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文章
upload_article_image

成都49中学生坠亡事件调查:14个监控下的33分钟

成都49中学生坠楼事件监控视频公开

成都49中的14个监控摄像头,记录了16岁少年小林坠楼前的33分钟。

5月9日18时16分,他从教室后门离开,穿过教学楼、综合楼、实验楼、篮球馆,在负一楼的水泵房停留,多次用刀向左手腕割划。然后返回实验楼5楼,翻越至4楼与体育馆之间的连接平台。

18时49分,实验楼对面的监控拍到小林坠楼身影。他右侧裤包内遗留的一张纸条上写着“最近几乎每周哭三次,上过天台,割过腕……”。

他的离去,不仅让父母亲人无法理解、悲痛不已,也在网络上掀起了一场舆论风暴。

14个监控下的33分钟

5月9日,星期天,学生返校。

18时20分到20时20分是成都市第49中第一阶段自习时间,当晚高二4班安排了一场考试。

按照习惯,班主任老师18时就到了教室。18时10分,班委考勤点名,除了一名同学请假未到校外,一切如常。

过一会,班主任放下手里备课的教案,走下讲台巡视,小林站起身,走到她面前,称要请假去上厕所。

“我点头同意了。”班主任当时并没有在意。记不清过了多久,年级组长跑来找她问班上有没有缺学生,有学生坠楼了,她到现场看到一名学生平躺在地上,头部附近有很多血。

成都市第六人民医院医生张杰当天值班。18时56分,他和同事接到120指令后出诊,10分钟后抵达现场。“现场为一名男性,经检查,属重度颅脑损伤,推测为头部着地。”经过查体和心电图检测,该男子已无呼吸和心跳迹象,身体发凉,双瞳孔放大,无物理反射存在。  

19时10分许,张杰宣布了其死亡。

11日,红星新闻记者在成都市公安局成华区分局查看了警方提取的学校监控视频。14个摄像头拍摄画面记录了小林走出教室到坠楼前33分钟的轨迹。

记者看到,画面中,小林于18时16分走出教室,在之后依次穿过教学楼、综合楼、实验楼、篮球馆以及位于学校负一楼的水泵房,再从水泵房走出,穿过篮球馆、实验楼,在18时49分28秒,坠楼。在上述过程中,小林全程独自一人,未与任何人有过交谈和停留。

记者注意到,在18时24分53秒时,小林进入到了学校负一层的水泵房,右手持一把刀具。此后的几分钟里,小林多次用刀具在左手腕上割划。直到18时35分55秒,小林起身,于18时36分05秒走出水泵房。

离开水泵房后,小林又沿来路穿过篮球馆过道,于18时38分25秒走出篮球馆,走上实验楼,于18时39分44秒出现在实验楼5楼走廊。

18时49分28秒,安装在体育馆楼梯口的监控拍下了其坠楼的身影。


一位学校食堂员工最早发现小林坠楼。他向红星新闻记者介绍,大约18时50分许,他发现有人坠楼后,立即拨打了120,之后向一名副校长作了汇报。

当晚值班的保安小邓向红星新闻记者介绍了小林走出教室前教室内监控画面记录到的一些情况。

监控画面中,小林曾在课桌一张纸条上写着什么,但具体内容看不清楚。然后,他走向了教室后面,当时老师也在教室后面,两人有过对话。他在视频上看到,两人对话时,气氛很平静,交流时间也很短。

警方在遗体北侧绿化带内发现有一副眼镜,在遗体右臂处有一把美工刀。后来,在小林学校的随身物品中,警方发现了一张写给一位女生的纸条,有“最近几乎每周哭三次,上过天台,割过腕……”等内容。经鉴定,笔迹与小林作业本上笔迹一致。

16岁少男的心结

小林的班主任是位27岁的青年教师,这是她研究生毕业工作后带的第一个班,到目前她与学生相处了一年多。在她印象里,小林是一个高高大大,笑起来阳光,腼腆的男生。“生活老师也没有说过(他有)异常,同学没有反映过(他有什么)问题。”谈起小林,她眼中一直带着泪光,但始终强忍没有哭出来。两天来,她已经哭了很多次。

这位班主任记得,4月份的公开课上,小林把《当你老了》英文版翻译成诗经体,在讲台上朗读。“特别美。”班主任能感受出他是一个心思细腻的男孩。

但是,在“诗经”背后,却有老师们不知道的另一面。

和小林接触更多的同学知道得更多。一名与小林初中和高中都同校的同学说,小林平时性格内向,朋友不多,经常说一些否定自己的话。她透露,“他曾用刀划自己手臂,用刀割腕,还经常说自己不想活了”。另一名和小林同班也同寝室的同学说,在他的眼里,小林的性格可以用“时好时坏”来形容,他解释:“心情好的时候会开玩笑,心情不好的时候,主动跟他说话他也不理。”小林平时喜欢看一些伤感文学。这名同学曾看到小林手上有划痕,他问怎么回事,得到的解释是:“心情不好,自己用刀划的”。

警方调查小林的社交软件时发现,小林曾在QQ聊天中向一好友提到“天天想着四十九中楼,一跃解千愁”。

曾经和小林同桌的同学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小林留给她的印象是:内向。“很少与同学交流,感觉他没有归属感,独来独往。”事发当天,她曾感觉到林同学的情绪不大好。

被追问的疑问

5月10日早上6时35分至14时33分,一位自称小林妈妈的微博账号连发三条微博称,她儿子“5月9号17:40到学校,21点她接到学校通知,儿子从楼道坠落去世了。”微博上的文字充满了悲痛甚至愤怒。由此开始,该事件在网络发酵,网友对学校的做法提出诸多质疑。

其中监控问题被提及最多:为什么学校不让家属看监控视频?为什么缺了约10分钟的关键视频?

红星新闻记者向警方了解到,5月9日19时08分,成都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报警。19时13分,跳蹬河派出所及成华分局刑警大队民警先后抵达事发现场,并展开了现场勘察等工作。在取证工作中,对视频资料全部予以了调取封存。故当晚家属向校方申请查看视频时校方未能提供视频资料。第二天上午,小林父亲和亲友在聘请的律师陪同下来到公安机关,查看了全部监控视频。

为什么有10分钟的视频没有呢?“其实既不是网上说的‘摄像头恰好坏了’,也不是故意没有提供坠亡前的关键时间段部分,而是他经过的那一段路程,没有被监控覆蓋”。成华警方介绍说,从水泵房出来,小林沿原路返回到了实验楼5楼,并走到走廊尽头的平台,一直到这里,都是有监控覆蓋的,但平台玻璃护栏外是实验楼与体育馆的连接平台,与5楼平台有1米多的落差。这部分是没有监控覆蓋的。“这不是一条通道,平时也没人经过。”随后,红星新闻记者现场核实了上述说法。

成都49中学生坠亡事件调查:14个监控下的33分钟


2021年5月11日,成都49中,小林事发翻越5楼护栏。

但在这没有被视频拍下的10分钟究竟发生了什么?会不会在这无法看到的10分钟背后还有其他人?警方的现场勘察,推翻了这样的猜测。红星新闻记者拿到的材料显示:经公安机关勘验,林某某坠楼起点位于该校实验楼4楼与体育馆之间的连接平台,在坠楼起点南侧的平台地面上,发现1处鞋印;在坠楼起点处护栏上发现1处踩踏痕迹;在护栏防护玻璃上发现1处踩踏痕迹;同时,在护栏防护玻璃外侧,提取到3枚指纹。经比对,平台地面足迹、护栏及玻璃上的踩踏痕迹与死者所穿帆布鞋足底花纹类型相同;护栏玻璃上指纹为死者所留。

警方其余所有的调查都确认,现场始终只有小林一人。

根据现场勘验等侦查,警方认定小林最终的坠楼起点位于学校实验楼4楼与体育馆之间的连接平台,系高坠死亡,排除刑事案件。

警方在学校的调查中,未发现小林平时在学校内与老师、同学存在矛盾和受到体罚、辱骂、校园欺凌等情况。红星新闻记者在学校走访中也没有发现上述情况。

另一引发舆论关注的是事发后学校未及时通知家属,擅自将遗体拉到殡仪馆火化。对此,成都49中相关负责人向红星新闻记者承认,小林父母获得事发消息确实较晚。发现小林坠楼后,学校的平静完全被打破。事发后,一面通知各班排查是否有学生缺少,一面开始组织当场班主任对学生身份进行辨认,因高坠后孩子面部辨认难度较大。

小林的班主任回忆,她赶到现场时,已经有很多领导、老师在,警察也在。遗体盖著被子,有人掀开被子一角,露出脸,让她辨认。“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很害怕,就稍微看了一眼,就觉得不是、不是。”看到那悲惨的一幕,她当场大哭,被拉到一边。随后,她突然又下意识想起班上还有学生,自己是班主任,得回去。

回到班上,稍微平静下来的她又突然想起,请假上厕所的林同学怎么还没回来?她准备出门去找,一位老师又上楼,拉住她,给她看了一张遗体的正面照。“这一次,我一看就是小林,然后就懵了。”

经过安抚,她略微平复后,开始通过班主任手册查找家长联系方式。找到后,学校负责相关工作的老师给家长打了电话,“考虑到安全问题,打电话时我没有直说学生已经去世了。”49中有1000多名住校生,还有大量的非住校生,考虑到学校的秩序,学校最终通知小林家长到学校旁边的跳蹬河派出所见面。

经过现场勘验后,公安机关按照非正常死亡案(事)件处置流程,将小林的遗体运送至殡仪馆保存。红星新闻记者从殡仪馆获悉,目前小林遗体保存完好,并不存在网传遗体被擅自火化的情况。

虽然学校在10日下午、成华区联合调查组在11日凌晨分别通报了此事,但并未能很好的消解家人及网友的疑惑,一些谣言也开始传播。其中一个说法是:小林死于谋杀,原因是小林占用了学校“化学老师万丽霞”孩子出国留学名额,被万老师推下坠亡。

红星新闻记者查证,该校确有一名姓万的老师与网络所传名字极为近似,但她并非化学老师,而是语文老师。万老师只有一名正读高三的女儿,还有20多天就要参加高考。“女儿是艺体生,已经通过了艺术考试,中意成都的高校。最重要的是,49中没有所谓的出国留学名额”。对于这样传言,她觉得完全是无稽之谈。

5月11日晚,红星新闻记者在49中校门外看到,有很多人在聚集。校园内,很多教室灯依旧亮着,学生们在尽力平复下来复习。还有20多天,他们将迎来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