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业主企硬增租金压力 “逼死”34万中小企

本港逾九成八企业,即超过三十四万均属中小企,且绝大部分是租铺或租工商业单位营运,在疫情持续下,这些公司近年出现结业潮,申请清盘个案也有增加趋势,当中十居其九均有欠租问题,有中小企商会预计,下半年结业潮更严重。

失业率下跌至6.8% 近26万人无工开

资料图片

《东周刊》追访逾五十年历史的绣庄,旺角酒吧等,揭开经营者即使再努力撑住生意、保住员工饭碗,却因为业主不肯减租共渡时艰,甚至逆市加租,加上政府又无抗疫租金援助,最终结业收场。多个建制派政党,去年已向政府进谏,必须为中小企提供租金援助,并倡议减租扣税等,可是政府一直懒理,任由逾三十四万中小企陆续被租金压力“逼死”。

瑞记绣庄屹立逾五十年,近日宣布下月底结业。老板娘易太说:“铺位月租四万多元,今年初业主说要加到六万多元。我们租了这铺四十年,业主几乎每年都加租,但加幅未试过咁大,今次一加便三成,我们负担不起,唯有结业。”

业主企硬增租金压力 “逼死”34万中小企

民建联年初公开批评有安老院业主加租一倍半逼走院舍。

易太续说,店铺挨过八九金融风暴、○三沙士等经济低迷时期,从来无欠租,昔日租务市道差,业主才肯签三年租约,今次疫情大爆发,却大幅加租,估计是找到新租客,“上次业主与我们讨论迁出日期时说漏嘴,话新租客七月会来交收铺位,所以他加租可能是不想租给我们。”

六十一岁老板易先生无奈地说:“六万几租金我负担不起,别人负担到,我只能退场,也许我不懂做生意吧。”

易先生的绣庄是由父亲在六十年代在黄大仙创办,专卖顾绣、出租龙凤裙褂,七十年代到易先生接手打理,并迁到深水埗现址。

“政府就疫情前后补贴了八万元给我们,但只是足够顶两个月租,帮不到啲咩,不如叫业主唔加那么多租金更实际。”易先生说。

本港现时约有三十五万家企业,当中逾九成八,即逾三十四万间均是中小企,涉及就业人数逾一百二十万人。疫情下愈来愈多中小企结业,部分更是法院颁令强制清盘。本港强制公司清盘呈请个案,也由一八年三百六十七宗增至去年四百四十九宗,增幅逾两成。

零售协会指2月反弹因基数低 清明复活节无旅客仍悲观

资料图片

十居其九的结业个案均涉租务问题。少爷饮食集团旗下酒吧TAP的旺角黑布街分店,去年九月便因业主要求企硬加租五成而结业,期间一直找不到合适铺位,直至结业后半个月,同一条街有餐厅决定结业招顶,酒吧才改租其铺位重新营运。

同月,天水围颂富商场的叙福楼结业。叙福楼主席兼行政总裁黄杰龙当时透露,该店是旗下最后一间以“叙福楼”命名食肆,数年前曾投资数千万元重新装修,即使疫情下月蚀数十万元也“好想继续做落去”。

黄杰龙曾因应疫情就该店与业主商讨减租,业主要求把原定六年租约提前至二○年九月底完结才同意减租,获双方同意。没料租约满时,即使他向业主提出愿意接受每年以“颇为可观”幅度加租洽谈续约,但最后失败而回。

黄杰龙。资料图片

“很多公司或商店过去营运稳健,只是疫情下要帮一帮,挨过那一关便可继续做下去。”民建联立法会议员张国钧说。

张国钧批评:“港府政策完全不对焦,推出‘保就业’计画所发放的资助或补贴未有针对最有需要的行业。同时,政府只在政府或相关物业推行减租政策,未有理会企业在私人物业面对的租金压力。”

他说:“现时是推出新一轮援助或租金政策的关键时刻,目前疫情缓和、经济有望逐步复苏时,他们只要挨到一笔周转资金,便有望生存下去。”他续指,自己与党内各成员去年至今用尽不同途径向政府反映要推行针对疫情的租金措施,以扣税等形式作为诱因令业主减租,但一直未获理会,“其他资本主义政府已经实行紧,新加坡做得好好,为何只是香港未能推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