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阻碍香港房屋供应者竟包括运输署?!

 


中央已明确责承特区政府,必须优先解决房屋供应问题。

在香港的土地发展程序中,政府部门的审批架构复杂,千丝万缕。尽管特首及主要问责官员希望配合中央施政,但是,部份执行部门,甚至是部份前线执行官员的思维,却会令市民感觉得,是倒行逆施.

除了表面上主要负责与房屋有直接关系的地政署、屋宇署等之外,其实,运输署,也可以阻碍香港的房屋供应。

这个主要负责香港运输的部门,表面上与房屋供应没有直接关系,可是,在近十多年的卖地条款中,绝大部份也要求发展商承担负责兴建地块毗邻的一些道路基建,而该等道路设计,必须要做到符合运输署的满意,运输署才会发出“No-Objection memo”给地政署,地政署才会发出“Certificate of Compliance”,落成的房屋项目才能算完成,才能交付小业主。

这个机制,由不同的专业政府部门,负责监管不同的发展部份,理念是正确的。可是,在2019年,运输署却推出新政策,实在令笔者费解。

在2019年,在现有的“Transport Planning and Design Manual”中,运输署引入了一套英式制度“Road Safety Audit”,并要求所有发展商兴建的道路,在过程中,必须采用该稽查制度。此制度起源于英国,及后广泛采用于澳洲及美国等地。由于是新引进的,香港绝大部份的本地运输顾问公司,也没有这套制度的经验。根据运输署规定,若没有五次以上根据这制度稽查的经验,便是没有资格作为该制度的Auditor。故此,近一年多的本地交通顾问及发展商,都需要招聘英国或西方的交通顾问公司协助,否则无法达致运输署满意,房屋无法交付小业主。

对此政策,笔者有九大疑问:
1. 香港已经回归国家20多年之后,为何突然引入一套英式的制度?
2. 众所周知,除了少部份大城市之外,英国的交通运输设计、流量、复杂性,岂能与香港这弹丸之地相提并论。英国的交通专家,真的能胜任于香港的实际环境吗?
3. 论交通运输基建安全设计经验,中国不是已经压倒性凌驾于英国的交通系统吗?为何不向内地学习,反向基建较落后的西方学习?
4. 为何在推出新政策前,不预先作好准备,预先培训本地顾问去符合相关资质,以使新制度推出时,本地业界已可马上配合执行?
5. 现在的业界情况,就是绝大部份的本地交通顾问公司及发展商,都要招聘英国或西方的交通顾问公司。在供求失衡之下,无论西方的顾问收费何其高昂,本地公司都必须支付,否则香港的房屋项目便无法完成。在执行新制度之前,业界的情况,运输署是相当清楚的,这是否会令人怀疑,是一种利益输送?
6. “安全”是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如果没有一个官方准则,而把“决定如何是安全”的权力,交由个别专家的个人意见、经验,那岂不是变成没有准则,变成人治?更何况是由西方的所谓“专家”说了算?
7. 香港所有房屋发展项目,必然需要交通道路配套,那即变相这批英国或西方顾问的影响力,可以覆蓋全香港所有新房屋发展项目?
8. 该等英国或西方的交通顾问公司及有关人士,知道香港有这刚需,来港开班授课。本地业界为了考获资质,争取业务经营,即使面对高昂学费也在所不惜。对本地业界,公道吗?
9. 所谓“专家”分析,也可以是各有差异,没有终极标准。运输署作为政府部门,如果认为现行的交通安全标准不合时宜,理应是运输署自己先作检讨,然后改良标准,并明文发出指引,让本地业界遵从,而不是连最后的稽查责任,也外判出去,还要是间接地外判给英国或西方的交通顾问公司,那运输署官员的责任,还剩下什么?

论交通情况、基建配套设计,今时今日的英国及西方,已经落后于中国及很多亚洲国家了,为何2019年的特区政府,内部竟然有官员,会于房屋供应的制度中,引入英式制度呢?该等官员的思想逻辑,令人费解。

众所周知,“安全”,是没有最好,只有更好。继“环保”之后,再用“安全”为理由,来左右香港房屋住宅发展,实在“太高明”了。反中乱港者,又多一个可以无限放大的“道德高地”。

笔者希望,以上的全是巧合或个人无谓猜测。否则,若真如此,那就不得不承认,部份人士确实有点“小聪明”,懂得运用目前房屋发展机制,“曲线地”阻挠香港住房供应,但立心不良的政策,是不会成功的。请局级的问责官员,尽快检讨政策,不要让部份官员,做出伤害香港长远发展利益的事。

田朗 规划师
香港建设专业联会 理事

香港建设专业联会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