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谁是真angel---香港土地政策的改革者

周四是特首林郑的生日,前特首梁振英在facebook贴文,向当天的生日者献桃,说“家中的桃收成了,送给所在今天生日的朋友。”有一点挑机味。

 CY在林郑生日献桃。

CY在林郑生日献桃。

 CY送完桃之后就送政策建议,在不足一小时之后再发出帖文,提出了一个非常具体的房屋政策。

 CY重提他任内曾经提出的使用郊野公园边陲地带土地兴建公营房屋的政策。如今他建议用0.2%的香港郊野公园边陲地带的土地,兴建3万个居屋单位,不收地价,只收回土地开发和建筑成本,以每平方呎划一定价6000元,卖给无物业的香港永久居民。购屋入伙后10年必须自主,出售的话要以原价售给政府。CY特别提到,他在2017年1月的任内最做一份施政报告已提出类似的建议。但半年后政府换届,新一届的政府终止了相关研究。

CY的建议一出,无楼一族朋友大表支持,怒骂本届政府取消使用郊野公园边陲地带起楼的研究。工联小花陈颖欣拍片评论事件,说我连续写了几篇文“寻找angel(天使)的故事”,她说看了CY有关的建议,觉得CY就是理想的angel。

特首战已提早开打,而想竞选连任的林郑,和想重出江湖的CY,都是抢闸入场的亮眼人选。而我仍然认为选特首要先看特首应具备的条件,然后才看人选,要选符合条件的人做特首。

至于未来特首要具备什么条件,我认为其中一个核心条件,是他/她必需是未来香港土地政策的改革者。

香港2019年闹出一场大乱,中央定出翻天覆地重塑香港的蓝图。据我的估计,这个重新打造新香港的蓝图有3部曲:第1部曲是在2020年6月订立《港区国安法》;第2部曲是在2021年3月完善香港的政制;第3部曲是在2022年开始的下届政府,大幅改革香港的土地房屋政策。

如果说《港区国安法》的目标是止乱,完善政制的目标是将没必要的政治覊绊剔除,回复一个以行政主导的政体;第三部曲的目标就是政府要有效施政,解决香港的社会民生问题,持别是当中最核心的房屋问题。内地不太重视政治参与,重视政府能够直接解决人民的问题,令到人民有“获得感”和“幸福感”。

如今香港2万多3万元一呎的市区楼价,动辄2、3万元的租金,刚毕业的大学生月薪只有1万多元,在超高楼价和租金下,年青人有什么“获得感”和“幸福感”呢?

阿爷解决问题的态度是“一做就要做到底”。相信完善香港政制之后,就是要解决香港土地问题,挑选特首的时候,只能挑有意愿、有能力彻底地改革现有土地房屋制度的改革者,要不怕和既得利益者对着干。

土地问题,核心在于土地供应。如今地产商手上的土储,比政府还要多,政府若不能大幅扩大土储,不能储满子弹在手,什么事情也不用提。

建议拿0.2%的香港郊野公园土地,即郊野公园边陲地来建3万个居屋,只是小菜一碟。

若能扩大10倍,拿2%郊野公园土地去兴建30万个公营房屋单位,那就开始有味道了。大家不要觉得增建30万个单位很夸张,澳门有一个新填海区叫做新城A区,可以提供2.9万个单位。澳门只有68.3万人口,只是香港人口的9.1%。若以同一比例,香港至少要找到额外提供32万个单位的土地。

CY是测量师出身,对土地房屋政策了然于胸,提议在郊野公园边陲兴建3万个居屋,只是牛刀小试,估计未来还会提出更猛的政策建议。

从政讲究入位,CY挑“郊野公园边陲地带起楼”这个现届政府废弃的建议切入,入位很靓。

香港的房屋问题,已去到水深火热的地步。政府固守现状,容许楼价租金飞升,是在为政权覆灭,制造肥沃的土壤。谁想做特首,谁就要是土地房屋政等的改革者。这场香港的土改,已经如箭在弦。

卢永雄

卢永雄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