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勿让港大百年金漆招牌蒙羞

日前政府因“变种病毒”杀至,要求全港外佣强制检测,并研究将接种疫苗定为延续工作签证的条件。原本保障全港市民健康,以免第五波疫情爆发,有严谨防疫措施无可厚非,但采用的方法科学理据是否充足、措施是否可行、有否考虑实际情况等,却是值得商榷。

现时疫苗的效用对变种病毒的防御力,尚未得到全面认证,而且加诸外佣合约或续证条件当中,誓将引起权责问题,而欠缺扎实科学根据的做法,绝非负责任政府的作风。在此,食卫局、疫苗委员会定是责无旁贷,若持续“先入为主”认为所带有副作用与接种疫苗无关,另一方面“催谷”接种率,随时适得其反。

素来主力向政府提供政策倡议及研究数据的香港大学,似乎在这方面也日渐“失守”。最近有一项关于青少年吸食新型烟草产品的研究,得出85.9%青少年均曾吸食电子或加热烟的“惊人结果”,吸尽眼球。不过,细看之下,漏洞倒也不少。根据统计学入门课,采样方法(sampling)绝对影响结果,例如一名研究人员如果在青少年中心们外做长者健康调查,得到的结果与在长者宿舍里询问,自然截然不同。观乎由港大青少年戒烟热线提供的资讯,不单未有透露采样方法,亦毫无由来地以25岁为所谓“青少年”的界线,数据更以本身为“吸烟者”的青少年为基础,问及其有否吸食加热烟或电子烟习惯,自然得出高至脱离现实的比率。正因为采样方法有所偏颇,即使以高等学府名义发表,公信力亦有所欠奉。

Group Photo

遗憾的是,港大更计划以上述这儿戏得连中学生水平都不如的研究,作为全面禁止新型烟草产品的佐证,粗疏的推论实在让市民目定口呆。美国克林信大学经济系副教授徐家健也公开质疑是次研究,认为调查如问“曾使用电子烟或加热烟”,其实并不妥当,因为随时间过去,必定有更多年轻烟民曾吸食相关新型烟草产品,但其实他们只是曾经使用,批评调查不能反映实况。

要禁止青少年吸烟的方法很多,可以加强检控售卖香烟予未成年人士的商贩、加重判罚、加大力度打击私烟等,一刀切将新型烟草产品禁止只是下下之策,一来造成烟民反弹,二来现时不法分子贩售烟品渠道众多,全面禁止只会令吸烟行为更“地下化”,不仅无助青少年戒烟,变相坐大不法分子所为,本末倒置。

反观中央政府现时的政策,来得更为进步。中央着重监管新型烟品的贩售,研究落实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等法律法规的衔接,从品质、贩售对象等进行规管。根据中国控制吸烟协会公益法律专业委员会表示,规管电子烟品固然是必须,同时需要从业者、消费者的角度进行综合考虑,在实施健康中国行动、推动产业发展和促进行业规范之间找到平衡,并非如香港政府般试图以媒体攻势、粗疏研究等压力,迫使加热烟品杜绝于市场。

香港大学百年的金漆招牌,社会大众仍是十分信赖,在过去多次研究,尤其是在疾病、流行病方面的分析,堪称钜细无遗,有助社会大众防御及警惕,市民十分佩服。若然能够恪守这种严谨的科学研究精神,遵循统计学的基本原则,定能继续为政府提倡利民措施,而非为哗众取宠的传媒报道提供养分。

齐嘉治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