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寻找angel的故事----选特首要选“变革者”而不是“继承者”

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提出“devil(魔鬼)论”,想推销现任特首林郑连任。很多有关外国的选举研究,都发现在位的政治领袖,有较大机会连任。其实道理也很简单,政治领袖上台后,一定会想方设法讨好选民,例如直接派钱、刺激经济等等,提振民望,让自己可以连选连任。可以运用政府庞大资源去大展拳脚,这叫做“在任优势”。

但看看香港的情况,特首的民望比较低落,在任优势并不存在。

我们评议特首人选时,要先理清自己的思路。若果现在的特首做得很好,民望很高,大家都希望现任的政策能够延续下去的,我们就要找一个“继承者”,是她本人也好、和她有相同信念的人也罢,目的是能够延续现有的政策。反之,如果我们对现状很不满,无论是政治、经济或者社会民生,都希望未来有会转变的话,就应该找一个变革者来做下任特首。这可以分为两大方面来探讨。

一、在政治问题上,未来的特首要敢于斗争。

过去20多年,政治开放是一条主要思路,方方面面民主化,让更多泛民加入建制,甚至舖路让他们可以执政。这可以说是一种怀柔思线,换一个名目也可以叫“大和解”。但在阿爷眼中,这只是死路一条,24年越玩越乱,你还叫我再开放多一点?

阿爷现时对香港的决策是“thinking out of the box”(跳出现有思维框架),你叫我做了20多年的事情,怎样做都不成功。现在不如180度扭转过来,尝试做做相反的事情。你叫我开放,我就叫你斗争。

未来特首要带领香港实践新的政制,做政治上的变革者,就要一改过去那种以完全开放为主导、事事向反对力量让步的思维。谁敢保证过一两年后,特别是疫情过去之后,街头黑暴不会重临?未来的特首面对内外的黑恶势力,要态度强硬,要敢于斗争。想做下任特首的人,有这种思想准备吗?

二、在社会经济问题上,未来特首要敢于挑战既得利益。

高楼价、高租金,是困扰市民的最大民生问题。现届政府的房屋政策“以置业为主导”,搞出一个觅地小组,咨询一轮,但香港的土地房屋供应没有丝毫改变,还在恶化当中。现时有25万个家庭正在轮候公屋,有少量居屋推出,动辄有过10万人去申请。现届政府的房屋政策,那里有解决到房屋问题?

阿爷完善了政制,改变了选委会的组成,但既得利益集团在本地社会,还是根深叶茂,来届政府是否有胆量推出根本性的改革,可以180度扭转过去的土地房屋供应困局?例如找出额外增加20、30万个单位的土地,在中短期内解决房屋问题。

现届政府的往绩未能给人信心。对上一届政府提出在郊野公园的边陲地带

起楼的建议,叫了房协做研究,但到了本届政府上场,就透过觅地小组将“郊野公园的边陲地带起楼”的建议推翻了。听说工程界的建制派议员卢伟国和政府官员开会时,也拍桌子骂政府为何轻易推翻这个可以快速提供土地的建议。有时做建制议员也不容易,说到底政策要由政府推动。我们现在的特首,可以打倒昨日的我、重新拿出开发郊野公园边陲地带起楼的建议、甚至敢在郊野公园起楼吗?

我的评论对事不对人。大家要从现实出发,现届政府的表现真的不怎么好,所以香港选特首要选“变革者”,而不是“继承者”。

或许如今的在任特首,都可以摇身一变成为“变革者”,美国巨企英特尔CEO格罗夫就做过这样的事情,他从会议室推门走出去,想着自己回来是英特尔新请的CEO,要做什么事情。他还把他的体会写成一本书,叫做《唯有偏执狂才能幸存》(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

格罗夫的名著《唯有偏执狂才能幸存》(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

格罗夫的名著《唯有偏执狂才能幸存》(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

现时的在任者,显然有一个劣势,她做不到的事情,大家已有目共睹,除非她能够有180度的转变,例如DQ一个候选人时,说这是政府的决定,而不是说这是选举主任的决定。又例如变革港台时,说这是政府的决定,而不是说这是广播处长李百全的决定。

香港要有一个特首,理直气壮,拨乱反正。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