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宣誓之后,还要行多两步

随着5月20日公职人员宣誓条例刊宪生效,涵盖行政长官、政治委任官员和公务员、行政会议成员、立法会议员、各级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员、区议员在内,较为系统的香港特别行政区公职人员宣誓效忠制度已经全面覆蓋。

这是依照宪法和基本法共同构成香港特区的宪制基础,全面落实基本法和“一国两制”的一次良好实践,更是香港特别行政区政权建设的重要里程碑。

比较瞩目的是,香港特区政府公务员事务局已根据香港基本法、香港国安法等相关法例规定,自2020年10月起先后分两次推动全港公务员宣誓或签署声明,确认拥护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区、对香港特区政府负责。

香港公务员事务局局长聂德权早前透露,自上述要求实施以来,已收到约17万名公务员签署的声明,少数拒绝签署者自行离职。

为此,港澳工作主管部发言人表示,17万名政府公务员完成宣誓,充分说明绝大多数公务员是拥护“一国两制”方针、遵守香港特别行政区宪制秩序、维护宪法和基本法权威的,是愿意为香港市民服务的,是愿意为维护香港长期繁荣稳定而努力工作的,我们在此为他们点赞!

1

回归之初,为了确保香港政权平稳交接,所有公务员都全部过渡,没有做出宣誓效忠的安排,这是当时特定历史条件下特殊安排。在回归24年后作出重新要求,虽然来得有点迟,但还是迈出了重要一步。

特别是香港由乱转治、拨乱反正的关键时期,社会上对公务员的政治要求提高了,而大部分公务员如期宣誓,给社会也交出了庄重而信任的答卷,我们应该给予点赞。

但是,仅仅完成宣誓是不足够的,作为政府人员,还要往前再走多二步。

一是应该把“爱国”当作基本的政治要求。

前不久政府主管官员在社交网站上表示,公务员属政治体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有必要及负责的透彻理解中央重要举措的背景及个中深义。同时,要令“一国两制”中的“两制”有更大发展空间,必须要有“一国”的意识,要在“一国”原则上守得更紧。

该官员的谈话咋一听很“全面”,没有漏洞。但既然承认公务员是政治体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那么仅仅要求公务员接受“一国”、有“一国”的意识是远远不足够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是以“爱国者治港”为前提的。

“一国”意识与“爱国”意识虽仅一字之差,但内涵有很大的区别。前者是被动的,后者是主动的;前者是一般认识,后者是核心价值。

因此,对公务员的要求仅守在有“一国”意识,而不是把意念放在“爱国”之上,就很难做到胸怀“国之大者”。 

当然,“爱国”不是常挂嘴边才是爱国,是需要潜移默化融会于心的。

从2014年到2019先后发生的“占中”、黑暴运动,不少政府中人对鼓吹“港独”只眼开只眼闭,特别是当这种思潮在校园泛滥时,既不坚决遏制,也不敢对煽风者采取行动,使这股歪风蔓延到社会,在一个时期内越吹越盛。这些都是惨痛的教训。

二是要如誓词所讲“尽忠职守”。

如果说2019年反修例风波,公务员缺乏政治斗争经验,那么2020年处理新冠疫情属于民生问题,也同样暴露了不少问题,而社会反应最大的是政策“离地”。

远的不用说,以本月22日香港政府针对广州出现一例新冠病例列为中风险地区,即刻取消在广东的香港人透过“回港易”的计画。

同样与广东为邻的澳门,却只是限于到过广州荔湾区的人,进入澳门需要隔离14天,其他不受影响。可能香港政府在情急之下,缺少了“常识”,造成港澳政府的不同处理,引起了香港市民的反弹。政府被强烈批评后,6个小时又恢复了“回港易”计画,可见制定政策过程粗疏且“离地”。

大家可以理解,不可能每次决策都是正确的,公务繁忙难免会有疏漏。

但在疫情中显露出来的失策,从强制性检测、把守关口、人员隔离等都出现进退失据,使香港的疫情经历了一年多无法清零,经济受到严重冲击,不少行业未见复苏,失业率持续在高位。这些失策不是偶尔为之,而是因一些官员“离地”造成,已被市民形容为“坐在冷气房里想出来的政策”。

过去公务员被称为“精通政务”,但现实是“不通政事”,政府的威信就是这样一次次地被消耗,市民的信任感也越来越弱。

其实大多数公务员出身于普通家庭,他们靠自己的努力和打拼进入政府,并逐渐成为管治体系中的一员,本应能与社会息息相通,及时感受到社会脉动。

但这些年特别是近几年,政治大气候对政府不利,许多人怕做多错多,被反对派揪著“批斗”无论在心理上,还是面向公众,是一件很难过的事,这样的日子长了也就忘却了“尽忠职守”的使命。

做正确的事往往很难,办好眼前急迫的民困,更是难上加难。

因此,但凡宣誓效忠了的公务员,请不要忘记是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向社会和市民尽忠职守。“爱国”和“尽职”是终身的使命。

周春玲

** 博客文章文责自负,不代表本公司立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