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兵临城下与伦理升平

欧洲人权法院(ECHR)4月8日裁定,强制接种疫苗不仅没有违反人权法,而且在民主社会中可能是必要的措施。专门研究欧洲人权法院的法律专家赫维尤(Nicolas Hervieu)告诉《法新社》记者,这一判决“增强了在当下新冠疫情中强制接种疫苗的可能性”。

AP图片

AP图片

事缘有捷克家庭向该法院提出关于儿童强制接种疫苗的申诉,法官对此作出了裁决。判决称,捷克卫生当局实施的强制接种疫苗符合儿童的“最大利益”。

法院裁定,捷克的卫生政策没有违反《欧洲人权公约》第8条——“私生活和家庭生活受到尊重的权利”。根据捷克法律,儿童必须接种白喉、破伤风、百日咳、乙型肝炎和麻疹等9种疾病的疫苗。

我想起了,几十年前当我读幼稚园到初小期间,时不时说要集体排队到卫生室接受不同的疫苗注射,这是考验一个男孩的勇气,大家注视没有同学吓怕了在哭泣,印象上没有。不过,我们这一代托赖是健康成长。

《德国之声》称︰“新冠病毒有关的虚假资讯在欧洲各国到处传播,这不仅让人们怀疑新冠病毒本身,也怀疑新冠疫苗的接种。拒绝接种疫苗或拒绝给孩子接种疫苗的反疫苗者散播了各种关于政府为何要让民众接种疫苗的阴谋论。”

报导的结论是,(欧洲)政府可能会与大量的拒绝接种疫苗者斗争,这让实现群体免疫的目标变得更加困难。不过,欧洲人权法院出了这个义务接种疫苗不违反《欧洲人权公约》的先例裁决,不过,并不表示欧洲国家会强迫人们接种疫苗。

这个4月新冠疫情急转直下,随着病毒持续突变,每天都会出现新的病毒株,这些病毒株因为更具传染性、更致命或是更能抵挡现有疫苗和疗法。全球已经无法逃避更大的一波疫情的冲击。

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传染病教授黑曼(David Heymann)表示,“新冠疫情似乎正在成为地区流行病,在可预见的未来,它对于所有国家而言都将是个威胁”。黑曼教授去年8月接受BBC访问的发言,更值得大家深切关注︰“许多国家因为‘缺乏政治领导力’而导致‘公共卫生领袖与政治领袖很难口径一致’。在这种情况下,病毒大肆传播。”

香港在拥有充足新冠疫苗的情况下,接种新冠疫苗比率远低于预期,问题不在疫苗,而是香港从来新冠疫情,从初发到目前病毒变种的新危机,都没有一种兵临城下的氛围,从教育界到医护,从公务员到其他行业团体,更多谈的是“拒接种”的理据,从人权到自由,最近更有学者把事情提升到伦理的层次。

事实上,香港远未到强迫市民接种疫苗的地步,然而,香港最接近的是疫情可能进一步失控的可能。面对香港道德伦理的一片升平,我们是欣慰还是忧虑呢?

黄秉华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