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道难以回避的为官考题

近日城中最热的话题是“猜猜谁是下任特首”

在我来看,中央提出“爱国者治港”的要求,特别是人大常委会主动完善香港选举制度,排除了一切“非爱国者”参选的可能性,那么下届特首人选的图谱已经比较清晰。

此何谓也?

道理很简单。中央已经使出了两道板斧,一道是完成了《香港国安法》,一道是修订了香港选举法案,从而在政治层面牢牢掌握住香港的执政权。

未来的政治选举、政治活动都必须在此范围内进行,任何人、任何政团都不能潜越此红线。

然而,引一句中央领导常说的话,“政治路线决定之后,干部就是决定因素”。香港任何有志参选者,除了必须遵循中央确定的政治方向努力外,更要立心为民,立志改革,带领香港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无此,就不要涉足参选事了。

1

长期以来,香港市民最大的关注点,也包括中央层面反复提醒的房屋问题,下届特首谁有决心解决或者缓和住房紧张,谁就会得到大家的认可和支持。因此,与其猜下任谁当特首,不如聚焦如何解决当下急迫的问题,特别是建制派应该群策群力,推动特区政府有为而治。

近日,前行政长官梁振英再建议他于2017年施政报告提出,选择没有保育价值、公众享受不高的效野公园边陲地建造房屋方案。

梁建议政府需有“速办、特办”的态度面对困局,开发大榄郊野公园边陲地段兴建约二至三万个居屋单位,以呎价六千元出售给香港永久性居民,不设资产及入息限制,唯一限制是不能在香港拥有住宅物业;买家十年内必须自住,如要出售,只可原价回售给政府。

他在贴文中感叹,该建议在2019年遭到中止,而两年过去了房屋问题持续恶化,呼吁虽然障碍重重,既得利益阻力巨大,但仍希望香港人能够重新考虑在郊野公园边陲地带起居屋。

对于梁先生的建议是否可行,我们不妨比较一下两届政府对土地房屋政策理念和做法稍做比较,以便于看到这个问题的难度以及出路在哪里。

上届政府称土地房屋是政府重中之重的工作,土地政策分短、中、长期觅地,

  • 短期主要是改划政府用地、绿化地带等;
  • 中期重点开发郊野公园边陲地带,用8至10年时间纾缓房屋供应;
  • 长期则是中部水域填海,再造香港新市镇。

本届政府则分几步走,以寻求社会共识再上马。

上任之初设立土地专责小组展开公众咨询,意图凝聚社会共识;第二步在一年半后提出短中期(即2026年时),发展棕地及私人农地,争取填补800公顷缺口用地。

但两年过去,发展局分两阶段合计检视了450公顷棕地,认为有47公顷棕地有潜力发展公营房屋,期望6年内“生地”变“熟地”。这与800公顷用地需求相比,仅觅得47公顷棕地实在杯水车薪。

发展私人农地方面,政府的公私营合作计画至今未见任何进展。

第三步是发展“明日大屿”。由于本届政府不幸遇到“反修例风暴”和疫情,所有造屋事项都停下来。

以填海来解决长期发展房屋策略,两者没有差异。但对于解决近中期房屋问题,则路向分歧较大。从实践中看,现届政府的公私合营计画已告失效,可作讨论的只有被否决的“发展郊野公园边陲地带”方案,其他建议不是被利益集团捆绑难以松动,就是远水不及近火,无谓纸上谈兵。

2

综合梁先生在2017年提出的方案,采用大榄郊野公园近旁的170公顷用地中,用不超过100公顷作房屋建设,且该地段邻近锦上路站及八乡车厂,交通方便。

有专家更提议参考愉景湾的开发同时建造“无烟城”,以电动车接驳居民来往附近交通枢纽,以兼顾环保。

“方案”认为政府收回开发土地及建筑成本,对库房没有损失;市民购入后如楼市升是自己赚,楼市跌也可原价回售政府,是双赢政策。而且价格远低于市价,可以吸引公屋户入手,腾空公屋单位。

2019年否决效野公园近旁建屋的理由,不是认为不可行,而是担心引起司法复核,也就是不敢触动。

我查了相关资料,被列入《效野公园条例》保护的土地,多以政府土地为先,甚少涉及私人土地。香港的土地面积只有25%已发展,其余75%的土地仍保留较自然的面貌,其中有40%被列入《条例》受法定保护。虽然如此,但并非不能改动。

如大榄效野公园就曾被当局剔除过两公顷土地,以兴建三号干线的引道,说明只要是香港发展需要,是可以适度改变土地用途的。况且,什么土地应列入《效野公园条例》保护,并没有国际惯例,如美国国家公园占国土面积仅约一成,而本港郊野公园占土地总面积四成,比例甚高。

现方案建议仅拿0.2%的香港郊野公园边陲地,即可建3万个居屋。如果试点做得好,再扩大10倍,拿2%郊野公园土地去兴建30万个公营房屋单位,对市民、对政府、对社会都是百利而无一弊的好事,何须怕司法复核呢?

唐代诗人杜甫所做《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唐代诗人杜甫所做《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如今香港2万多3万元一呎的市区楼价,动辄2、3万元的租金,刚毕业的大学生月薪只有1万多元,在超高楼价和租金下,他们怎会没有怨言?

即使我们不断呼吁年轻人到大湾区、到海南岛、到内地实习打拼成就事业,但香港始终是他们的家,除了敢于飞出去闯荡,也需要回家栖息的小窝。

除了梁先生的方案,或许还有更好更快的建议,都值得大家拿出来讨论。

中央已经为政府施政被“揽炒”松了绑,回归了行政主导,司法复核的风险也大大减低,只要在任者切实将房屋问题当作施政首务,加快内部程序审批,相信“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不是梦。

周春玲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