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upload_article_image

梁智鸿倡医管局先“止血”后“输血” 人手仍不足才引入海外医生

政府提出修订《医生注册条例》,相信在现时立法会下通过属事在必行。医管局前主席、医学会前会长梁智鸿今午首次就事件开腔,认为医学界反对修例,要求海外医生考执业试,是希望保护市民,“如香港医学会使命是维护民康。”他又以受伤的病人比喻现时本港的公院医生人手,“如果个病人流紧血,大家都知要帮佢止血之后先输血”,促局方应先研究医管局的医生离开的原因并作出措施“止血”,如“止血”后仍发现人手有不足,才考虑“输血”引入海外医生。

虽然医管局近年有提出多项措施“止血”,如退休后重聘及增加顾问医生位等,但梁智鸿认为,“如果仍然有很多人走,即是相关措施无效”,促局方要了解医生选择到私家市场的原因。医管局过去曾推出“肥鸡餐”让医生可申请提早退休,从而解决医生过多问题,有不少医生质疑,当时的决定令到现时医生不足。

梁智鸿倡医管局先“止血” 人手仍不足才“输血”引入海外医生

梁智鸿倡医管局先“止血”,人手仍不足才“输血”引入海外医生。

作为当时的医管局主席梁智鸿不认同相关说法,指当时香港确实面对医生人手过多问题,措施要因时制宜,不能够将港府引入海外医生的原因归咎于当时的措施。他又指,特别注册委员会现时只能透过文件审查各医学院的质素,而非实际到当地了解其教学质素,认为此未必是审查医学院的质素的最好方法。

梁智鸿倡医管局先“止血” 人手仍不足才“输血”引入海外医生

梁智鸿倡医管局先“止血”,人手仍不足才“输血”引入海外医生。

医学会前会长方津生亦指,最担心特别注册委员会会承受政治压力,需要承认一些他们不想承认的机构。他解释,据现时草案第14F(4)条列明“食卫局长如认为基于公众利益而有此需要,可就特别注册委员会执行其在本条例之下的职能,向该委员会发出指令”,担心港府会向委员会施压。他又指,虽然局长曾承诺自己不会利用相关压力,干扰委员会的决定,但不知下一任的局长是否也会这样,“另如果局长上面的人压下来,局长可唔可以反抗呢?”他亦提到,修订《医生注册条例》及在新选举制度下合并医生及公共卫生界的选委议席,贬低了本港医生及牙医地位,有损医生的专业自主。

梁智鸿倡医管局先“止血” 人手仍不足才“输血”引入海外医生

梁智鸿(右二)以受伤的病人比喻现时本港的公院医生人手。