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幼园SEN学生趋增 学界叹融合教育沦空谈

本港特殊教育需要(SEN)学生愈来愈多,政府连年增加中小学的资助,面对同样问题的幼稚园,却处于资助、人手、培训不足的“百无”状态。有幼稚园老师苦诉,全校有近半为SEN学生,更曾被不擅表达的学生拳打面部,最终为控制个别学生影响全班学习进度。政府图以增加到校学前康复服务名额为主要支援,但部分训练难在校园内进行,服务并不全面,难以处理症状较严重的个案,加上现行制度未要求教师须取SEN相关证书,教界慨叹政府融合教育的目标,实际上并不可行。

SEN学生所需的照顾及教导较一般学生多,故在特殊幼儿教育中心或兼收学校中,老师与学生的比例为一比六,不过在主流幼稚园则未有规限。幼稚园教师陈老师(化名)透露,其任教的班级,三十多名学生中,有十多位SEN学生,全校的SEN生占总数近半。

【专题】幼园SEN学生趋增 学界叹融合教育沦空谈

冼权锋建议政府可带头鼓励幼师接受在职培训。

陈老师提到班中的SEN生症状各异,“较轻微的只是语言发展迟缓,自闭症较严重的,不懂表达自己就会动手”,她与同事不止一次被SEN生拳打面部,要控制个别学生,老师分身不暇,最终全班的学习进度被拖慢。陈老师感叹,“政府想做融合教育,现实系学生程度不一,根本唔可行!”

部分主流幼稚园的SEN学生收生比例提高,与其收生程序有关。香港幼儿教育人员协会会长周慧珍指出,采取派位政策的幼稚园,收生时基本上是先到先得,不会针对学生是否有SEN问题作出筛选。此外,部分收生不理想的幼园,为了追回班级数目,会取录包括SEN学生在内的叩门生,以及经社署转介入学的SEN个案,“所以令到部分幼稚园收多了SEN学生。”

【专题】幼园SEN学生趋增 学界叹融合教育沦空谈

学童肌肉训练。资料图片

现有制度亦无要求教师须取得SEN培训证书。教大特殊学习需要与融合教育中心总监冼权锋指出,现时幼儿教育的教师培训,主要为照顾幼稚园学生的教育需要而设,准教师虽会在书本上学习如何处理学生的行为问题,但只有少量职前训练,当学生有较复杂的特殊学习需要,教师往往就如“老鼠拉龟”,不知如何入手。

周慧珍认同,幼儿教育课程虽包含儿童成长发展必修科,但由于科目时数不多,准教师未必可掌握到照顾严重SEN学生的需要。曾上过SEN相关培训课堂的陈老师直言,SEN学生占比太多,学而无所用,“根本无时间处理,整堂时间花在控制学生多于教学。”

【专题】幼园SEN学生趋增 学界叹融合教育沦空谈

本港幼稚园教学情况引起社会关注。资料图片

事实上,现时政府针对SEN幼儿的需要,共提供四种服务,分别是俗称“S位”的特殊幼儿中心、“I位”的幼稚园暨幼儿中心兼收计画、“E位”的早期教育及训练中心及“O位”的到校学前康复服务。SEN幼儿经医生评估后,即可轮候上述服务,其中较需要深入训练的幼儿可轮候“S位”,后三者是相对轻度的服务。

在卫生署儿童体能智力测验中心任职社工的李姑娘(化名)指,“S位”名额僧多粥少,轮候时间最快一年,一般需时两年多,在未轮候到“S位”之前,医生会同时安排幼儿轮候其他服务,故症状较严重的幼儿有可能入读主流幼稚园,使用“O位”到校服务,由非政府机构(NGO)派员,每周两至三次到校支援SEN生。相关名额更获政府按年增加。劳福局局长罗致光去年底表示,“O位”下年可增至一万个,“零轮候”时间指日可待。

资料图片

不过,李姑娘直言,未必每项训练都能够于校园内进行,“言语治疗或者尚可,但大小肌肉较弱的幼童,治疗师很难带弹牀到学校。”她无奈称:“到校服务是较方便的选项,政府加名额后轮候时间短、受欢迎。”

李姑娘续说,到校服务属过渡性质,曾有入读主流幼园,并使用“O位”的幼儿,之后轮候到“S位”,家长却反对子女入读。除了对“特殊教育”四字感抗拒,有家长亦嫌麻烦,“到校服务可以一次过在学校受训,不需额外带子女到外上堂。”

负责到校支援的特殊幼儿教师施先生(化名)则表示,有见过接受到校服务的学生,由于家长勤于家居训练,令小朋友升上幼稚园高班时赶上进度,不需转读“S位”,但他强调须家校配合方成事。若要进一步做到持续发展,他期望SEN学生升上小学后仍可获得校本以外的支援,如善用社区中心为学童提供治疗,“传统观念是长大后就会好,但未必人人如此。”

在改善到校服务机制以外,加强老师在职培训或是一途。冼权锋认为,NGO有派专人为幼园教师提供照顾SEN幼童的校本培训,但培训时间仅半天至一天,反观推动融合教育的中小学,教育局会要求全校教师均须参加在职培训,以“照顾不同学习需要”基础课程为例,教师需受训三十小时。冼认为,现阶段政府应带头鼓励幼师进修照顾SEN学生的课程,逐步提升相关在职培训的比例。

周慧珍亦提醒,校长及资深教师应提高警觉,当观察到有学生上课一段时间后,仍然与人无眼神接触、语言表达与同龄儿童有明显距离时,而负责教师又难以应付,资深教职员便需提供支援,及早与家长联系,协助相关学生转去接受适切的SEN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