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国越打压内地民众越支持政府 令人想起一个民选总理开会瞓觉的故事

上周有两则新闻,虽然表面没有直接相关,但我就觉得其实是有一定的因果关系。

《华盛顿邮报》5月5日刊登了加拿大约克大学社会学学者吴志明(Cary Wu)做的最新中国民调结果,调查访问了近两万名中国人,98%的中国受访者信任中国政府。

2018年的世界价值观调查(World Values Survey)显示,95%的中国民众表示他们非常信任中央政府;但69%的人对地方政府有同样的信任。而吴教授团队去年的研究将中国的“政府”细分为中央政府、省级政府、市政府、县、乡镇政府。调查资料显示,98%的受访者信任中央政府;民众对当地政府的信任程度较2018年同样有所提升——91%的人称他们“信任”或“完全信任”当地的乡镇级别政府。县级政府信任度结果为93%,市政府94%,省政府95%。全部都超过90%,远比2018年调查的69%为高。

98%的中国受访者信任中国政府。

98%的中国受访者信任中国政府。

当然对中国戴着有色眼镜的人,会质疑这个调查结果,但不能否认的事实是在经历了抗疫和美国愈来愈肆无忌惮遏制中国的行为,只是激发了民众对中国政府的支持。

另外一则新闻,黄之锋、岑敖晖、袁嘉蔚及梁凯晴去年参与六四集会被控“明知而参与未经批准集结”,在5月6日分别被判囚4至10个月。美国国务卿布林肯5月7日发文,指香港反对派人士因参与纪念六四的活动而被判囚,他认为香港应该释放所有和平行使自由权利的人士,又指美国会与香港人同行。

布林肯推特发文。

布林肯推特发文。

布林肯的发文,不能是个人意见,代表了美国政府对判决的不满,结果引来内地4大官媒5炮齐发,有不点名,亦有直接点名反击布林肯不尊重香港法治。

其中人民日报署名“钟声”短评最详尽,文章指在美国,非法集会就是被法律明文禁止的,任何参与非法集会者都将面临法律的严惩。例如,在阿拉巴马州,非法集会被列为B级犯罪,最高将面临3000美元罚款和6个月的监禁;在亚利桑那州,非法集会是一级重罪,最高可判处2500美元罚款和6个月监禁。批评美国一些政客抱持虚伪的双重标准,一再干扰、阻挠香港特别行政区司法机关依法办案。

这些官媒的文章一定程度表达了:近几年来,中国民众对西方民主体制,尤其是美国所代表的西方先进文明的反思结果,这让我想起了一些采访外交新闻的小事件,却反映了在接触西方国家最前线人员的心路历程。

2008年3月时任总理温家宝到老挝出席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领导人会议,由于行程紧密,出席的东南亚国家又同中国关系良好,所以温总理密集安排会见各国领导人,由早到晚。

到开领导人会议时,由于场地有限,代表团中一些高级官员都没有安排参加峰会,我偶而遇见了一位资历较深的“老一辈”官员,谈到温总理行程紧密,他突然好有兴致地谈到同时任泰国总理沙马的双边会谈,他说:“这个泰国怎么搞,怎么民主选举,会选出一个这样的总理?!”

出席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领导人泰国总理沙马(左一站立合什)。

出席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领导人泰国总理沙马(左一站立合什)。

原来在闭门会议进行期间,这位泰国总理竟然睡着了,令双方代表团一时间都不知所措,跑了这么多年外交新闻,还是第一次听这种事情,我惊讶不已。两国领导人举行会谈前,双方官员都会讨论好各自的发言稿,你讲几句,翻译就译几句,轮到我讲几句,翻译又译几句,虽然温总理说话有点慢,但总不会太长,而且会谈不到半小时,但竟然发生了主事领导人瞓著了的事件。

2008年泰国总理(左)在老挝与温家宝会面。

2008年泰国总理(左)在老挝与温家宝会面。

这位泰国总理沙马也是一位奇人,在任时间不长,2008年1月,沙马当选为泰国总理,2008年9月法庭判他主持烹饪电视节目违反宪法,被免去总理职务。这位厨神总理很有个人风格,在老挝开会期间特意到大排档享受当地美食,结果得了肠胃炎,要提早返国,缺席部分大会议程。

我追问后来如何发展,这时几位外交部中青年官员听到我们的谈论,暗示这位前辈不要再谈,免得传了出去引起外交风波。这位“老一辈”官员没有再回应,但仍然在质疑西方的民主选举制度,很明显地外交部那些中青年官员并不完全认同他这样一竹竿打一船人的讲法,觉得他太保守了。

这正正反映了2008年时中国社会的状况,中青年的官员也好,社会精英也好,他们对西方民主抱着一定程度的憧憬,认为有一定的制度优越性。然而,随着中国国力提升,奥巴马政府后期的重返亚洲战略,再到特朗普赤裸裸的“美国优先”战略,遏制中国发展愈来愈明显。加上2019年香港反修例运动,转向暴力化时,美国的双重标准愈加明显,再经历中国成功抗疫,我相信今天如果再遇到这几位外交部的官员,想法一定改变,而且一定变得相信中国的制度,他们每日都在外交前线,必定对这些问题有更深刻的反思。

所以布林肯要求释放经香港法院合理合法司法程序判囚人士的言论,只会令内地的民众更相信中央政府,可能下次再做调查时,中国政府的信任度再爆灯。

李彤

微观中国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